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宝贝不哭(10)  

2005-09-28 15:46:12|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那个在温柔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竟然在这个时刻脱口而出,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在他能够有下一步反应之前,他忽然觉得怀中尽是温软无限的芳香醉人,竟然是她依偎了过来,他嘴唇一热,头脑中一片混乱,接着便是完全空白…… 
  快乐至今还能够记得温柔那张从恬静微笑,到惊慌失措的脸庞。她紧紧拥住这个可爱男生的肩,在他纯净的呼吸中探索那份期待已久的相互融合,那剧烈的心跳震动着她的神经,明白无误的告诉她:这是温柔的初吻。 
  火一样的吻、火一样的拥抱、火一样的个性,是这个火一样的女子无法抗拒的迷人之处。他渐渐融化在这滚烫的气息之中,完全迷失了自我……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在欢畅的对他而笑。 
  “你好像……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低笑。 
  他呆呆的望着这个热烈到令他窒息的女子,几乎怀疑刚才的事情是否真实。他的确对她存着美好的期待,但是他不曾料到,会是这样无法预期的疾风骤雨。 
  她怜惜的望着惊魂未定的温柔,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傻子,是真的,不是梦啦。”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低下头去,半开玩笑的抿嘴而笑:“别说我非礼你哦。”一阵娇羞,脸庞飞上一层红云。 
  他本能的低头:刚才……似乎有种奇异的感觉,除了电击般的浑身酥麻,他在后来的相互包容之中,仿佛触及了生命最原初的依赖和安详。朦胧中只觉得忘记了一份很重要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她撅起红唇:“真的认为我欺负你啦?你可以去告诉爸爸妈妈呀,看我怕还是不怕……” 
  “告爸爸妈妈?”他脑海中却灵光一闪。他一言不发冲出门去,又一言不发的冲了回来。“手机,给我用一下!”他边说边抓起了她扔在一边的手机,迫不及待的拨通了一个长长的号码。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看着他一连串毫无章法的动作,最后开始和电话那端的人叽叽喳喳的用家乡话聊天,语气之中充满了甜蜜和温存,对方显然是个女子。天哪!他竟然在这个时刻想到了其它女子——并且立刻联系,并且态度如此亲昵暧昧。她听不懂他的家乡话,只能依稀辨别他语气中的快乐、甚至还带着一点依赖和撒娇。她妒火中烧,脑海中一片迷乱,意识模糊中狂怒的掀翻桌上的酒杯和菜肴,冲回卧室失声痛哭,满地都是梦想破裂之后晶亮的碎片,泡影般折射着她的伤心欲绝。 
  昏天黑地的大哭中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回归平静,疲倦的坐起身,抽泣着,哀悼自己的愚蠢和轻率。 
                  
  温柔站在卧室门口,一言不发,安静的看着她泪雨滂沱,一半迷惑,一半无奈。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电话竟能让万里晴空的她大发雷霆、风雨交作。她的喜怒无常让他不知所措,他想抚摸她芳香的秀发,柔声劝慰她,却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狮子座的率性和暴躁让巨蟹的他在沉默中踌躇,他甚至不敢在她的暴怒中鼓起勇气去劝慰。良久,看到她终于一脸泪痕的抽身坐起,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轻言慢语——“快乐,不哭了好吗?” 
  她狠狠瞪他一眼:“你还在乎我吗?” 
  他更是一脸茫然,无辜的神气在眼里打转:“快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欺负你么?” 
  “是你,是你!”她转身再次掩面痛哭,这一次,是为了发泄满腹的委屈和怨气。 
  “快乐,我只不过往家打了一个电话,真的值得这样介意么?”他眼中的迷惑越来越浓,几乎觉得她在无理取闹了。 
  “往家?难道你家里已经有了未婚妻?”她睁大眼睛,又是吃惊又是愤怒。 
  “晕倒——我是给老妈打电话的。今天是儿子的生日,自然是母亲的受难日。每年的今天,我都一定要和老妈通电话的。”他语气中真情流露,目光折射出无限爱意,“今天一大早我就出了门,忘记通知老妈。她找不到我,一定会很着急的。刚才你提到父母,我忽然想了起来,没有来得及跟你说清楚——”他一脸歉然的朝她望去。 
  她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忽然发现自己的胡闹很没面子,不过,不过小姐脾气既然发了出去,一定要有台阶下啊。她继续鼓起嘴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真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彻底认输:毕竟是自己没有解释清楚嘛,她肯定是误会了。 
  “你看也不看人家一眼,一心就记得打电话,哼!”她却不依不饶。 
  “拜托,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还要怎样呀?”他是个讲道理的人,真的不能理解她究竟还要如何。 
  她只觉得面子大失,又羞又气之间,干脆板起脸来一言不发,做出继续生气的样子。 
  他更加不解了,只觉得她真是个不通情理的人——我都仁至义尽了,哄也哄过了,礼也陪过了,到底该怎么办?他摇摇头,一脸呆气的无计可施,只好不再理她,转身出去,收拾起被她打碎的残局冷宴来。 
  依稀之中,她听到锅碗瓢盆的清脆奏鸣,还有清扫碎片的叮当作响,心中一阵感动、一阵难过,只觉自己太过鲁莽,不问青红皂白便胡乱发作,她有点想冲出门去,抱住他道歉的冲动,却始终心高气傲,不能置自己的面子于不顾。她转念又想:温柔怎么如此婆婆妈妈,收拾碗筷的家务事也任劳任怨,果然是新都市小男人——她可没曾想到,温柔是在为她分担琐事。一阵胡思乱想、神思恍惚之间,她觉得喉咙和眼睛都隐隐作痛,困倦的倒在床上。 
  收拾完毕的温柔,一边为扔掉的那些名贵餐具之碎片摇头叹息,一边擦着汗走过来探视骄傲的公主是否发泄完毕,回心转意。他看到的却是已酣然入眠的她——肯定是大哭之后,太过劳累了吧,他心疼的摇摇头,顺手拿起被她踢落的丝被,为她小心盖好,望着她沉睡的娇美面容,他忍不住叹一口气,喃喃自语:“快乐,你什么都好,为什么脾气如此急躁冲动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