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爱情的真相  

2005-09-28 15:2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的真相或许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但关闭的那扇门旁边,必然有扇洞开的窗。
                                                               ——题记

    1、
    那家店叫Caprice。我选择它不是因为独特的店名或美妙的饮品,而是因为他。
    他在黄昏里如约而至,走出那辆黑色奥迪,披着一件浓烟和香水混织成的外套,行色匆匆。他路过我时丢下一个沉重的眼神。我们并不认识,那眼神类似于某种试探,却谨小慎微。我深呼吸,这无聊的开始,仅仅是为了寂寞。
    这座城市的秋已经很深了,渐渐沉淀的微黄色酝酿着呼之欲出的冬。Caprice的招牌在每个季节有不同的颜色,而它的饮品则一成不变。
    他有时咖啡,有时红酒,有时绿茶。这种变化是无规则的,如他外套上总也滤不去的香水气息,有时玫瑰,有时百合,有时茉莉。这些独特的味道,我甚至叫不出牌子。
    但我想他应该能。我抬起眼睛的时候,他正在用缺乏温度的微笑和邻座打招呼,心不在焉的眼神却被什么牵引了来。四只眼睛撞在一起,我对着手里的烟轻吹了吹,让散开的烟雾渗入我的长发。这样我的形象不再清晰,对于他或者对于我。
    然后,在朦胧的醉意中,我发现那融解了香水的烟雾,朝我渐渐靠近。

    2、
    我浓艳的唇上全是雅琪的味道。我不再相信热吻可以释放激情,相反,它只会蒸腾欲望。每一次雅琪离开的时候,我都以漠然的姿态等待死亡。于是我发现,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是寂寞。雅琪早已习惯了那种展翅翱翔的生活,我不过是他歇息时停靠的码头。雅琪说他需要我,这滚烫的字不等于任何有意义的承诺。
    我在雅琪的纠缠中心如止水地等待着。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过度的化妆和美容让我不再认识自己。
    每逢季节交错的时候,心灵最脆弱的地方会隐隐作痛。指缝里滑过的青春,跌落地面,一点一滴地,粉碎成尘。
    雅琪在清醒的时候还是那样迷人,他是个出色的男人,在被疼痛反复折磨之后我仍坚持这一点。他会用敏感的眼神捕捉我那些细碎的伤口,他的温柔和专注让我迷恋而沉沦。可是,在我身边,有99%的时间,他都在满面倦色地沉睡。
    那么继续守候吧。我在萧瑟的秋风里目送最后一群南飞的雁。撒然惊觉,刻在脸上的年轮,又多了一层。

    3、
    我坐在那个男人的阴影里,面前搁着一杯安静而清澈的水。一个不再纯洁的男人,和一个不再年轻的女人,这场对手戏让我发现了自己的荒诞,忽然间肆无忌惮地大笑,不再理会眼角的褶皱。
    男人被我笑得有些尴尬,于是他叫来了服务生。
    面前出现了一杯红酒,杯子上印着一个黑色的Caprice。男人默默将莹白的碎冰丢入我的杯中。他的动作很微小,似乎怕惊扰了什么。这种体贴让我有了些真实的感动,记忆里闪过的片断。
    而面前的男人并未在这片断后立即消失或静止。他的面部表情在逐渐升温,然后他说,Caprice,自制的红酒很适合你的唇。他紧紧的目光没有一丝松弛,几乎逼出了我唇上残留的欲望。这男人,我熟练地端起杯,隔着透明的玻璃享用对面那赤裸裸的目光。
    可我为什么要选择他呢?仅仅因为他的性感?他不同的香水味道?他试探的眼神?在红酒的劝服中我昏昏然了,就任性一次吧,管它是醉是醒。

    4、
    雅琪习惯于在深夜里用电话惊醒我的睡梦。忙中抽空的是他,选择对话的是他,当然,支付费用的也是他。我只能做个听众,聆听那份被描述多次,以致有些失真的相思。
    而这次,清脆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梦,不知为何有种破碎后的昏沉。我从这昏昏沉沉里挣扎起来,面对若隐若现的雅琪。
    雅琪喋喋不休地叙述着他一天的生活,为了一纸似乎是很重要的合约,如何在两座城市之间奔波,如何与客户唇枪舌战,如何在身心疲倦之后需要我的慰藉……
    事实上,雅琪并不需要我说些什么。他只需要倾诉。他不介意我是否介意他的骚扰。
    挂电话前,雅琪习惯性的追问,你睡了吗?你在做什么?你想我吗?你在想什么?
    雅琪的问题从来不合逻辑,因为他根本无需答案。
    雅琪沉默下来时,我的头还依稀沉重着,火辣辣的头痛让我不能记起任何细节。
    我于是说雅琪我好累,我正在沉入梦乡。
    收了线后,我才想起雅琪为何会在我的回答里发呆,其实在最后那一刻,我应该按照惯例说,我爱你。
    可是我没有,我被一种荒凉的情绪浇灭了任何柔情。在我悲哀的转过身时我看到身边那个目光清澈如水的男人。他醒着,在我的床上。
    这一次,我真的被自己吓到了。

    5、
    Caprice的咖啡清香袅袅,偶尔漾出浅浅的波纹,优美之极。而我面前,仍搁着一杯透明的清水。
    我甚至不能抬起眼睛打量面前那个坦然自若的男人。在一个月之前,我还以为世上不存在这样的男人;在一天之前,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对他免疫;在一小时之前,我还以为他只是个陌生人。
    而现在,我不得不认识他,这个让我过度燃烧的,火一般的男人。
    Caprice总是灯火通明的,让我们在深彻的夜里也能有个不太尴尬的去处。在咖啡和清水的对视中,我渐渐能够回忆起荒唐的一切。
    他的安慰恰如其分,他的吻炽烈而不造作,他的抚摸轻柔而充满诱惑。他并没有趁人之危,而是顺其自然。可是,哦,天哪,公务繁忙的雅琪,他绝没有旁的女人,我怎可如此背叛?
    我的神经在一个瞬间紧绷起来——我竟然无动于衷的接听了雅琪的电话,我竟没有注意到自己失态的原因。
    慢慢地,我在清水的微凉中听到对面的男人说,非常抱歉……你可以选择让我永远消失,或者,叫我,维康。

    6、
    我不再喜欢揽镜自照了。在这样的年龄,卸装的我只能让人失去自信。
    维康并没有被真实的我吓倒,也没有因热情减退而从此消失,而是固执的留了下来,成为我生命里的另一种颜色。
    Caprice的晨晨昏昏,维康似乎戒了红酒,在咖啡和绿茶之间徘徊,我依然对清水情有独钟。有一天他问,不觉得淡而无味?我笑着指他杯里的咖啡,最解渴的总是容易如此被错过。
    维康的爱情并不张扬,他的短信简洁而动人。他会在我最寂寞的时刻忽然来电话告诉我他的思念,或者在我睡眼朦胧的时候开着他的黑色奥迪停在我门前。他会默默拭干我每个潮湿的梦,然后拧开灯守着惊醒的我直到天亮。
    唯有那不断变换的香水味道,让我莫名其妙的产生某种安全感。我从不打探他的故事,我无权干涉他生活的其余部分,只要他在我身边扮演一个完美的情人。
    我们都小心翼翼的回避着什么。或者,是因为雅琪?
    雅琪回来的那天傍晚,我没有告诉维康。我相信他能轻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代替品。
    雅琪手里那束玫瑰浓艳欲滴,我忽然觉得自己正在枯萎。
    在雅琪温柔的怀里,我有些微的不安。对我电话里越来越多的走神,和越来越久的沉默,他竟一字未提。
    鸡汤的香气盈满了厨房,肩头一沉,是雅琪在身后,为我轻轻披上件外套。天凉了,是不是?他的微笑几乎让我回到了校园。
    我终于数清楚,那份青涩时光里的纯纯之爱,眨眼间已过了十年。
    雅琪飘忽不定的声音将我零散的回忆剪做烟缕。懒洋洋依在床头的雅琪目光里流露出的征询提醒我自己方才并未听错,他是在问,我们结婚吧,好吗?

    7、
    以为自己一直在等的那句话,有朝一日却令我大惊失色。这真是绝妙的玩笑。
    大脑紧张的转了转,发现里面填满了咖啡、红酒或者香水的味道,这怎么行?我面向雅琪,机械点头,却发现那双眼睛已在疲倦中紧闭。也好,但愿他因此而未察觉我的慌乱。
    雅琪均匀的呼吸里,我悄悄起身去关手机,六七个因静音而未接听的电话。熟悉的号码让我一阵揪心。溢出的内存里,存满了维康重复发送的一条短信:知道吗?想你的时候,我只喝清水,现在,我真的喝不下了。
    侯鸟的迁徙是以失去为代价的,雅琪那座城市将给予我一个温暖的家,Caprice就是代价。
    狠狠心,删空所有信息,看着屏幕冷冷地暗下去。我努力忍住内心的荒凉。雅琪的呼吸声却在此刻嘎然而止,我抬起头,看那个熟悉的男人坐起身,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很好,无论那个男人是谁,都将是你的历史。
    我忽然一阵颤抖,雅琪的平静如水让我无地自容。对如此聪明的男人,我本不该自欺欺人。
    我对窗外的夜幕说,彻底结束了吗?我的Caprice。
    在英文里,Caprice的含义是:善变。

    8、
    雅琪在C城的家比我的蜗居要富丽堂皇得多。我为他突飞猛进的审美力而惊诧不已。
    我一次次向雅琪核实,这美丽而舒适的家就要属于我了吗?他笑而不答,任凭我拥抱或者热吻,幸福尽管迟到了,但仍令人疯狂。
    婚礼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从心理上,我差不多准备了十年。新房里遍地的鲜花令我怔怔的呆住了,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惊异于这奢侈的美,而实际上,整屋的玫瑰、百合和茉莉提醒我不得不去回忆Caprice那熟悉的香水气息。
    雅琪临走前留下一个深情的吻,用48小时,暂别他美丽的新娘。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个我,忽然发现,房间的舒适和奢华丝毫不能减弱我对寂寞的惧怕。
    有些突然地,门响了。我奔过去,迎接那个为我驱走寂寞的人。而在我开门之前,那扇门竟自己开了。
    面前是一个秀美而忧郁的女人,素衣淡妆,眼底盈着令人惊讶的泪。
    把这里还给我,好吗?她悲凉而无助的声音像一计闷雷,敲得我来不及反应的大脑隐隐作痛。

    9、
    女人楚楚可怜的向我坦白着一切。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子不可能会撒谎,我相信。
    雅琪在七年之前就拥有了她,她的柔情她的美丽她的兰心惠质。雅琪在她帮助下蒸蒸日上的事业,以及凝结着她心血的这些房间。那只银质的象雕是我和他在曼谷购物中心挑选的,那盏灯,是雅琪送我24岁的生日礼物。她抬起眼睛,下意识的环顾,还有这只衣柜,是我最喜欢的桃红色……
    够了!那眼神里真实的疼痛刺伤了我好不容易织就的幸福,而我竟不知该如何为她止痛。
    姐姐!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求你了,把这里还给我,可以吗?你知道失去了家园的流浪者有多悲哀吗?我发誓,和他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有你存在,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无法止步了……姐姐,你可以原谅我吗?他说在将要失去你的时候才发现了你有多重要,我不在乎这爱情了,反正它并不单纯,我只想要回这个熟悉的家,我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
    女子呓语般的声音已经隐隐约约,我提着简单的行李,深呼吸。其实,当我看到她手里的钥匙,便已相信了一切。
    背叛原来可以如此不动声色,我的慌乱和雅琪的平静恰成对照……让雅琪终日奔波的重要合约里,有一部分是和她定下的爱情承诺……
    这些残破的碎片渐渐拼成了一个完整的事实。一个冰凉的念头钻入我脑海,肆意猖獗。这里不是我的家,绝不是。我知道自己的背影跌跌撞撞,那又如何呢?反正伤口早已深彻肺腑。
    雅琪将要面对的新娘不该是我。我并不畏惧,也不后悔,撒谎的人,并不是我。

    10、
    我在鲜血淋漓的梦中爬行。大汗后的苏醒,身边空空如也。
    手机大声吵嚷着,有些忿忿不平的味道。面对熟悉的号码,我迟疑着,不知是否该按下那个键。
    手机的声嘶力竭终于停止了,署名维康的短信却紧随而至——假如我没有猜错,假如你们结束了,那么接下来,是否轮到了我们的故事?
    我紧紧盯着手机浅绿色的屏幕,仿佛那里会伸出一把刺刀,再次割开我滴血的心灵。不,不可以,那些玫瑰、百合、茉莉的混合香水气息太刺鼻了,我禁不起这血淋淋的考验。
    手机又响了——需要疗伤的女人,我知道你在家休养生息。每天问你一次,可以见我了吗?署名是:目送你回家的人。
    我奔到窗边,看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在大雾里若隐若现。
    泪水冲垮了我的世界,一个寂寞的女人,不再需要这流星般的爱情。
    我搬了家,换了号码。让雅琪从我的生命里彻底消失。我引用了他的话来鼓励自己——很好,无论那个男人是谁,都将是你的历史。当然,也包括维康。

    11、
    融化的冬雪让我嗅到了春的气息。冬眠后的精灵,生命在缓缓复苏。于是我在一片柔软的新绿中,恢复了到户外游荡的习惯。
    在那条街上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字母映入眼帘。Caprice:香水制作。
    柜台前站着位很年轻的女孩,漂亮而有朝气。女孩亲切的招呼着,鲜花秘制的香水,小姐您要不要试试?
    我微笑,目光掠过一个个色彩清雅的瓶子。女孩热情如火,小姐,您不妨体验一下这独特的味道。于是瓶盖拿开了,芬芳袭面而来。我象傻子一样呆在原地。女孩笑着,全新的感受吧?这每瓶,可都是我们老板亲手制作的,旁的牌子,学都学不来呢。
    我愣了愣,老板?
    是啊,老板的咖啡店在城市的另一边,饮品的配方也都是他自创的。这样优秀的男人可真不多见,难怪一直挑到现在还是独身。女孩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
    是他太花了吧?我镇静的笑笑。
    也许是他要求太高吧。女孩诡秘一笑,老板的名言我们都能背得出——咖啡是情人,酒是外遇,茶是知己;只有清水,虽无色无香,却是能够相守一生的伴侣。
    我忽然转身而去,扔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八卦女孩。
    Caprice的招牌还在,门前的黑色奥迪也还在。来得及吗?我需要一点勇气。而门却在这时敞开了,一脸灿烂的维康手里端着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我知道,那是我一直渴望着的,真水无香。
    上帝终究是公平的,爱情的真相或许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但关闭的那扇门身旁,必然有扇洞开的窗。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