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十二楼的琴声  

2005-09-28 13:2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个下午,叶子象热锅上的蚂蚁,从一楼爬上十二楼,又从十二楼跑回一楼,却找不到一台空闲的琴。
    这也难怪,第二天就是全院联赛的日子了,谁不想争分夺秒把参赛的曲目多温习两遍呢?叶子叹了口气,隐隐觉得指尖酸痒,当她已经习惯了盈盈音符从指端跳跃流淌,却没有一副能容放她美妙演奏的键盘,真是种煎熬。
    这种煎熬,在叶子第三次爬上十二楼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沿着一排琴房走到尽头,原本震耳欲聋的琴声渐渐远去,周围寂静下来,走廊深处似乎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叶子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前的汗珠,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平日里重门紧锁的十二楼最后一间琴房门口!

    关于这间琴房,在音乐学院的开学典礼上,陈校长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由于是储藏重要物品的仓库,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闲人免进。大家记在心头,却不禁有点纳闷——堂堂校长大人,何必特地言及这区区一间琴房呢?
    第一次练琴的时候,叶子下铺的小玫摊上了一台失修的坏琴,眼看着别人都开始聚精会神的练习,眼圈都红了。老师无奈的看看她,便说你上楼看看有没有空琴吧,小玫就一脸委屈的接了钥匙转身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解答完同学疑问的老师忽然想起了什么,莫名其妙的问叶子,对了我们是在十一楼上课吧?叶子奇怪的点点头,老师却脸上变色,二话不说就奔了出去。
    
    小玫被老师领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神色都怪怪的。小玫腮边明明还留着泪痕,老师却若无其事的挥挥手说,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
    接下来的小玫整整一天都魂不守舍,对叶子的话似听非听。叶子于是板起脸,原本不想打听你的事情,但你太不够意思了,有什么重大秘密也不分享一下?
    小玫呆呆的看着她,忽然说,如果你和我一样,听到那么凄美的曲子,肯定也魂牵梦绕了。
    什么曲子?叶子追问。
    不知道,小玫面有惭色,可惜我太没天分,那种天籁之音,竟然也一点都没记住。她顿了顿,又闷闷不乐的续道,其实若不是老师打断,我该也不会忘的精光……
    老师?他干吗打断你?
    不是打断我,是打断那美妙的琴音……小玫忽然面露惧色,老师说那间琴房不是什么仓库重地,而是文革时有人自杀过的地方!
    啊?!叶子惊叫一声,那琴声?
    小玫点头,惧色丝毫不减,老师说,自杀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而那间琴房已经多年无人了,只有一台破旧的钢琴。
    冷气,似从叶子背后缓缓升起。她和小玫脑子里盘旋着同一个念头,一个谁也不敢说出口的字。

    再次提起那间琴房,是在一年之后,陈校长正式收叶子为徒的宴会上。听腻了大家恭贺艳羡之声的叶子悄悄躲入角落,却冷不防有一番对话入耳。
    师兄,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竟被老师收为学生了。
    是呀,而且只是预科班的学生。谁不知道,师父已经三十年不再收年龄未满二十的弟子了,居然也会破例。
    ……
    说话人忽然回头,迎面遇上了叶子好奇的目光。
    师兄,师父为什么拒收年龄不到二十的弟子呢?她的大眼睛天真的闪动着。
    话音未落,那两位师兄,竟已落荒而逃了。
    
    正同几位老师闲聊的陈校长忽然遭遇叶子单刀直入的问题,不由愣了愣。几个老师识趣的散去,陈校长一脸郑重的转向叶子,我不是早已经说过了破例收你的原因,是因为你对音乐有着超强的感知力和领悟力,简直就是个潜力巨大的天才少女。
    但我想知道,年龄,对于校长收徒有什么特殊意义?
    唔……是这样,其实,小小年龄便能具有如此禀赋的学生太少了,一旦错过,便只能终生惋惜,如果不是你在联赛上的表现太过出众,我还真没能找到如此年轻的天才。陈校长的目光却似渐渐迷离起来,似乎被“天才”两个字引入了回忆的深渊。
    那么,陈校长?……叶子正想再问,却发现陈校长痛苦的紧闭双眼,似乎沉浸在悲惨的往事而不能自拔,前额的菊花也盛开得更加明显了。
    几秒钟后,陈校长睁开眼睛,叶子,老师曾经苦心培养的一位天才学生,就是因为一次意外事件,断送了年轻的生命,想来令人扼腕!
    叶子的话却如着了魔般脱口而出——她就是在十二楼自杀的女孩吗?
    陈校长愣住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沉下脸说了句,叶子,十二楼是个不祥之地,以后少谈论,便不再理睬叶子。
    
    叶子喜欢在深夜里练琴,夜深人静时,可以沉沦在完全自我的音乐里,每一个音符,都代表着此时此刻的感觉,痛苦或者欢乐,清醒或者沉醉……把灵魂都融解在飞扬的琴声之中。
    搬入陈校长家之后,这个习惯仍未改变。叶子时常在夜间弹奏两曲,才能安然入睡。
    如此没过几天,陈校长却一脸憔悴的找到她,叶子,你还是搬回学校训练吧,我会给你特别辅导的。
    叶子心知是琴声打扰了陈校长的休息,不由一阵歉意。

    叶子真的是天才——在几次预演赛之后,这一点已得到师生们的公认,她那种敏锐的洞察力,分明能把音乐变为倾诉她情感的一种工具,每个音符代表的酸甜苦辣,都如此明确无误!
    陈校长赞叹她的时候,声音充满了激情,叶子,全院联赛就看你的表现了,这也是国际大赛的预选赛。照这样去弹,你肯定就是明天最璀璨的新星!

    万众瞩目的联赛的前一天,叶子却鬼使神差的遭遇了十二楼的这间琴房!
    在此之前,叶子从未敢一个人朝十二楼的深处走过,那间紧闭的琴房,象禁区的诱惑,令人不敢放心去享用。
    此时此刻,叶子的脑海中却只想到小玫的那句话——如果你和我一样,听到那么凄美的曲子,肯定也魂牵梦绕了!
    真的吗?她不知不觉的问,纤细的指,轻轻叩响那灰尘中紧锁的门。
    琴声便于这刹那间,渗透门缝幽幽而来,一丝一丝,带着少女的纯真和悸动。这琴声湿润,却没有阴戾的寒意;这琴声柔媚,却没有妖艳的俗气。清新如水滴,融着少女的柔情蜜意,缠绵如雪片,蕴着初恋的娇羞。叶子呆立着,整个人陷落在这陌生的钢琴曲中,浑然不觉身在何处。只痴痴问,你所暗恋的,又是谁呢?
    琴声却在此时由浓而淡,由甜而涩,由婉转清澈,转为如泣如诉,竟似一点一滴的哭诉,幽怨、悲怆……甚至于,终而凄厉起来,急促的节奏下,有了一段高亢而悲愤的终章。
    沉沦在梦里的叶子大梦初醒,与其说这琴声是一名不幸女子的心灵独白,倒不如说是灵魂扭曲后的复仇之音!叶子的冷汗和热泪同时落在腮边,她喃喃自语,一半是可怕的魔鬼,一半是受难的天使,充满了矛盾的颤栗的音符,世间怎会有如此的音乐?!
    琴声的演奏者,究竟是谁?
    
    叶子象发疯一般狂奔下楼,在拐角处却一头撞上了第一次练琴时的老师。
    叶子?你怎么脸色惨白?老师随口问道,看了看楼牌,脸色却忽地一沉。
    老师,请告诉我,那个女孩子究竟是谁?她的琴声里,怎么会有那样真实的绝望?叶子一定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也相当绝望。
    老师盯着叶子看了半天,叹了口气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文革时陈校长的那个天才学生,被人污蔑和别人有暧昧关系,想不开就自杀了。挺可怜的女孩子,不过真的是陈年旧事儿了,也不值一提。你就当不小心听了首世界名曲,转眼就忘了吧。
    叶子拼命的摇着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第二天的联赛,叶子作为上届的冠军,最后一个出场。
    坐到琴前的时候,她转向恩师陈校长,微微一笑。陈校长点头致意,不知怎地心底却沁出一丝寒意。
    美妙的琴音,自叶子指下缓缓流出,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呆住了,这根本不是叶子的参赛曲目,无可挑剔的旋律,却隐约透着说不出的凄凉。
    一个老师站起来想要问个明白,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琴声里所夹带的阴冷,竟令他窒息,不得不重新落座。
    琴声渐次起伏,丝丝入扣的,是小女子的辛酸之苦,一点一滴的音乐中,似乎一白发长裙的妙龄少女,笑靥如花,琴声如梦,这身影却渐扭曲了去,变成怨妇的凄厉哀鸣……
    琴声嘎然而止的时候,在场者都不由心底一震,握紧大汗淋漓的手掌。
    泪流满面的叶子尚未来得及从音乐中苏醒,就被台下的尖叫声所震碎了意识。

    ——有人昏倒了!
    ——啊!是陈校长中风了!
    ……
    颁奖典礼叶子缺了席,参加追悼会时却被陈校长全家拒之门外。两个老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叶子,哼了一声说道,叶子你也太过分了!当年陈校长和那女孩师生恋被传的沸沸扬扬,陈校长也是出于无奈才屈打成招说女孩子引诱自己的,这么多年,他不收年轻弟子,又常被失眠折磨,还不够吗?而你,竟然当众弹奏那女孩自杀前自己谱的曲子……你不明明是要他的老命吗?!
    叶子无言,有谁知道,那曲终了的时刻,她脑海中便忽然空空如也了,似乎,从未曾听到过,十二楼那诡异的琴声。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女人柔媚中最心狠手辣的一面,往往是留给自己最深爱着,却又背叛了自己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