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过冬  

2005-09-28 15:2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迎面而来的冷风让她一阵颤抖,本能地裹紧大衣,开始怀疑昨晚天气预报的准确性。
  冬天是掠夺性的季节。落叶的残骸上,一地寒冰。
  随波逐流走入地铁站,笨重的外衣让她有些不适。
  身边流动着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眼底透着漠然的冷清。她熟练地将耳机塞入耳中,把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绝开来。
  用音乐来忘记悲伤是她的生存方式。那个叫辉的男子转身而去时,不动声色的带走了她生命的全部温暖。目送他展翅飞翔的刹那她开始触摸到冷冷的痛,那痛楚直到今天,还清晰可辨。
  呼啸而来的地铁淹没了人声鼎沸,呼啸而来的音乐彻底淹没了她。
  旧的音乐,发黄的往事。寂寞在孟庭苇的声音里被渐渐点燃……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事实——拥挤的车厢几乎空了。列车已经再度开动,那错过的站台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建国门。
  天哪,她下意识看看表,耳机里,孟庭苇反反复复如泣如诉地唱:坐在已过了站的地下铁,看着每一张好陌生的脸……
  她忽然有了种迷失的惊恐。
  她拎着包,一阵风般冲出车门。庸俗至极,她不过是朝九晚五上班族的一员。
                 
  2
                 
  走进公司的时候,那种荒凉的感觉尚未退潮。同事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有些怜悯亦有些惋惜,那种隔膜让她很不适应。
  她环顾。小韦呢?小韦一定会告诉她真相。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就被Sera叫进了办公室。
  Cindy,我知道你最近失恋,Sera劈头盖脸地说。然后一字一句盯着她,但请不要把私人的痛苦带入工作。
  对不起,她已习惯了道歉和解释,我将保证今后不再迟到。
  不是迟到的问题,Sera叹了口气,扔给她一份文件,自己看看吧。
  麻木的神经被一个严厉的事实刺痛了,她睁大眼睛,终止合约?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Sera反问。你起草的合约里居然漏掉了违约金的细节。
  她呆住了,呼啸的北风撞击着透明的玻璃墙,而隐隐作痛的则是她。
  她装作没有看到Sera责备之后透出的心疼,我引咎辞职,报告10分钟后递交。可是,她顿了顿,请给我三天的时间,去说服客户原谅我的失职。
  她临出门前被Sera叫住了,Cindy,我给你放长假,你需要休养生息。
  她笑着摇了摇头,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3
                 
  翻遍全身上下,手提袋、公文包、甚至办公室的每个角落……她终于沮丧地倒在座位上。把重要的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是个错误的坏习惯,直到手机消失她都能没能改掉的坏习惯。
  她努力整理大脑,上周五,应该是送辉上机的日子。那个重要的合同她交代给了小韦,小韦那里应该有那个香港人在北京的手机号码,那是他目前唯一的联系方式。
  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小韦竟然也消失了!
  同事面无表情的说,她周末去了广州。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她反反复复的听着对方的关机信号。
  她把辞呈递给Sera,不去理会对面那明白无误的痛惜。
  于是他叹了叹,Cindy你不用再负责这件事情了,接下来的交涉由小韦来负责。她将是我新的助理。
  不可以!她叫道,我的疏忽让公司蒙受损失,我必须把这件事情解决,才能够离开。她的眼神斩钉截铁。
  可是Cindy,Sera握着她冰凉的手,你太累了,有没有考虑过今后的路?我们不再是上下级了,这也不再是Office爱情。你可以选择走进我的家,而不是公司。
  她没有挣脱那只手,尽管为这重复的问题感到厌倦,潮湿的眼底还是有了些微的感动,可她知道那不是爱情,绝不是。
  她提着放在公司的全部家当,走出那座华丽的写字楼。她拒绝了Sera的护送,她想要安静些。刺骨的风吞噬了最后一丝留恋,事业,爱情,忽然间空空荡荡的生命让她不知何去何从。
                 
                 
  4
                 
  她终于想起自己还有最后一件要做的事情。她的手机一定是在地铁上丢的,在小韦回来之前,或许她能找回那个重要的号码。
  可是,北京有多少个地铁站多少辆地铁?又有多少个上上下下的乘客?
  明知希望渺茫,她还是在两站间奔波,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拖着沉重的双腿,问遍所有乘务员,她有些绝望了。孟庭苇在《过冬》里唱,找个没有你的地方过冬……想要冬眠的感觉。
  小姐?您是在找这个吗?
  陌生的声音让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那双微笑着的黑眼睛让她开始发呆了。
  ……
  知道吗?我拿着手机在身后大声的追你,可你还是没有回头。他耸耸肩,一脸无辜。
  她笑着晃了晃耳机,你的声音大不过孟庭苇吧?
  如果你不回来,也许我会等上一天,两天,等待奇迹出现。
  她再笑,与其如此,为何不拨通手机上的任何一个电话,让他们帮助你找到丢失的主人?
  他哈哈大笑,并不是每个号码都可以帮助我的,比如这个——她看着他调出的那个号码,心忽然揪紧了,本来全无把握的事情现在似乎有了转机。
                 
                 
  5
                 
  我要等到你还有一个原因,在你的手机里发现了我自己的电话号码。
  产生了好奇?她微微一笑。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巧合。我本来是不相信缘分的。他的眼神半明半昧。
  她看着他,缓缓地说,其实我们早该认识的,如果上周五去和你签约的不是小韦,而是我。
  这一次,轮到他发呆了。
  他皱起眉听着她的解释,关于企业信誉的种种问题,以及原谅她错误的反复请求。他发现自己试图打断她是徒劳无益的,只得将一切听完。
  然后他无限同情的看着等待答案的她。你好天真,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同事和老板,为什么给我一份修改过的合同,又为什么主动提出终止合同?
  在呆若木鸡的她面前他无比痛心的缓缓点头,漏掉违约金,是终止合同的唯一条件。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一切。
  冰凉的感觉肆意蔓延,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不相信他。借她的慌乱,小韦可以由此而升职,Sera可以顺理成章地向她表白,公司则可以终止一份不能带来收益的合约……这幕戏里,唯一被出卖的,就是她自己。
                 
                 
  6
                 
  辛巴克的热咖啡并没能融化她冻僵的心。幻觉里,凝成冰的泪水滴滴砸落,把面前精致的杯子砸出千疮百孔。
  辛巴克竟然也在放孟庭苇,“如果爱,只会让自己,感觉像冬天……”
  Cindy,我不是带你来哭的。对面递来一包纸巾。
  她摇了摇头,没能止住泪水。她有太多原因值得哭泣,辉脆弱的承诺,小韦虚假的友谊,Sera阴险的爱情……这一切拼成她生命里的冬季。
  如果你继续哭,我只能告辞了。这里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是你眼泪的罪魁祸首。
  她抬起眼睛,看他的局促和尴尬,那张绯红的脸终于让她笑出了声。
  她第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这个男人,舒适而柔密的黑发,条理鲜明的面部轮廓,当然,还有唇边那丝无意识的微笑,如阳光一缕。她想起他在她电话本里的名字,Woody.但他显然比木制品更为聪明地了解她的需要。
  北京的冬天很冷,所以侯鸟会迁徙,等春天再来的时候,它们的生命依然鲜活。Woody的声音很温暖,一字一句。
  但蛇却用冬眠的方式来渡过那段冰天雪地的日子,她笑的很懒散,如一条柔媚的蛇。
  不要冬眠……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她。也许,我不该把真相对你和盘托出的,这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你至少让我知道自己生活在冬天——温度已降无可降的寒冬。她想要叹息,却发现情绪被哭完了。
  那么,是不是——他有些谨慎地,试探地看着她,在她的征询里鼓足勇气把话续完,可以开始升温了?
                 
                 
  7
                 
  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冬眠。在自己的房间里闭门不出,心如止水地在电脑上敲那些无聊的文字。小韦和Sera的电话被她一律拒听。尽管意识到什么的他们在后来的Email里分别坦白了一切,但那有什么用呢?背叛,这可怕的事实让她对任何情感都心存余悸。
  这段时间,能够见到她的只有Woody.这个傻瓜每天会准时给她送来前一天指定好的饭菜。他会买下辛巴克的咖啡杯,把她的蜗居变成咖啡厅。他甚至会把电火锅直接搬进她的房间,带着火锅店买来的全部材料。他说这样可以让她的房间具有春天的温度——咖啡的温暖,火锅的滚烫,以及他阳光灿烂的笑脸。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她偶尔会提醒他,这并不是你的错。他却笑了,我最大的错误就是遇到了你,而且没有能力去放弃北京,放弃你。
  而她,总是习惯性的装作没有听见。
  她知道自己有许多坏习惯,比如每天根据Woody鼻子红的程度来判断当日的温度,全然不顾Woody的抗拒。Woody说他一代帅哥的形象全毁在她手里,那种鸡同鸭讲的无可奈何却令她着迷。
  另一个遭到Woody强烈抗拒的习惯是她震耳欲聋的音箱,他说孟庭苇很好,可是这首歌过于悲伤。他尤其对于其中的一句歌词深恶痛绝,他说怎么可以“找个没有‘你’的地方过冬”?然后一脸认真地问,没有我,谁来为你打水送饭?
  她心底便掠过一丝酸楚,她知道自己最初是把他当作外卖来使用的,虽然她知道,这个对家务一窍不通的香港男人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8
                 
  她抓起电话习惯性地大叫,你今天早点出发啦,下雪时的北京交通差不多会瘫痪,注意安全!
  话筒里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她忽然浑身一颤。辉,是你吗?
  孟庭苇的声音忽然放大了十倍,“以为躲在异国就不流泪,原来你始终跟在我身边……”
  我现在很好,我想你,只是不能回国。好熟悉的语调,耳边依稀是谁的声音——我爱你,只是不能不走。
  辉还是没有变。其实,谁都没有变。变的只是生活本身。
  于是她微笑着说,我也很好,我在静悄悄地过冬。
  辉于是开始滔滔不绝地倾诉他的留学生涯,几乎涉及每个生活的细节,她默默听着,这也是种习惯。
  他提到那个叫Linda的女同学时她还是被刺痛了。联谊Party,社团活动,图书馆自习……几乎同他和她的故事如出一辙,那种无遮拦的甜蜜赤裸裸蔑视着发黄的往事。
  她想辉的肆无忌惮或许是因为刚才她接电话时的失态。这个瞬间她本能地看了看时间,比Woody每天的敲门声已经晚了整整一个小时。
  天呐,这窗外的茫茫大雪!
                 
                 
  9
                 
  她边下楼边披大衣。Woody是第一次遭遇北京的冬天,以及可怕的北京交通。她有些后悔没早些打电话提醒他。
  辉的电话让她的心情极度下沉,而她却为了这个灰色的电话错过了冒雪而来的Woody.她站在路口,忽然发现根本不知道该走哪个方向。她对Woody可能出现的方向和每天乘坐的交通工具一无所知!原来自己是个如此冷酷的人。
  前方的红绿灯处围着一群人,她本能地走过去,肆虐的风雪淹没了她祈祷的声音。
  地下横着一辆变形的自行车,肯德基金黄色的的烤翅撒了一地,弥漫的雪片正在努力地覆盖这一切。
  她几乎要脱口尖叫了,她奔过去,扶起那辆车,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Woody那深蓝色的羽绒服。跌跌撞撞的Woody身后还跟着两名神情严肃的交警。她看了看后面的交通厅,再看看一脸无辜的Woody,忽然笑了,笑得很真实很灿烂。
  两名交警根本无法解释她的笑容。事实上,他们千方百计的让她认识到,在这样恶劣的雪天,让Woody这种自行车的初学者出现在北京街头完全是个错误,何况这初学者手里还拎着一桶肯德基全家餐。她连连点头,一边承诺,一边用那从未停止过的笑容让交警无可奈何。
  郁闷的Woody数次想要打断他们,话到口边,却被她给掐了回去。
  Woody第一次发觉自己是个需要收敛任性的孩子。
                 
                 
  10
                 
  Woody拦住想要去捡回车和全家餐的她。都被雪淹没了,我想要打电话给你,可是一直占线。他有些沮丧的解释道。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的鼻子今天完全成了红萝卜。那辆车、那桶鸡翅对我很重要,是它们告诉我不要错过某些重要的东西。她向他解释着,声音非常温柔。
  真的吗?他眼底跳跃着火焰。
  她用一个炽烈的吻给了他答案。
  层层叠叠的雪片融化在他们滚烫的身边。
  她在给小韦的回信里写,和Woody见面的时候,你怎么漏掉了这个可爱的男人?
  她在给Sera的回信里说,谢谢你,美丽的冬天,也许是阴差阳错。
  她在给辉的邮件里问,有Linda的冬天,是否和我的一样温暖?
  她开始觉得孟庭苇歌声有些无助有些声嘶力竭,让人有种想要安慰她的冲动。去找个Woody一样的男人吧,她轻声建议道。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51天。冬眠的蛇终于要做南飞的侯鸟。
  然后,她转过身,问正在帮她收拾行李的Woody,你知道不断升温的冬天最终将导致什么结果吗?
  Woody停下来,似笑非笑的看她。
  我、发、烧、了——在这个寒风刺骨的严冬。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