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断翅的飞鸟  

2005-09-28 14:5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暖风洋洋的晴日,她独自牵了风筝到郊外去放。眼看着亲手扎成的小燕子越飞越高,最后在云端成了一个黑点,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快乐和满足。忽然之间,只见那小小黑点浮出云层,在空中连晃两下,紧接着急转直下,朝自己身上笔直砸落,她大惊失色,“啊”的一声脱口而出,本能的伸手去接。风筝入手,却带着一丝绒毛的轻软,她讶然——原来不是她五彩缤纷的小燕子,而是一只玲珑剔透、有血有肉的小小鸟儿。 
  她将这只小鸟儿捧在掌心,仔细端详——她看不出这只鸟儿的种类,那优美矫健的身姿有几分类似于黄莺,轻盈透明的羽毛带着点白鸽的特征,而华丽斑斓的色调只有孔雀能相媲美,那高傲不屑的神情,却透出雄鹰的脾性……小小的点漆般的眸子,竟然是海蓝色的,如蓝宝石般晶莹剔透,闪烁着奇妙的神采。她被这鸟儿的奇异和美好惊呆了,连手中的风筝已然坠地都浑然不觉,直到忽然发现那对蓝宝石中闪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原来这美丽鸟儿的双翅,竟然不知被哪个狠心贼给折断了,伤痕犹新,一看就是人力为之,伤痕在那形状美好的小小翅膀上鲜明夺目,看来令人忍不住扼腕叹息。她低声轻呼,目光里充满痛惜之意,那对蓝宝石中却闪现出几分刚强不屈,似乎是不公正的命运曾经引起了激烈的叛逆和反抗。她冷静片刻,想起了茶余饭后经常谈论的一个神奇人物——就居住在附近的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兽医。 
                  
  在灯光昏暗的小平房里,满头花白的老兽医拿出了老花镜和照明灯,仔细观察鸟儿的伤口。她静静等待着鸟儿的判决,她知道,折断翅膀,对于热爱飞行的鸟儿来说几乎是宣判了死刑,她却不愿看到蓝宝石中愤然不甘的神情,只希望这位传说中的神奇兽医能够妙手回春,给它第二次生命。 
  “唔……这是人力折断的翅膀——”老兽医终于缓缓开口。 
  她点头称是,静待下文。 
  “按照常理,是不能恢复的,鸟儿将终身不能飞行——”老兽医不紧不慢。 
  她心中亦忧亦喜,忧的是老兽医说出了一个普遍规律,喜的是他话中有话,似乎隐现一丝光明。 
  “可惜这只鸟儿性情激烈,用力过度,不然不会受伤如此之重——”老兽医却情不自禁的开始分析鸟儿的伤势,全然不顾她还在等待答案。 
  她终于忍耐不住了,单刀直入的问:“那么,它还有救么?” 
  老兽医抬起头来,目光如电,在她脸上慢慢扫过,最后缓缓点头:“我能够救治它的身体,还它以飞行之能力,而其它的方面,就只有靠它来自救了……” 
  欣喜若狂的她,却只听到了前半句话,鸟儿有救了!那双造型精巧的翅膀真的能够完好如初了!此时此刻,对她来说,还有什么比这点更加重要吗? 
  鸟儿似乎颇有灵性,此刻抬起头来,对着老兽医轻轻叫了一声,它第一次开口,却是清脆婉转,透着无限的亲善,目光里也流露出感激之意。 
  老兽医微微一笑,看鸟儿一眼,转而向对她说道:“请你先到外厅等候片刻,我要单独给它施行手术。这个过程嘛,女孩子还是不看为好。” 
  她连连点头,只要能把鸟儿恢复到从前的完美,她有什么理由不百依百顺呢? 
                  
  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当忐忑不安的她开始烦躁而到处走动的时候,终于听到了老兽医的轻言慢语:“小姑娘,你可以进来了!” 
  她莫名的紧张起来,推开门,再看到那熟悉的鸟儿时几乎呼吸停顿——她从不知道,翅膀对鸟儿是如此的重要。当那双完美的翅膀轻盈拍动的时刻,蓝宝石中的神采奕奕让她几乎不能辨认了,鸟儿周身环绕着的缤纷光色,令她几乎联系起了童话世界里的神鸟。发现这个想法,她不由哑然失笑:这都是想象力的美化,怎么能用于现实呢? 
  她目光直盯着骄傲的鸟儿,口中却满是对老兽医的溢美之词,她一面是对老兽医的神奇医术而真心钦佩,一面却为自己空虚的口袋而暗暗发虚。看到老兽医对她的大加逢迎不以为然,眉头微蹙,她只好鼓足勇气问道:“这个……医药费大概要多少?” 
  老兽医笑着摇了摇头:“小姑娘,你知道我为什么救治这鸟儿吗?” 
  她一脸茫然的摇头。 
  “那么根据你的生物知识,能看出这鸟儿是什么类别吗?” 
  她再摇头,几乎觉得自己完全是个白痴。 
  老兽医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而呵呵一笑:“别说是你,就连普通的兽医,只怕也是看不出的。这种鸟儿是世间少有的珍惜品种,我也只曾经在三十年前见过一次,却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他看看她一脸的好奇,继续下去:“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称呼这种鸟儿的,但是我把它叫做‘灵魂鸟’,顾名思义,这种鸟儿是在一个人、甚至一个集体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所爆发出的奇异力量凝聚而成,它的出生就是为了挣扎、为了反抗,为了在暴风雨中放逐和磨砺自己的生命。它靠一种意志而生存,靠最初的灵魂而维持生命,当梦想不再的时候,它的生命便告终结……”他缓缓合上双目,遥想起三十年前那只在昏天黑地中脱胎而成,在四面楚歌中悲愤而死去的“灵魂鸟”,掌心冷汗,全身不由微微一颤。 
  她已然听得目瞪口呆了,如同听故事般感受这无边无际的传奇。 
  老兽医睁开双目:“有些事情,由于你还太小,是无法理解的。不过这样也好,这只‘灵魂鸟’就托付给你,它虽然手术成功,但是伤口尚未完全愈合,需要静养和调息。而它更加需要的,是灵魂的激励和鼓舞,让它的生命如一面张扬的旗帜把灵魂之歌演绎的惊心动魄、完美无瑕。” 
  她感到掌心一软,便多了一个鲜润华美的小生命,那对蓝宝石因了对她的几分亲切,更加莹润光华,折射出动人心魄的神采。面前已经空无一人——老兽医话已说完,便悄然走进了里屋,她灵活的大眼睛忽闪两下,忽然想到:看来,我真的是不用付钱了? 
                  
  对于老兽医的话,她半信半疑,最终还是觉得未免太过离奇。她不想去理会这只美丽的鸟儿来自何方,欲往何处,只想用一片怜惜之心助它将养身体,继续享受遨游蓝天的舒畅自由。 
  她小心翼翼的呵护这鸟儿回到家中,开始迫不及待的为它打理一个温暖的小巢。她用柔软的丝线、晶莹的丝带和明亮的花边为它编织成一个典雅舒适的小窝,里面飘漾着她指尖的清香。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精心杰作展现给高傲的“灵魂鸟”,却发现它一脸孤高的不屑一顾——真令人扫兴。看到她泄气的沮丧模样,鸟儿却极富同情心的连叫了两声,一转头,已经自觉的跳入了可爱的小窝,带着三分俏皮,也颇有一点对她的无奈。她拊掌大乐,原来小鸟儿果然通得人性。 
  接下来轮到鸟儿的日常饮食问题,可怜她辛苦捉来的小虫子、捡来的野果和碾碎的米粒,对这只自命不凡的小鸟都没有任何吸引力,她暗暗发愁:可惜它不会人类的语言,不能告诉我,它凭借什么能量而生存呢?好在鸟儿却也没有丝毫乞食的意思,只是轻快的拍动翅膀,围绕小巢里外跳跃,似乎在庆祝它的新家。 
  她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还是等它需要的时候再说好了。 
                  
  这天夜里,轻度台风惊起了沿海的风浪,空气中酝酿着暴雨的气息。已经睡下的她,忽然想起阳台的窗户还敞开着,便蹑手蹑脚的起身去关。刚来到阳台,只觉冰凉的湿意扑面而来,想起冰湿的小巢和落水的鸟儿,她大惊失色。赶忙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湿漉漉的小巢里面空空如也。这时,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之声,她循声望去,却发现那小小的鸟儿已然飞上半空,对着暴风骤雨呼之欲出的天空接连引吭高鸣,做出挑战者的姿态。 
  她大奇——鸟儿是疯了吗? 
  天空中接连劈来几个闪电,电光过处,耀眼如白昼一般。雷声阵阵,夹杂着刺骨的寒风和冷雨,劈头盖脸恶狠狠的砸落下来。 
  小鸟儿毫不畏惧的迎接上去,抖动周身羽毛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此刻雨大如豆它却滴水不沾,清清爽爽一个小巧的身影,化作一个夺目的光点,朝着风和雨的来源地——云层深处直射过去,在黑压压的半空划出一道灿烂的光线。云层内幕似乎因此而惊恐了,在几个炸响的雷音中加速释放着风雨的混合物,如同冰雹般掷地有声,激起地面朵朵浪花。那小小的光点在云层之间穿行如梭,把云的暗色调一点点啄去。浓厚的乌云终于颤抖起来,“哗、哗”两声巨响,放出一阵漆黑的浓烟,转而渐渐消瘦下去,慢慢恢复着先前的平静。小小的光点益发明亮起来,闪电般追逐着那漆黑的烟,身姿过处,浓烟已经完全融入了它的身体,不留半点痕迹…… 
  大雨不知何时已然停息,夜空里月色清澈静谧如水,照耀着在精致巢穴中甜美酣睡着的小鸟儿。只有巢穴内残留的水迹,和小鸟儿凌乱的羽毛,无声的证实着呼啸而来悄然而去的暴风雨。 
  她静静端详着睡梦中的鸟儿,心里还在怀疑着,刚才那一幕,究竟是幻,还是真?她轻轻蹲下身去,却发现小鸟儿纤细的足踝上,用金丝系着一个小小的金牌子,牌子上还刻有字迹,牌子精致玲珑却型号微小,她只能依稀辨认出上面刻着的字母,第一个是“Y”,而最后一个是“T”,中间的就模糊不清,难以辨识。“Y”?“T”?难道是鸟儿主人量身打造的姓名标识?还是沿途哪个爱鸟之人顺手馈赠的纪念品?想到这里,她不由轻笑自嘲:老兽医不是说过,这鸟儿有着传奇的身世,又怎能用凡间的庸俗标准来衡量呢?这小小金牌,大概有着其它更深远的意味吧。 
                  
  连续半个月的台风气候,让小鸟儿如鱼得水,每晚都演练着这于疾风骤雨中冲刺的精彩一幕。她则总是躲在阳台上偷看。她发现,每次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噬尽浓烟的鸟儿总是神态兴奋,洋溢着大功告成的满足,身体也如同充了电般,闪烁着能量爆发的光环。她不禁又惊又疑:难道鸟儿平时的绝食,是因为它需要的是这种战斗中获得的能量,而不是普通鸟类的食物? 
  在台风气候即将结束的那一夜,她观战许久,发现这次的战斗好像令小鸟儿分外吃力——那不断炮制出的乌云层,和响彻云霄的雷电交鸣,似乎预示着台风结束时最后的一搏,饱含了被压抑的怒火。小鸟儿的任务越来越艰巨辛苦,小小的亮点穿梭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敏锐,直到最后的一刻,它用尽全力在堆积的云层之中对穿而出,把整个乌云密布的天空彻底弥漫上战火的硝烟,而后成为一方晴好。她望着再次回归寂静的夜空,情不自禁的为小鸟儿松一口气,却也发现了奇怪的事——这次,鸟儿没有在胜利的瞬间安全归来,安眠于巢穴。她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高空云端一个小小亮点,灿然如流星般笔直的坠落,向地面砸去。她惊叫一声,全然不顾自己在三更半夜且身穿睡衣,冲下楼梯朝那坠落的地点奔去。 
                  
  小鸟儿安详的昏迷着,显然是疲劳过度的休克。她用力感受一下臂弯里微弱的呼吸和刚强的灵魂,竟然微微润湿了眼眶。如果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份平和舒适的气候,都是小鸟儿竭尽生命之能量换来的,他们还会如此安然入睡吗?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怀里的鸟儿,但是再次令她失望了,空空如也,甚至没有任何痕迹证明它曾经来过。她奔向阳台,小窝中也一样鸟去巢空。她颓然坐地,鸟儿白天一向只热衷于锻炼自己的跳跃、翻转等动作,偶尔梳理一下完美无缺的羽毛,从来不擅自出门,这次,难道,就是缘尽之后的永别了吗? 
  她痴痴的回到卧室,却忽然发现,窗台上盈盈飘落一片精致灿烂的小小羽毛,在晴朗的太阳底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她惊讶的叫了一声,揉揉眼睛——怕不是梦吧? 
  这天夜里,她沉浸在自己无边的梦境里。神采飞扬的“灵魂鸟”,旋转着轻抖闪烁七彩的羽毛,在疾风骤雨中穿梭前进,逼近重门紧锁的最后关卡——煞气隐现的云之巅。它前行、穿绕、冲刺,最后不顾一切的向那道最后的大门发起冲击。这时,天空忽然电闪雷鸣,一道刺目的电光,向它拦腰横截过去——“啊——”一身冷汗的她失声尖叫着。惊散了漫天的乌云也惊醒了自己的梦,放眼望去,窗外已是阳光灿烂、万里晴空。她眼前依稀晃过那个柔韧不屈的小亮点,那对灵犀彻悟的蓝宝石——迷惑着想:原来几重风雨之后,还有这样美好的艳阳天。 
                  
  大鹏一日迎风举,云霄惊彻散雨时。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