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最美的暗恋  

2005-09-28 15:51:15|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后,我还会记得那个流星纷飞的夜晚,那匹俊美神勇的汗血宝马,穿越红尘俗世,突破千军万马,尘土飞扬的停在我面前。 ——题记
 
    大二那年的暑假,北京的夏出奇燥热,夜色里都依稀有汗意在蒸腾。小韦盯着翻来覆去的我,忍无可忍的尖叫,你已经翻了四百三十六次身,要实在失眠不如去玩Mud,不要妨碍我们继续努力!
    我愣了愣,忽然一跃而起,推开门朝机房奔去。
    其实小韦也不知道Mud为何物,只知道学校里有那么一群人,中了Mud的毒,废寝忘食的在机房通宵作战,浑然不觉人间冷暖。
    那种感觉,一定比在水深火热里失眠要强百倍。
 
    我开了机,连上学校的侠客行,在扬州客栈里,心如止水的看人们来来往往。我想我并不是一个很怕热的人,之所以失眠,是因为某种说不出的寂寞。大二的女生,好像也到了捕获一个男友的季节。我在虚拟的城市里默默行走着,窗外闪过一颗流星,我眨了眨眼,又一颗。于是想起曾经听谁说过,夏夜里常会有纷飞的流星雨。
    刚进襄阳城,就发现战火连绵,到处是号角声和厮杀的士兵。我打了个冷颤,刚想问问小二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满屏的宣言——保卫襄阳大战,现在开始!
    一时黄沙漫天,战鼓狂擂,蒙古大军近在咫尺。天呐,我这样的江湖小虾米,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兵荒马乱中,根本没有人理睬我的呐喊求救。我心一横,干脆闭目待死——千钧一发之时,忽然间红光一闪,天地变色,一匹神勇俊美的汗血宝马,穿越重重包围,呼啸着停在我面前,马上的,自然不是郭靖,而是一翩翩美少年,长剑上四个大字,孤竹无名。
    我呆住了,直到孤竹把我拉上马,一言不发,已和蒙古大军杀在一处。霞光闪过,归魂剑出鞘,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我闭上眼睛不敢多看,耳边却响起一片欢呼声,喊的是,同贺孤竹盟主守城大捷!
    我睁开眼睛,不敢置信的打量面前的孤竹,竟然是年轻有为的武林盟主。他白衣如雪,身长玉立,归魂剑在手,唇边却带着一丝讥诮的微笑。我看得出神,直到孤竹转头向我,姑娘,你没事吧?我一个字都说不出,直到他把我放下马,递给我厚厚一叠银票,他说,姑娘你去买些上等的盔甲武器,就不会轻易丧命了。
    我接了银票,目光依然痴痴的跟着他,看着他安排好了下属,慰问完了伤兵,也打扫干净了战场,我仍一脸白痴的跟在他身后。诸事办完,他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忽然发现了我,奇怪的问,姑娘你怎么还在这儿?这里很危险的。
    我笑着反问,有孤竹大侠在身边,最危险的地方,岂不也是最安全的?
    他哭笑不得,你跟着我到底要干吗?
    我笑的一派天真无邪,小女子不才,希望盟主能收我为徒。
    这次,轮到他呆住了,天呐,我总得知道小姐芳名吧?!

    确切的说,我和孤竹的正式交往该从此时算起。我跟着他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Mud里的家,从游戏世界的光怪陆离,侃到了传统武侠的刀光剑影,从程灵素到赵敏,从杨过到令狐冲,摩拳擦掌的时分,我根本不再记得什么是淑女,只会跟着他一同淋漓尽致的骂,辣块妈妈,乖乖龙的东!
    两个人都睡意全无,直到打字打的手指酸软,直到天色大亮。我环顾着被孤竹装修的美轮美奂的家,不紧不慢的敲出几个字,师父,再见。
    挣扎着回到宿舍,我一头栽到床上,感觉像是春梦一场,小韦惊讶万分的看着我,说你怎么可以在机房泡上十二个小时?莫非真的业已中毒?
    我咕哝着回了一句,如果世间真有剧毒,那也不是Mud毒,而是情花毒。

    我拎着面包和矿泉水,在人头攒动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座位。迫不及待的连上Mud,才发现,盟主收了个小女生为徒的消息,已经传遍江湖。看了江湖公告板我才知道,玩家是不可以收徒的,而孤竹却破了这个例。
    孤竹的背影在花园里显得飘渺不定,我嗫嚅着说对不起,其实,昨天的事情,你完全可以当是一个小女孩胡说八道,怎么可以破坏了江湖规矩?孤竹打了个很酷的手势说你不用管这些,为师的可还没传给你半点功夫呢。我噗哧一笑,做担忧状说你可别是个大一的小男生,故作深沉严肃状来骗我。
    孤竹的确在读一年级,不过是研一,而不是大一。他住在我隔壁的楼,是数学系研究生。我暗笑自己的激将之计顺利得逞的时候,孤竹却反问,你知道我干吗那么轻易就答应收你为徒的无理要求?我摇头,孤竹却一边叹气一边坏笑,说我早看出来你是个美眉了,我女朋友正好因为我沉沦于Mud离我而去,正想要找个替补呢。
    我愣了愣,本来想问你这话可否当真,却忽然想起网络上的调情规则,是不可以随便认真的。
    他一定不知道,我愿意留在他身边,不是为了任何名利武功,哪怕做一个洒扫丫头,也无怨无悔。到了嘴边的话,被我努力咽了下去。因为我看到他的签名是:要解情花毒,先服断肠草。不知怎的,心头就一阵酸苦。
    怎么看,孤竹都不像是能被我捕获的猎物。
 
    我紧紧搂着孤竹的腰,在汗血宝马上疾驰,满脑子都是襄阳陷落时的杨过和郭襄。身后的讨伐大军呼啸着喊,孤竹无名,你真能为了一个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放弃盟主的宝座和一世清名吗?孤竹停下马,冷冷作答,她既然托重望于我,我又怎能负她?怎能负她?我喃喃重复,无论是为了责任、道德,还是旁的什么,有这句话,已足够了。
    孤竹把缰绳交给我,拔出腰间的归魂剑。此剑一出鞘,便须饮尽鲜血。剑影在夕阳下闪出一带寒光,我在这炽热的盛夏里,打了一个抖。
    率众人追击的是副盟主萧平,看剑出鞘,面色狰狞了一瞬,又转为轻蔑。孤竹怒发冲冠,一剑将要挥出,而萧平的声音却提前了一步,直直刺透那剑气,孤竹——你不去迎接阿雪么?孤竹的剑竟于此刻生生顿在了半空,那道剑气骤然向后退来,有人惊叫,小心!孤竹却纹丝不动。剑光过处,有人应声而倒,却不是孤竹,而是倒在他怀里的我。
    孤竹惊醒般问,你是何苦,何苦?
    我看着他,唇边渗出一丝凄美的笑意,我用尽全身气力,一字一句的说,孤竹大侠,你知道吗?许多年后,我还会记得那个流星纷飞的夜晚,那匹俊美神勇的汗血宝马,穿越红尘俗世,突破千军万马,尘土飞扬的停在我面前……
    屏幕暗了下去,我怔怔的泪流满面,我想说,孤竹,我知道阿雪是谁,只是看你的眼神,就能明白一切。
    关了机,我想,算了吧,那场美丽的暗恋。
 
    机房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站起身来,触摸到隐约的疼痛。机房门口,一个帅气的男生,正急切的向一个漂亮女生解释什么,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到那女孩气愤的声音,你每天在游戏里做你的孤竹盟主,两年后就能顺利拿到签证,飘洋过海了么?男孩子的声音则温软的央求,阿雪,我答应你戒掉Mud,好吗?
    ……
    我一步一步的踱出门去,沉重的像自己的心跳。我知道,曾令我泪流满面的故事,在孤竹的Mud生涯里不过是个小小插曲,就好像,在他和他的阿雪身旁,一个大二的小女生,也永远只能是个,擦肩而过的,路人。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