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爱情·贫穷·文字  

2005-09-28 15:40:00|  分类: 生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儿,从此我就可以养你了!”拿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阿寒如是说,洋溢着兴奋的脸庞熠熠生辉。 
  我知道,在某种程度上,阿寒是依赖我的,这种依赖有一半来自于年龄的差异,他比我小两岁,这并不算多,却恰好横跨了70和80年代,于是就有了一点莫名奇妙的小小代沟,让他总喜欢在无动于衷的我面前撒娇取宠。依赖感的另外一半,来自于阿寒自身的个性,毕竟,我也见过不少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举手投足间有着不同寻常的成熟稳重,而阿寒却始终象一个小孩子,对外面的世界,有着种种天真烂漫的好奇,待人接物也往往透着几分幼稚的孩子气。 
  这种依赖感让我冷静如水而阿寒却隐隐不安,在爱情双方不够平衡的时候,就需要其他方式来弥补安全感。所以,早我一年毕业的阿寒,在进入单位的第一天,就开始憧憬着,能够用自己的血汗,来供养依然在读的我。不巧的是,曾经无怨无悔为我提供学费的家中,由于炒股的失利,暂时失去了经济来源……在我四处寻找高薪兼职的时候,阿寒一脸真诚的告诉我:“星儿,你是应该属于文字的,而不是这种功利的事态炎凉。”我无言,在最后一年的校园生活中,我的确偏向于我最爱的文字,我宁愿坐在电脑前享受一整天的脑力激荡,也不愿在职场上面对庸俗的客户一个小时。阿寒是彻底了解我的,尤其是我这个最大的弱点。 
  于是我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自己最热衷的文字之海洋,一个用诗歌和梦想编织成的完美国度,在淡淡的光环中闪烁着朦胧的期待,它让我痴迷、冲动、狂热而不能自已。我知道,我永远抵御不了这份随心所欲的神清气爽,这种文字的神奇诱惑。我同时也开始扮演一个柔情似水、兰心惠质的小女子,在阿寒下班回家的周末准备好热气腾腾的晚餐,让一脸诧异的他为我的厨艺而喜出望外,或者在天气转凉的深秋亲自为他采购衣衫、设计发型,让可爱的小男孩在第二天的单位焕然一新。……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做一个贤妻良母,但是女性的本能让我给予阿寒一种孩子般的慈爱,望着他喜气洋洋的面容,我想,这就是生活了吧。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出色的家庭主妇——日常细节只是表面现象,在最主要的理财环节上,我简直不是一窍不通,而是一败涂地。由于是实习期,阿寒的工资本来就不太高,扣除了北京的高额房租和日常消费,原本就所剩无几,假如能够始终遵循学校和单位的来回路线,而不节外生枝,我们是可以安全熬过半年的实习期的。然而,当金黄色的北京深秋来临时,各高校的毕业生都陷入了一个繁忙的季节,就是求职。求职的沉重,不仅在于简历、面试的繁文缛节,同时也需要大量的金钱作为支撑——手机费、电话费、打印费、邮寄费和交通费,都需要一穷二白的学生自行打理,更为可怕的是,作为一个女生,面试非常重要的一关,就是个人的外在包装,而那些名牌店里的精品时装,件件价格不菲,显然不是囊中羞涩的我们所能问津。已经深中文字之毒的我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脑前,平静如水的敲出精心制作的方块字,心里却已经乱成一团麻。 
  阿寒依旧不动声色的朝九晚五,单位的事务越来越繁忙,望着日渐憔悴的他,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把做好的简历压在箱底——或许,等这纷乱的求职热浪冷却下来,我可以穿着同学的宝姿或者皮尔卡丹去面对前来招聘的国际巨头吧。这种黯然失色让我变本加厉的沉迷于虚幻的文字生活,渐渐的,连阿寒的起居饮食我也不再过问……在一个周末,阿寒归来的时候,我如雕塑般坐在电脑前,对他视而不见,灶里没有半分星火,锅和碗筷都已蒙上一层灰尘,而我依然蓬头垢面的沉湎于自己的想象空间。 
  阿寒推开门的时候,我甚至都懒得去回一下头,当清苦的日子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我坚守贫穷的爱情的意志,也渐渐消磨了。我只是漠然的习惯性的问一句:“回来了?”阿寒没说什么,只是用力的把我扭转过来,直视我迷茫的眼睛——我以为他是愤怒了,动作里有一丝的暴力,而他的眼神中读出的,更多则是无奈和怜惜。良久,我开始觉出自己对这个大孩子的伤害,那份宁静的家居生活,对他,比对我要重要的多。他叹一口气,松开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手中提着的时装袋。 
  我从来没有想到,阿寒会去燕砂这样的地方买衣服——当他缓缓拆开包装,取出一套又一套的职业时装,我如雾里看花一样辨认着一个个名牌商标,简直不敢相信这不是梦,而是现实。阿寒的眼角闪过一丝晶亮,温柔的声音里没有半丝责备:“星儿,你穿上它,去面试。”我的惊喜很快就转变成了惊骇——“阿寒,你的钱是哪里来的?”严重的恐惧让我的声音带上了颤抖。“我——预支了下个月的工资。”他平静的答,仿佛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什么?那我们下个月如何生活?”我先愣住,继而暴怒。他紧紧握住我冰凉的双手:“我下个月会发一些奖金,你也有研究生的补助,相信我,我们能熬过去的。”我茫然失措,在阿寒的善解人意和深情款款面前,无话可说。 
  我尽快发出了简历,开始焦急的等待回音。但是,在面试通知来临之前,首先到来的,是令人齿寒的财务危机。首先是房东提出了加付房租,并且加缴电话费——理由是曾经一度见到我在房内出现,并且曾经见到我们上网。对于刚刚失血过多的我们,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周转不利的赤字让阿寒面临着露宿街头的险境,贫穷,让我再度停止了写作,而接受了一份促销的兼职。阿寒却坚决不同意我的做法,他认为,在求职面试的紧要关头,我应该沐浴在文字之中安心等待面试。他的话被我当作了耳旁风,我毅然决定接受兼职,减轻压力。在激烈的争论中,我掉头而去,坚持于自己的选择。 
  我想,我整个人,如同我的文字一样,是并不太入世的吧,不然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在刚迈出的第一步,就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结局。当老板告诉我,这份兼职的实质就是拉人头的变相传销,我再次良心发现,仓惶逃离了那个魔窟。 
  当我再次回到阿寒的小屋,这里已经乱七八糟,甚至还飘出淡淡的烟雾。我大惊,冲进去查看被我丢弃的阿寒,从不吸烟的他,在短短的几天里已看出了消瘦,以及那份烟熏出的憔悴。心疼的泪水大滴大滴落在他的面颊上,我不顾一切的扑入了他的怀里。而他却如同着魔了一般激动的对我喊着:“星儿,我找到了最适合你做的兼职!”我满面泪痕的看他,简直以为他是胡言乱语。他却亲昵的轻吻我的前额,温柔的给我看桌上的纸张,那上面,密密麻麻,挤满的,竟然是各色杂志期刊的名录和联系方式! 
  我身子一颤,忽然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曾几何时,文字始终代表着我个人的梦想,这个梦想,不是作家,而只是个随心所欲的写手。我的文字,可以在网络上被人崇拜,在朋友手边传阅,却从未考虑过去在报刊上呈现给更多的读者。阿寒却如此的了解我,甚至比我更加懂得自己,我明白了,他所期望我的,不仅是把文字兑现的利益,而更是一份扩大的、正式的支持与肯定! 
  寄出第一篇稿件的时候,阿寒看出了我的忐忑不安,不禁笑我:“多大的人了,还象小女生一样,存着被退稿的恐惧!”我却因此而坦然了下来:“阿寒,即使不入主流,我也会继续自己的写作,并且,我想通了,我的职业,本身就应该定位于文字的工作,因为,我热爱文字!”阿寒的语气带着三分戏谑:“哇,你若不去外企,我们刚借的债可由谁来还?”我似嗔似喜的瞟他一眼:“难道你不相信我的高产吗?何况,你怎知道外企不需要好的文案?”这一刻,深秋的落日正染红远处的枫林,阿寒的眼里燃烧着永恒的真诚和鼓励,而我,则眯起眼睛,构思起了自己的下一部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