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长发·短发(上)  

2005-09-28 15:38:27|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最得意之作便是那一头漆黑如瀑的温柔秀发,这秀发几乎令周围所有姐妹艳羡赞叹,不单纯是那丝丝入扣的柔顺和亮泽明确无误的张扬着少女的青春俏丽,还有那灵巧手指下点缀出的新颖发型,或高雅脱俗,或风情万种,更令一介小家碧玉出落的婷婷玉立、仪态万方。 
  她会在朝露盈盈的清晨骑一辆单车绕湖而行,让健康的秀发和同样年轻健康的她一同享受清新空气的营养大餐;她会在烈日炎炎的正午撑起一把鲜艳夺目的绸质绣伞,一丝不漏的过滤掉阳光中的霸气,只留下一份温暖和明亮的气息轻轻然飘散在发际;她会在日薄西山的黄昏身姿轻盈的穿过校园,轻甩身后秀发在展示亮丽青春的同时无言应答旁边隐约传来的好奇议论——“那就是艺术系的于小媚吗?” 
  不知有多少美眉,不惜低下头来向独来独往一脸清高的她打探护发秘诀,而后带着收获的一知半解去回家仔细调养。但是,她的秀发却还带着七分浑然天成的超凡脱俗,小时候妈妈曾经告诉她,头发稀疏的妈妈在十月怀胎的过程中时常对着一个靓发美好的画报美女祈祷,希望未来的女儿能够不再为发质而劳神伤心,结果刚刚落地的她就带了一层浓密的黑发,让周围人大开眼界也暗自称奇。从小到大,她的乌黑亮泽的秀发在学校里都是出名的美丽,她则更是加倍珍惜,每次都舍不得大剪而只是小小修理,最后锁定了及腰的长度,既能够在随风飘扬中吸引万众视线,又能随意编盘转换风格不同的发型。天生丽质加上精心呵护,自然流露而成的那份绚烂,又岂能是他人所及? 
                  
  自打进入这所高等学府,她就开始习惯了对面阳台上男生肆无忌惮的望远镜,她甚至会故意梳弄秀发一饱他们眼福,但是她却会毫无余地的把送入门来的鲜花和礼品原物奉还,或者在周末的电话甚至上门邀约面前沉下俏脸,以背相向,让满头秀发做了最好的挡箭牌。不是因为这些男孩子不够优秀——能够进入这所名牌学府的,都是天之骄子,只是,只是,她的视线一旦已被牢牢固定在尘土飞扬的足球场上,又怎能再次移动? 
  她绝对不是那种激情彭湃的巾帼球迷,她没有那份心力和兴趣囊括弱水三千。每周三和周五的下午,都是那个高大帅气的他现身于球场的时日。而她,也必定于此刻在足球场的看台悄然出现,长裙飘飘,长发飘飘,看一脸阳光的他在球场上奔跑跳跃,在足球破门的一刻欢呼雀跃,在和队友的默契配合中会心微笑……如此尽情挥洒青春。他的眼睛象汤姆•;汉克斯,明亮而富有魅力,偶尔会扫来她占据的看台高处……她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强烈的引力,这个男孩子青春焕发的身影,常常让孤芳自赏的她情不能已,在生冷的石板上一坐便是一个下午,并且在整个下午胸中都洋溢着温暖和甜美。她不承认这种迷恋之中的个人情感因素,她固执的认为,这是习惯了高雅情调淑女境界的她对动感热烈、纯朴率真的一种渴望和弥补——这种认为直到那次她看到了那个赛场边朝他奔去并且为他擦汗的小女生,还是没有改变。要命的自尊心让她迅速为自己的心如刀割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样的女生——毫不起眼的瓜子脸+平庸无奇的学生头,根本配不上优秀出众的他,足球明星+学生会主席的他,她为他“惋惜”而已。这种解释在她看到他一脸的无奈和不屑对待小女生的追捧时得到了一份坦然,并且怀着这份坦然继续在看台上默默关注他的比赛,同时继续心如刀割的在赛后观看她的追求表演。 
  她的遥遥注目依然引起了好事者的众说纷纭,“艺术系的于小媚好像有了心上人”——这种说法在空气中悄悄流传着。但是她观看球赛时的一脸漠然和赛后的无动于衷让所有的人都无法推测出她的暗恋对象究竟是谁。转眼她已经观看了将近一年的球,却没有任何其它可疑举动,流言便也不攻自破了。 
                  
  一年一度的院系足球联赛到了,这暑期盛事如七月流火般燃烧着球迷们的神经。足球爱好者的大幅宣传标语席卷整个校园,热烈的大红色代表着沸腾的期待和渴望——她瞥到了,只是置之一笑,对她来说,不过是依旧坐在那个位置,观看那个人踢球罢了。 
  话虽如此,她还是不自觉的在那天穿上了一袭旗袍样式的银蓝色长裙,高高挽起明净的秀发,然后在众人的惊艳之中带着一脸优雅,旁若无人的爬上看台最高处,全然不顾旗袍的种种不便。当他在前呼后拥之中来到球场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呼吸都停顿了——他的身侧,赫然拥着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女生,并且小女生的脸上洋溢着一脸幸福和满足!她顿时手脚冰凉,一场球赛看得头昏脑胀,竟然不知道胜负。她只能机械麻木的看着他重复那些完美的动作,在惊天动地的喝彩声中表演着各种姿势的射门,她脑子里一片茫然,继而愤然——如此没有品味的一个男生,怎值得我继续看他的比赛?她满脑子都是炽热的怒火,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百忙之中瞥来的眼神,以及看到她冷艳神色后的悄然退缩。球赛结束的时刻,赛场上的追星气氛达到了巅峰,他被激动的一塌糊涂的队友疯狂的举起来抛掷——看台最高处已然人去台空,她已经在那个普通小女子的幸福表情中忍无可忍、落荒而逃。 
                  
  于小媚在气急败坏朝宿舍奔去的时候被系主任拦了个正着。 
  “小媚,怎么,现在忙吗?”系主任笑眯眯的有点象笑面虎。 
  “哦,有点,不过也没什么。”她扬起头——不能让别人看出我的异常。 
  “哦,那就好了。我现在有点事情找你。系里接受了一个流浪画家的合作计划,参加一次绘画大奖赛。我们需要的是选出模特儿参加野外写生。我看嘛,在学生里面你是最合适的,如果有空闲不妨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想试试看。”她嫣然一笑,忽然由阴转晴,“我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去和画家见面?” 
  她的爽快令系主任吓了一跳:“哦!当然可以,随时可以。喏,这是他的联系方式。”系主任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小媚啊,你气质这么好,和画家好好配合,获奖几率是很大的。” 
  她却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拨通号码了,此时此刻,系主任的功利主义对她来说才是小菜一碟,重要的是可以出去写生、分散精力,可以藉此忘记那双该死的汤姆•;汉克斯的眼睛,那阳光灿烂的帅气身影—— 
                  
  野外写生的日子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但是已经足以让她散去球赛的阴影。尽管她很大程度上陶醉于自然的风情和美景,而挑战性的合作伙伴,则更是她始料未及。她至今仍刻骨铭心的记得第一次见到顾风的情形——“啊,sorry……”伴随着道歉声,于小媚惊叫起来,优雅如她,也绝对不能忍受精心装扮被破坏的一塌糊涂的结果。她还从来没有领教过这样的心疼——一大杯可乐一大半泼洒在她的无袖真丝衬衣上,原本亮绿的颜色已经湿乎乎的一团糟,又粘又凉的感觉更让她敏感的神经被浇了个透心凉——这件无袖衫是专程为了和流浪画家会面而换上的她的最爱,既能够把她颀长的颈部衬托的优雅而美好,亦能让她整个人在明亮的色调中青春焕发。这一来,她的精心安排完全泡汤了,她怒不可遏的转向大祸临头的肇事者——一个红色卷发的时髦妖艳女子。她本能的撇嘴——正是她最瞧不起的人,才如此唐突而没有礼仪。本来欲发作的她,却由于不屑与这女子对话而将头偏转了去,甩出一个生冷的“哼”字。那红发女子尚未答话,忽然又是一个前倾——这次,手中剩余的小半杯可乐脱手而出,不偏不倚的尽数泼在于小媚的白色长裤上,顿时盛开了一片深褐色的阴影。于小媚猝不及防,又是一声惊叫,她忍无可忍了,大怒道:“你眼神能不能好一点啊?!” 
  红发女子眉头一竖,也十分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要眼神好,怎么没早点让路?” 
  天啊,明知理亏还强词夺理,于小媚被红发女子的蛮横惊呆了,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同这样的人打交道,在不讲道理的情况下,她竟然不知所措了,旁边已经有好事者渐渐聚集,似乎等待一场暴风骤雨的来临,她忽然窘迫起来,发现自己和这种人斤斤计较真的是过于失态。正在这时,一个天籁之音忽然入耳:“好了,算是我的错,可以了吗?”这个关头有人打圆场,于小媚真是求之不得,一介高雅优美的淑女形象得以保全,总比和这泼妇言辞相见要好的多。 
  随着这低沉的男中音,一只手推开红发女子,于小媚眼前一亮,居然是出现了一个牛仔装的帅气男子。深棕色的卷发,一脸的不屑,明亮的眼神——天啊,又一个汉克斯。这眼神的主人无所顾忌却又出奇的镇定:“是我不小心撞上了这位红发美眉,导致她撞上了这位黑发美眉,我首先应该赔偿黑发美眉的漂亮衣服,其次应该为红发美眉的可乐而道歉。”他神情严肃,风度翩翩的做了个绅士般的90度大鞠躬。大家——包括那两位横眉怒目的当事人,都为他的表演忍俊不禁,气氛一时缓和下来。红发女子仍不依不饶:“单单一句道歉,就算完了吗?”牛仔帅哥没有半分怒气,依然神情严肃的回答:“为了表示歉意,我愿意赠送麦当劳免费可乐券两张,任罚加倍,请美眉笑纳。”红发女子再无可挑剔,只得忽而嫣然一笑,说声“再会”,拿了可乐券飘然而去。围观者见主角撤退,只好意犹未尽的纷纷撤离现场。只剩下于小媚和牛仔帅哥两人。 
  牛仔帅哥眼看于小媚脸色忽晴忽暗,却忽然换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嬉皮笑脸:“那么,黑发美眉有什么赔偿条件吗?” 
  “啪!”话音未落,脸上却已然吃了于小媚一计火辣辣的耳光。 
  他脸色不变,对面颊上的红印视而不见:“那么,请您继续开条件好了。” 
  看他无动于衷,小媚却有点暗自后悔,自己一时之气,总不该为了一个轻佻的称呼和被同那红发女子相提并论,就如此爆发,未免有点过分。她冷冷瞥他一眼,漠然道:“你冒失的也够了,可以走了,本小姐不希罕你的赔偿损失。” 
  他嘿嘿一笑:“我走了,那么你继续等谁?” 
  “我等的人,岂是你认识的?”她脱口而出,忽然觉得不妙,再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居然跟系主任的形容有几分类似——半长的棕色卷发,自然披洒肩头,眼神和表情都带着几分随意,懒洋洋略显颓废的言辞,全然没有艺术家的清高气派,却充满流浪者的洒脱不羁。她怔怔的看着他,眼神中满是问号。 
  他却不紧不慢的掏出一叠五颜六色的塑料片:“这么多纸巾,应该够你把衣服先干一干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生气,却不曾留意,未经整理的湿衣裤上犹有水痕在涔涔下滴。她开始觉得这种透湿的不便了,一抬眼却看到对方一脸不怀好意,甚至带着三分嘲讽,不禁大怒,伸手抢过他手中的纸巾,自顾自的擦拭起来。 
  他则一言不发,冷眼旁观,直到她几乎将衣服拧湿搓干,才忽然说:“处理好了?那么我们开始合作吧。给你素描一张如何?” 
  她大惊失色,第一是果然不出所料,这性情古怪的男子就是自己的合作对象顾风;其次则是这男子异想天开,居然要衣衫不整的她立即做他的模特。她不禁一脸怒容,暗下决心,绝不牺牲自己的淑女形象,做他的搞笑材料。 
  顾风眯起眼睛,一脸的戏谑:“这样吧,我作画一张,算是私人送你,作为今天鲁莽行为的补偿,如何?” 
  于小媚从心底里发出一个“哼”字,脸上却怒色渐盛,她开始觉得自己刚才那个耳光打的还是太轻了一点。 
  他却兴致不减,继续油腔滑调:“你现在的样子恐怕是很多人从未见过的了。美女的微笑大家见得多了,不过美女的怒色却未必有多少人渲染。你现在表情非常真实,千载难逢啊。” 
  她被他的轻视和不屑激怒了,怒火终于喷薄而出:“我答应做你的model,不是你人为操作的玩具model.我有自己的情感和人格,请不要胡说八道,否则我们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她尽量压制着心中的怒气,使自己的言辞文雅一些,炽热燃烧的眼神却明确无误的警告着他——她想要表达的含义,只能通过拳打脚踢的肢体语言来准确表述。 
  他很奇怪的看着她,仿佛在享受她目光里的暴力,那双汉克斯的眼睛多了份放肆的穿透力,他坏坏的笑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个真实的你。其实我在学校里面早就见过你了,你是我亲眼挑中的model,因为你象斯佳丽,内心包含着火焰。”他略一停顿,低声说:“我要展现的便是火焰的攻击力和破坏力。” 
  她讶然,居然在这种评论下骇然不能说话,大脑中盘旋着《飘》之中的一句对白——“斯佳丽,你不是淑女。”她愤然,而又偏偏不能拒绝顾风邀约中的诱惑——“火焰的攻击力和破坏力”,那又是什么呢? 
                  
  他们的合作自此而始,这个开端让她刻骨铭心。在合作的过程中,她的迷失几乎让球场上那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渐渐模糊,只是在遇到同样明亮而富有魅力的顾风的眼神时,才偶尔被记起。 
  他们采风的足迹遍布各地——从漫漫黄沙的西北荒原,到绿草茵茵的蒙古草原,再到烟雨迷蒙的江南水乡……在变幻无穷的地方风貌之中,他们尽情领会着大自然的馈赠——灵感和美。于小媚彻底融入了自然的灵性之中,从行程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开始变化各种发型,甚至在新地点尝试起一些独出心裁的新样式来。顾风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她不屑一顾偏又暗自得意——施展长发魅力的杀手锏果然开始在这胡言乱语的流浪画家身上见效,原来他也不过凡夫俗子一个。美中不足的是,顾风的眼神简直就是汉克斯眼神的痞子版,会令她偶尔想起校园里那双纯正汉克斯的时候觉得有那么一丝的亵渎。更何况这种眼神往往伴随着他所谓的“真情流露”——有点肉麻却往往带着三分嘲讽的言辞。他会在她长发白裙的时刻扮个鬼脸,称她为“纯洁的俏寡妇”,会在她高贵优雅的发髻面前冒出一个不识时务的“成熟的老妇人”,或者在她卷发礼服的华美时刻一脸严肃的指责她“演出斯佳丽的窗帘裙那一幕”……这些评论令她咬牙切齿却又无地自容,她明明在他的眼里读出了赞美和称羡,而这些尖酸的评价却又几乎带着否定和挑衅,她发誓,一定要让他在自己面前完全臣服,让他的画笔成为自己美丽的表现工具,而不是如此挑三拣四,风言风语。 
  采风的最后一周,他们来到了久违的青岛——和来此旅游的普通人一样,他们的目标也是海阔天空的沙滩美景。这是顾风坚持要来的最后一站,理由是——由于她在形象设计上的失败,导致他灵感不足,无法施展出全部才华。她嗤之以鼻,一面是早已习惯了他的胡乱编派——果真如此,箱子里厚厚一叠作品从何而来?另一面则是自己也从未来过这美妙的海滨城市——应该会有新奇的感受和经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