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宝贝不哭(5)  

2005-09-28 15:43:09|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Lily成长在一个锦衣玉食的富贵之家,自出生起,她所有的饮食起居就得到精心照料。只可惜,这份照料仅限于物质上的无微不至、有求必应,而并非情感上的关注和体贴、精神上的交流和沟通。 
  Lily的妈妈在她三岁时死于一场飞机失事,失去母亲的感觉对尚未懂事的她并不是很严重的感觉,当时,在她眼里,最熟悉常见的是家里的保姆、女佣等人,而不是这个飞来飞去协助父亲创业守城的女强人。母亲只有在航班交错的闲暇才能抽空看到自己玉雪可爱的宝贝女儿,看到她那一派天真烂漫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纯洁笑靥,听她有点怯生生却依然亲切美妙的喊着“妈妈”。 
  母亲是个美丽而能干的优秀女子,她的优秀让她不能甘于做一个交际型的阔太太,这种选择使她疲倦然而坦然。只是在飞机失事之前,机长让大家留下了记载片言只语的纸笺,大家才发现,强者心中也有着最为软弱的情感。当父亲看到那清秀而挺拔的字迹,这位呼风唤雨的董事长竟然忍不住嚎啕大哭,并且紧紧的搂住作为妻子生命之延续的女儿,看她一脸的茫然,显然是还看不懂母亲的遗言居然是:“如果能够重来,我会选择永远守候在女儿的身边,为了事业的虚荣而放弃家庭的温暖……我真傻!”Lily渐渐长大,她自然也知道了母爱的缺失是多么可怕的心理障碍。她独立,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她坚强,拥有不需要旁人来慰藉的灵魂。她一路走过圈内的贵族学校,18岁的时候,同样进入了一所贵族化的高等学府。 
  说实话,她喜欢这种生活氛围中莺歌燕语的奢华和挥霍,但她只是喜欢这种情境,她厌恶这种情境中或骄傲或虚伪或阴险的人们,而她的坦率和真诚让一些人不以为然,却让另一些人无地自容。 
  大二的时候,她遇到了林,高大英俊有型有款的林,尽管知道他的品位他的情调都是靠金钱包装和给养的,她依然无怨无悔,带着少女的憧憬投入了林的情网。 
  这是她的初恋,初恋的热情好似飞蛾扑火而毫不夸张,她放弃了所有的固执和迷恋,只追求一个完美结局。然而,林却是那种典型的富家公子,他能够对Lily一往情深,却依然在约会的间隙出没于歌厅酒吧,和其它妖艳女子出双入对。这种行为给他们的感情一再带来危机,Lily每次说服自己的理由是:他跟那些女人不过厮混或者应酬而已,不会动真情的。这也是每次林向她信誓旦旦保证的言辞。 
  让她最终失望的是林对自己同班的Linda居然也来者不拒。Linda一直暗恋林,Lily是心知肚明的,象林这样优秀的男孩子,有个把小女生倾慕并不足为奇,令人气愤的是林对Linda的主动献身也坦然受之,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当她在林的家中见到衣冠不整若无其事的林和一脸幸福满足白痴的Linda,差点当场昏倒。眼见为实,尽管她对自己的初恋爱若珍宝,却不得不用决断的行为来终结这份驳杂不纯的爱情。狮子座的高傲和自尊让她不能容忍这种一再发生的红杏出墙。她咬牙向他发出最后通牒。 
  谁知这次赴约的林却一反常态,不但不主动道歉,反而得意非凡的告诉她:现在她老爸的集团正遇上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正在向他们林氏企业寻求支援。‘支援么,不是不可,’他轻佻傲慢的语气真让人讨厌,‘条件是你不能离开我。’他看她一脸的倔强,语气便缓和下来:‘Lily,其实我也不过一时贪玩,你也知道,我是个经不起诱惑的人嘛……’她目光如炬,照地他暗自心虚:‘爱情就是要对承诺负责,而不是对诱惑屈服!’‘对不起,你的条件,恕我不能从命!’从来没有被要挟过的她,不顾后果的断然拒绝。这时候,却令人惊讶的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她得知面前的老人居然是财大气粗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林老伯,心中暗叫不好,原来林的这些行为,竟然都是通过了老爸默许的!出乎预料,林老伯却分外客气,非常和蔼的和她对话:‘Lily,我知道你各方面都是很优秀的,我也非常希望你能够进我们家的大门,我只有这一个孩子,平时被我们溺爱过度,有一些坏习惯,希望你能帮助他、劝导他才是,小儿女斗气嘛,是常有的事情,我和你爸爸都已经商量过了,对你们的事情么,我们表示支持,这也正是我们两家事业合作的基础……’糟了!聪明如她,立刻在心中大叫特叫。如果方才林的话还被她置之不理,那么林老伯这番不紧不慢、份量合适的话却让她额头渗出了丝丝汗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其中再明白不过的暗示……她真的不能自私到一走了之,而要顾及艰难创业、满面风霜的老爸。自从失去老妈之后,家中的产业便一年不如一年,这次的财务危机,她也略知一二,苦于无力帮忙。老爸自己艰难支撑,自己多年上学,又不能扶持他左右,唉,老爸当真是辛苦了! 
  对长辈,总不好随便发作,何况,林老伯的话,也适当给了她一个台阶。她强忍心中不满,点头接受了他们的“平等条约”,心中却觉是奇耻大辱。 
  果然不出所料,与她和好如初的林,多了几分狂妄自大和肆无忌惮,在外会公然和各种女人打情骂俏,对内则对她的殷勤体贴大不如前,只是神色间的温柔还能看出他是在乎她的,但是,这种在乎,究竟是爱情的自然流露,还是一种占有的成就感?她真的不知道。 
  一次深夜,在他的卧室里,他轻拥着她,恳求着:‘别走了好吗?今晚。’她踌躇之间,忽然看到林的那张大床,想到林和Linda曾经在此共享这张床,她立刻一脸厌恶,本能的推开他,跑到洗手间大吐特吐了一番。他大怒,却不反省自己,而是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她夺门而出,泪如泉涌,再次想:我真的不能继续,真的。孤独无助的感觉深深困扰着她的时分,她清楚的听到自己呢喃而语:妈妈! 
  她知道,母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自己安然渡过这段噩梦的日子,她知道,母亲的那种刚强和柔韧在自己身上得到了继承。她不能面对这种失去自由毁灭自我的生活,为了摆脱这种束缚,便提包北上,来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城市,她满脑子充斥着一个念头:忘记,忘记这一切!……” 
                  
  Lily的情绪再次在叙述中得到了舒展,她目光朦胧迷离,想起了被她远远抛弃的家乡和亲人:“临走之前,我给父亲留了一封信,我知道他的财务危机已经安全渡过,但是还需要很多改善;我知道自己一走了之,对父亲是再度打击,但是我真的不能面对那里的生活……我渴望自由,而不是被动接受别人的安排,一直期待这么一天,羽翼丰满的时候飞回父亲身边,象母亲一样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那你又为什么不去?!”温柔发怒的样子让她惊呆了,他面颊上的泪痕和惊痛如此明显,以至于先前的温柔神色荡然无存。“如果你是父亲唯一的亲人,又怎么能这样轻率的自私的离开呢?”他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却充满了真实的悲伤。 
  “我,我至少要等到有了一定的经验,才能帮助父亲打理一切,我出走的时候,只是个无力反抗命运的学生,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放弃了学业、离开了校园,知识的不足是我最大的遗憾,可是我在香港真的没法继续学业,我的生活已经乱做一团糟……”她痛苦的摇着头。 
  温柔望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她的身世背景竟是如此复杂,她来自于遥远的香港,她的楚楚可怜让他产生了无法遏制的保护欲……然而他只是平静一下自己,轻轻的问:“从香港,到北京,是不是也走了许多弯路?” 
  她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我从小就会流利使用三种语言——英语、粤语和普通话。来到北京,我发现最有用的是英文。使用英文可以避免汉字繁简体的转化,更能让我尽快适应这个城市。出众的英文能力、商业世家的敏锐头脑和先天赋予的聪明才智让我凭着一份虚假的简历也能找到满意的工作。这几年来,有成功的甜蜜,也有受骗的辛酸,但是终归稳定下来的时候,我总是想到远在天边的父亲。”她黯然低头,续道:“我曾经向旧时的同学打听,他们说父亲全力投入事业,终于渡过了难关。只是在每年中秋佳节,总是选择到内地去度假,我想,他是想趁这个机会寻找我吧。” 
  她轻吁一口气,似乎在疲倦之中寻找到了依靠的港湾,她发现自己静静的依偎在温柔的肩头。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小男生高大挺拔,竟然比自己高出一头有余,她心中忽然一动,想到:早注意到他的海拔,还会如此轻率随意的叫他“小男生”吗?她发现耳边阵阵凉意,伸手触及,却是温柔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丝丝滑落在自己的发际,她觉察到身体轻轻一颤,微感奇怪,忽然间恍然大悟:原来温柔这次不仅是安静的流泪,还在情不自禁的抽泣。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