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往事如风(1)  

2005-09-28 16:19:02|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他是在QQ上,一个很庸俗的开始吧。 
  最先开始和他的老大聊天,巧的很,他老大的家就在我们学校旁边,算是有点缘分。刚开始拉老乡,就为了一个很庸俗的问题开始争吵,已经忘了说了些什么话,反正吵的很凶,最后对方用了很多我根本不认识的英文单词。这一次的不欢而散,直接导致了后面的互相不理睬。 
  也是当这个ID快要从视线中消失的时候,忽然ID的主人主动和我打了招呼,打就打吧,淑女不计小人过啦,为了表示宽宏大量我声称已经原谅了他,但是,这次的“他”已经换了一个人。 
  有时候想,如果知道这次的“他”会成为我命中的克星,那么就干脆加入黑名单算了,可是,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在遇到“他”之前,我曾经有过两次失败的网恋,曾经宣布过把感情和网络分家,可是,当“他”出现的时候,我的记忆、甚至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有人说网络让人们摘下了面具,表达出一个更加真实的自我,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应该是有点相像的人吧。 
  最起码,有一点是相像的,就是都爱开玩笑。 
  第一次聊天,我就给他留了电话号码,因为是长途,我想他不会相信,即使相信也未必肯打,可是,电话来的很快。 
  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两个人都呆了呆,不夸张的说,因为两个声音,都很好听。虽然并非首次和网友通话,但是,第一次,被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击中了,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真想从网络里寻找寄托的人,加上还没有从刚刚的一段感情纠缠中解脱出来,我不想做一个虚幻ID的俘虏。 
  于是,我发了一封愚蠢的mail给他,告诉他,很高兴认识这样一个gg,但是我并不想找一个北大的白马王子哦……云云吧,现在看起来,真是欲盖弥彰。 
                  
  玩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也许他觉得我很好笑,因此很快就回了信,告诉我他是黑马王子,而不是白马。 
  那时候经常上QQ聊天,也经常遇到他,这并没什么,因为在QQ上我是一呼百应的高手,而他,连公共聊天室也不去的,自然对我的风格大加倾倒,当时很精彩的对白,现在想起来,只是如同过眼烟云一般。(最后将有附录) 
  聊熟了以后,他让我叫他gg,不情愿的说,那时候并不愿意随便认gg,因为这句话,有太多人曾经说过,那时候是个疯狂的网络mm,每天的骚扰者不计其数,什么样的情话都见识过了,可是我抵抗不了这随便的一句话。 
  后来他给我发了让我失眠的第一封信,为了避免他看到这篇文章(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只写一个开头和结尾——-亲爱的欣欣:咱们是在网络, 这样的一个虚拟世界里认识的,就象你说的那样,咱们只是网友。说真的,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的过去和现在,而我同样也没有必要想你知道我的这一切。可今天,我真的哭了,而这些天里,哭哭笑笑, 打打闹闹,咱们从陌生人一直聊到比较知心的好朋友。所以,我就把我的一些故事讲给你听啦。 
  前天,也是我工作的第一天,我收到了母亲的来信。 
                  
  欣欣,虽然咱们还没见过面,可在我内心深处,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我跟你说的很多话都是在开玩笑,可这句话是真的。尽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可我已经决定不去看你了。还是让网线连接起我对欣欣,对我可爱的小妹,的思念和牵挂吧。 
  哥哥:××上 
                  
                  
  如果说谁问我最好的求爱方式是什么,我一定会说,是让对方失眠。夜深人静的时候,白天喧嚣的心灵仿佛一下子空了出来,可以让人好好思考,也极容易产生无限的遐想。 
  当我彻夜失眠,辗转反侧的时候,也是在自己编织的陷阱中步步深入,以至于不能自拔。 
  在他的mail里面,叙述了很多令人震惊乃至震撼的事情,对于我来多,这太多了,也太奇怪了,所有的光环加在一起,为我塑造起一个可以顶礼膜拜的偶像。 
  那时候开始了第二个阶段:煲电话粥。 
  那时候我正处于考托的冲刺阶段,每天下午都要到自修室做听力练习,而他的电话总是一个一个的接踵而至,常常是一套题没有做完,就把剩下的功课变成了电话聊天。 
  这个时候我还在拒绝他,有两次想挂电话,就大声对着话筒说:“咦?咦?怎么忽然听不见了?”然后就重重的挂上听筒,毫不留情。 
  冰层开始融化也是有次我心情巨差,就给他电话,结果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然后他问我,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大吃一惊,难道是自己的伪装不够到位?结果他笑了笑说,你用的是学校的公用电话,听筒里传来的背景音乐是轻音乐“古堡的早晨”,那首曲子常令我想起在乡下干活的日子,苍白的阳光打在残墙上,荡漾起一丝凄清的情绪。当你的声音连同这音乐传来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得到,你的悲伤。 
  对于我这样宿命的人来说,这番话,无异于开启了一道惊涛骇浪的闸门。 
                  
                  
  后来的电话粥就更加疯狂,而且总是在深夜,一个人端着电话坐在宿舍门口,倾听一个千里之外的人吐露心事,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人,似乎注定了与我有缘。 
  慢慢的,开始发现他是一个有梦想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总是具有一点危险的潜质,但是其魅力却令人无法抗拒。现在想来,其实自己本来也并不是一个完全安分的人,虽然周围的人们都认为我是典型的淑女,但那只能证明,人与人之间,是何等的难以相互理解。 
  所以吸引我的成分,除了灵犀的相通之外,还有这一点叛逆的火花,有些事情虽然听时很平静,却是极力掩饰着呼之欲出的狂喜和心灵深处的共鸣,因为我并不想表现得过于激动,女孩子的矜持嘛。 
  其实那时我在学校是上不了网的,只有每个周末回家的时候才能在QQ上见到他,这也是电话频繁的原因之一吧,但是,每周末的网络约会是不见不散的承诺。 
  还有点搞笑的是,他们宿舍的机子和ID几乎是可以公用的,所以我们约定了一个暗号,他每次上线的时候,说上一句:欣欣我不是人! 后来我觉得太过难听,就责令他修改,结果改的是——欣欣我是人啊。当时我每次都说,哎呀,原来大侠是人啊,失敬失敬了……时间久了,这样的聊天成了一种寄托,每当看到那个头像是灰色的,就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好像QQ上的其它好友都已经不存在,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个人。 
  可是,有一次当我回到家以最夸张的速度连上线,却看到这个头像始终是灰色的。在网络上,要丢失一个人,真的是很容易,我开始害怕起来,脑子里一片浆糊,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过去了。 
                  
  就在我濒于绝望的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QQ提示音,我甚至不敢去看是否是他,仿佛自己的一整颗心,都拿去了作赌注,这时竟然不敢看输赢。 
  结果我的运气还不错,这次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其实这个号码是他们老大早已留过给我的,但是我装作不知,就是想等他告诉我。 
  我当即下了线拨通电话,他接电话的居然是颤音,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考验而幸存……他告诉我,去看看信箱,那里有清楚的解释。 
  这次,是第二封令我失眠的长信。 
  原来,在我们约好的时间,他没有上线,是有意为之。他没有去哪里,而是在体育场静静地吸烟,在烟雾里思考我们的网络情缘是否真实,又是否完整。这时候他已经想到了分手,现在我知道了他最大的顾虑是害怕感情会妨害了他的梦想,而实现梦想所需要的努力又会使他无暇分心去照顾自己的爱人,但是那时候我是不明白的,我只是觉得奇怪,同时又十分害怕,在那等待的一个小时里,我已经发现了自己在这个人面前的脆弱。 
  而他的思考的最后结果,还是要对这段感情负责任,即使要分手,也不能逃避,而是要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开导我,那时候在他心目中我就是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伤害不得,也欺骗不得。 
  可是当他真正再见到我的时候,他的意志也已经屈服了,声音的颤抖,不完全是因为这大悲大喜的转折太过突然也太过仓促,也同时因为了他第一次发现感情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对于男人来说,爱情往往排在最后一位,对于女人来说,却往往是第一位。 
  但是,在某个特定的时期内,无论男女,感情燃烧的程度并没有差异。 
  当他决定继续这段感情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要见我。 
  有人说网恋最大的问题就是空间的距离,但是在当时,这将近1000公里的距离对他失去了任何意义。我并不愿意见他,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害怕那传言中的“见光死”吧。但是这时候的他非常固执,固执的他在西站嘈杂的人声里给我打电话,说他会直接到学校去找我。 
  我知道他有几个老乡是在我们学校的,因此他找到我并不困难,可是我执意要去接他,可能是受了他的影响,也变得格外固执。 
  那班车到达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半。 
  为了便于识别,他提出了好几个方案,比如拿报纸拿杂志啦,或者是打牌子啦,都是qw和kl见面时很常用的法子,但是我全部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我相信缘分,我相信命运,我相信,我一定能够认出他来,无需凭借其它的信物,而仅仅是,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