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长发·短发(下)  

2005-09-28 15:39:11|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小媚在嗅到海风那潮湿的咸腥气味时,不顾一切的跳下了车,掂起裙角朝着那略带野性的完美召唤狂奔而去,把一脸痴呆反应迟钝的顾风远远甩在后面。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海的魔力面前如此不可遏制的爆发出炽热的燃烧,她几乎真的成了斯佳丽,貌似平静之下酝酿着张扬的热情之火。血管里细微的冲动在一个瞬间凝合成对神奇自然全身心的投入——她在一片平缓的岩石高处双膝跪下,为自然赐予的美妙感受而默默祈祷祝福,让纯净的海风把她疼惜的长发随意搅弄,她真希望融入这份自然的美好,她发现,这是优雅华丽的文字和乐章中所被过滤掉的纯真梦幻。她渴望着能够把这种感触凝固成永恒了——最重要的是,顾风的那支画笔。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顾风的使用价值。 
  可是这口无遮拦的痞子画家去了哪儿? 
  茫然无措的环顾四方让于小媚开始后悔自己的不顾一切——顾风居然被她给丢了,在这最需要纪念的时刻。她相信自己是美丽的,尤其是现在,这真情流露的时分,她抱膝坐在岩石上,姿势美妙有如女神,该死的顾风,居然不注意把握这难得的好机会! 
                  
  当顾风一脸喜气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于小媚已经差不多被海风吹成了化石。而她的愤怒也早已冻僵成了沮丧,她暗自怨恨这个不懂得捕捉灵感的画家,偏转了头不去理他。 
  “你怎么不问一下,我去了哪里?”顾风却全然不顾她的怒气,坐在她身旁开始懒洋洋的搭讪。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愤怒至极,她的声音反而趋于冰冷。 
  他却兴致盎然:“给你看一幅画。”他魔术般的变出一个画纸上的海蓝色背景。 
  她忍不住的好奇,难道他背着我在偷偷写生?这个忽然跳出的念头让她有了几分期盼,抬眼朝那蓝色背景上望去。 
  整幅画的背景很美,美的令人心醉,海天一色的明亮和灿烂,甚至超越了现实中的真实景观。而她也惊喜的发现,画面上果真有她!清纯的白色倩影,朦胧中抱膝坐在海崖高处,似乎即将被席卷而来的海浪所吞噬,那份优雅和美好令人怦然心动又止不住的怜惜。然而,这个形象并未给她带来持久的惊喜,她的视线转而被画面上另外一个角色所吸引,在朦胧的后方背景衬托之下,一块碎浪包围下的巨石之上,赫然立着一位鲜艳夺目的红裙少女,抢眼的短发随海风高高扬起,俏丽的脸庞迎着远方惊起的巨浪,晶莹的双眸流露出火一般的热切,她一手轻举,似乎在和远方的海音遥相呼应,如果不是那一袭亮丽炫目的玫瑰红裙,和随风飘舞的玫瑰红腰带,几乎让人怀疑这是海神的化身了。两个身影一远一近,一静一动,一个文静优雅而另一个活泼娇艳,互相映衬的结果,让整幅画具有了立体互动的效果。 
  而这红裙少女,显然不是于小媚——虽然面容带着几分相似,可是绝对不是,短发,红裙的装扮,明显不是她的风格,却竟然成为了顾风画里的主题——太过分了,他难道忘记了,我才是他的model?于小媚几乎要昏倒了,原来他把自己孤零零甩在这里,是在画另外一个女孩子!她在回过神来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愤怒已极的纵身跳起,反手重重给了他一拳。他一个踉跄,连晃两下,差点从岩石上摔落,眼角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是不是很美?我可以不拿去参赛,留作自己的纪念。” 
  她则已经在一击之后干脆转身而去,居然动手打了他,真的是她怒火喷薄的结果了,与其面对一个毫无觉悟的顾风,倒还不如主动甩开这个没有信用的男人,中断这次没有意义的合作。 
                  
  于小媚快速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包括那颗受伤的心灵,此时此刻,她只想快些回到安静平和的校园,去舒缓一下被压抑的情绪,被挫伤的自尊正隐隐作痛,红裙少女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她发现,顾风所有为她而作的画,都比不上这一丝红影。她停下手里的动作,黯然想到:为什么我又一次选择了逃避呢? 
  接踵而来的顾风,早把她一连串激烈而急促的动作尽收眼底,却一直靠在门边一言不发。这小女子的任性和专制早已让他见怪不怪,而今天的事情则让他怀了几分歉然,在她平静下来的间隙,他回了自己房间,拿出了久违的给她的礼物——“小媚,这是给你的。比你的生日晚了三天。”他的声音第一次变得纯净而羞涩,像一个第一次约女孩子的小男生。 
  她抬起眼看了看——居然是一件裙装,并且是她从来不穿的玫瑰红,这颜色太过热烈抢眼,有损她的淑女风范。她漠然拆开包装,轻轻一抖——首先滑落在掌心的,是一幅鲜艳夺目,柔软轻巧的玫瑰红腰带! 
  在她的一脸惊叹号和问号之中,他点燃一支烟,开始不紧不慢的叙述:“我从来没有挨过一个女子的打,”他吐出一口烟雾,“不是指责你的刁蛮,而是觉得你很有味道,很有个性,曾经想过,你是斯佳丽,而我就是瑞特——”他自嘲的笑笑,“但是你太过高傲,而且坚持你所谓的优雅淑女做派,你的各种装束,万变不离其综,只能给人一种风格单调的印象。 
  我曾经以为你是个优秀的model,能够随同自然变幻不同的造型来调动艺术的灵感,然而你总是执着于自己的习惯,那种带点虚伪的小资情调只是用来制造想象和幻觉的,而不是真实的美! 
  这一个月的采风,让我充分了解了你的虚荣和刻意,只有针锋相对的挑衅和刺激才能让你暴露自己的真实内心。尽管我的言辞让你愤怒,你却仍然坚守自己的原则,但是你冰冷的外壳已经渐渐被融化掉,我想,这也是海风和沙滩让你彻底疯狂的原因吧。 
  正是你尽情宣泄的那一刹那让我找到了失落许久的灵感,而完全投入热情燃烧的你,又怎能注意到紧紧跟随着你的我呢?当我举起画笔的时候,顿时发现,对比于你迸发的火热,你的装束都成了一种负担,一种反面的陪衬,你的长发的确温柔动人,可是却让你为了维持淑女形象失去了自我;你所有的装扮,甚至举止都是围绕你的长发而刻意设计。而我需要的并非这些,我只想找出最适合你此刻炽热灵魂的包装。所以,我为你加上了生命力旺盛的俏皮短发,以及我虽已买好却不敢贸然送你的红裙。这份鲜艳灿烂才能配合你的神韵,在一片蔚蓝色之中毫无顾忌的燃烧。“ 
  烟雾缭绕的顾风,竟然在叙述中多了几分沧桑,似乎还沉醉在那苦心设计的一幕里,在叙述完毕的沉默中紧闭双目,不能自拔。 
  “啊!”他的这种沉醉被她狠狠的一脚踢了个大梦初醒,他张开眼睛,恰巧迎接到她一脸的怨恨和不满:“你是谁?凭什么对我评头品足,有什么资格改变我的衣着和发型?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她充满怒气的声音从尖利转而低沉,最后如同被欺侮的小女孩,居然带了几分哭音:“你,你好过份!为什么要强加罪名给我最爱的长发?还用短发来刺激我?”泪眼朦胧中,她眼前渐渐浮现的是球场上那个短发小女生的一脸幸福,还有他画笔下塑造的那个所谓‘全新的自我’,她忽然发现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第一次输给了短发小女生,第二次则输给了展现出另一面的自己。在这种惊天动地的挫折感里,她泪雨滂沱,泣不成声。 
  神智复苏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依偎在顾风的怀中。顾风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气已经荡然无存,饱含着疼惜和歉疚。感受着他身上那被烟熏过的浓重男子气息,她想起了他的话——“斯佳丽和瑞特”,一朵红晕在脸上漫开,她强自镇定的推开他,依旧对他怒目而视。 
  顾风的眼神清澈如水,几乎淹没她的怒火,他的声音平缓而冷静:“如果是我擅自作主改变了现有的你,那也是为了完整的灵感和美而做出加工。我曾经想过,有一天,当你真的按照画中的形象,红裙,短发的出现在我面前,那种带着破坏力,甚至毁灭力的美,会具有如何的杀伤效果——只不过,对于你来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撇一下嘴角,居然又带上了几分轻蔑。而随之即来的一声叹息,又不知融入了多少遗憾。 
  她怔怔的望着他,都不知道该是愤怒还是忧伤——从小到大,美丽的长发给她带来了无尽的褒美之辞,她从来是围绕着自己的闪亮点来设计形象,久而久之,她只知道自己是男生心目中的长发女神,而忘记了,人生的角色,原来也是多变,善变的。她晶亮的眸子闪烁着,陷入了沉默的思考。 
  给予她灵魂重重一击的顾风,在她的思考中悄然离去,只是她手中悄然滑落的红裙上多了一张精致的小卡片:“晚安,海的天使。” 
                  
  在于小媚意外的首肯下,顾风终于拿出自己最佳的作品参加了大奖赛,画的标题是“召唤”。这种精神层次分离的主题不但赢得了评委的赞誉,也成为整个行业注意的焦点——于小媚则无动于衷,画面所渲染的两种分裂之美,永远都属于她,并且在她身上合二为一,她从那幅画中读出了作画人的爱慕和理解,原来只有他,才能诠释出一个完整的于小媚。那么,其它还重要吗? 
                  
  从美容中心出来的小媚,带着一身的清爽。她步伐轻盈,整个人和心情一样舒畅而自由——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她轻轻叩响顾风工作室的门,她皱了皱眉,居然没人应答,难道他采风去了?获奖之后,总该给自己放假几天吧。她再敲,门却无声自己裂开了一条缝,原来是虚掩的。她脑中灵光一闪——正好,不妨给他一个惊喜。 
  灵巧的躲闪着五颜六色的调色板和颜料,她正要轻手轻脚的拉开里间的门,忽然听到有人对话——并且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如冷水临头泼下,于小媚呆立几秒,恰恰把这女声尽收耳中。 
  ——“风,于小媚到了现在还没有剪发……我们是不是要放弃赌局?”自己的名字飘入耳中,于小媚不得不迅速冷静下来,她隐隐猜测到这背后有什么阴谋,而这女声,却依稀有几分耳熟。 
  “别担心,其实我还有其他招数的。”顾风的声音温柔如水,亲昵和疼爱呼之欲出。于小媚心中一酸,她知道,自己和顾风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再说,一次赌局的成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想象中,这时,他一定在用力搂紧她吧,于小媚浮出一丝冷笑。 
  女人颇为不屑的“哼”出一声,语气里夹带明显的不悦:“我看,是你不忍心继续赌局而已。” 
  “怎么可能?”顾风立即反驳,“当初和大师兄打赌,虽然是一时兴起,但也是为了事业的发展……而现在,大赛的金奖已经给我带来一定声誉,赌局的输赢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是不是?” 
  女人依旧很不满,冷冷的说:“那就是说,我们付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我亲自为你出演的开场白,还有你的挨打受气,都是我们自讨苦吃?还有,原本买给我的那件红裙,你都拿去送给她——”女人的声音尖利起来,似乎触及了她的心病。小媚却在这一刻忽然惊觉,这依稀熟悉的女声,来自于初会顾风时那个妖艳的红发女子! 
  顾风的声音更加温柔:“云,结局好即一切都好。当初如果不设计这一幕,我也拿不出那幅获奖作品了。倒是有点因祸得福的味道吧。我的确还有其他方法来赢得这场赌局,可是,我们有必要赶尽杀绝吗?我曾经说过,等一切安定下来,会加倍补偿你的,除了那条红裙,我还要用更美的包装来衬托我的最爱——” 
  “油嘴滑舌……也不知道肉麻。”顾风的话被女人的嗔怪打断了,声音却充盈了快乐满足,声音的主人显然已经转怒为喜,低笑道:“我才不要一样的裙子了,你真傻,怎么能把一件东西送给两个女人?” 
  …… 
  如果能有第二次选择,于小媚宁愿选择从未来过。毕竟,燃烧的炽热被彻骨严寒忽然浇注、凝冻成冰霜的感觉,还不如保持燃烧前常人的常温。一个人,是不是能够承受对话中五雷轰顶的双管齐下呢?不仅顾风是别有用心的虚与委蛇,甚至这整个美好激烈的故事都是一个精心酝酿的阴谋!炸开的碎片在于小媚的脑海里片片跌落,她双目紧闭,不怒反笑了。她原本伸出推门的手臂颓然无力了,重重的砸落的时候,带过门边高高堆积的调色板,她听到了大堆之物轰然倒塌的巨响。 
  这巨响,也正代表着她朦胧期待的彻底终结——被惊动的一对男女茫然无措的冲出来,一目了然的看到了她,在他们看来,于小媚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滑稽呢?高扬的俏皮短发,炫目的红裙,飘动的腰带,把整个人衬托的正如一朵娇艳灿烂的红玫瑰。只不过,玫瑰如同在风雨中苍白而颤抖着……三人在短暂的沉默中对峙——于小媚是历经灭顶之灾的元气大伤,那两位则是在此时此地见到这样的于小媚,出乎预料的惊讶和诧异。 
  于小媚的脸庞绽放出两片红晕,不是为自尊的渐渐复苏,而是为这一身装束的羞惭和气愤!她迅速回过神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抓住对方呆若木鸡的间隙匆忙包扎自己的伤口,发足狂奔而去。 
                  
  人生就是如此的简单,有时候,一个看似平常的决定却能带来深远的影响。高傲的于小媚,从不曾料到无意中做了一番他人的筹码,在整个赌局之中,打赌的双方不过花费精力和心思,而真正的输家,却是于小媚,一个为了一段虚幻情感和一种虚幻之美而牺牲了相依为命的长发的悲情女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狂奔中减速和停顿下来,如何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灵试图回到校园来收拾残局。 
                  
  “不能哭,我一定不能流泪。”当学校那古色古香的大门映入眼帘时,于小媚这样告诫自己,她不能想象大家见到这样一个短发的她,会是怎样的反应。平时自愧不如的其它“长发妹”,是不是会幸灾乐祸?而那双汉克斯和怀中的短发小女生,是否会笑这不伦不类的新形象有抄袭嫌疑?这么想着,居然是《召唤》中的那个红裙小女子,给了自己几分面对事实的勇气,让她拿出信心去接受自身的变化。她在众人的目光里笔直前行,周围射来的惊讶和好奇纷纷堕地她浑然不觉,心灵渐渐回复到美容院里的那一幕——在一片惋惜的唏嘘声中,陪伴她多年的长发如青丝般滑落,脱离她的身体,就好像脱离了她的灵魂。魂牵梦绕的长发故事由此而宣告剧终。……麻木的知觉复苏了,阵阵刺痛让她简直不知如何镇定下来——哦,我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小画家的圈套而舍弃了珍贵如生命的长发么?也就此失去了最美丽的资本。人生痴傻至此,我是不是该笑自己的虚假清高? 
  她在这种迷茫之中浑浑噩噩的行走于校园中,绕过了湖边,穿越了足球场,忽然听到后方追来的声音——“于小媚——艺术系的于小媚——”她大惊失色,怎会有人此时来窥探她的心事,她脚下加速,几乎想要仓惶逃走。 
  那声音却紧紧追来,不给她止痛的机会。她无奈停下,同时愤然想到:为什么要逃走呢?反正迟早需要面对短发的我,又何必在乎旁人评头品足? 
  转过身,迎面而来的赫然是那双久违的明亮而富有魅力的汉克斯,目光里闪出一丝晶亮,纯正的男中音坚定而略带几分羞涩:“于小媚,明天的网球赛,有空一起去看吗?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只喜欢听淑女类型的音乐会的,没想到,短发的你也如此动感十足,怎么样,我没有邀请错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