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2005-09-28 16:27:55|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闯进教室的时候,我汗如雨下。一身的网球服都没来得及换,若不是体育老师一板一眼缠的辛苦,身为英语课代表,怎会在学期第一节就迟到? 
  本想找个偏僻角落,神不知鬼不觉的藏身,推开门,却忽然发现全班都扭转了头,直直的看着我,盯得我头皮发麻,不得不鼓足勇气,抬起头直面老师…… 
  但是我急中生智的一千个理由都在脱口而出的一霎那卡了壳,原因很简单,我酝酿的全是中文。中文怎能对面前这位金发碧眼的欧式美男子倾盆倒出?在那双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天真好奇的凝视下,忽然呆若木鸡。——天地良心,学校绝没通知会有外教,那课程表上白纸黑字的写着:李晓文。 
  冷汗,一阵紧张。直愣到欧式美男子微笑着对我开口。优美浑厚的男中音,听来真是种享受,我心旌摇荡,却发现每个人都面无表情……想必和我一样,享受完了,才发现,关键的词儿,都没听懂。 
  不是因为我们听力太差,而是他的美国南部口音实在太重。 
                  
  真不知道第一节课是怎么熬过去的……别人可以浑水摸鱼,课代表却不得不挺身而出,充当翻译。硬着头皮从男中音里辨认一两个关键词,我额前的汗一点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了。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告诉他我是课代表,并且需要把他的自我介绍一点一滴翻译给大家听。 
  教务处只记得对中文一窍不通的外教能够锻炼听力,却忘记了英文也有地方口音。 
  害得我好苦,辛苦翻译的每个字,我都念得咬牙切齿。身边的外教忽然迷惑,你牙疼吗?蓝宝石忽闪忽闪,天真无邪。 
                  
  Simon就是如此不尴不尬的成为了我们的新任英文老师,为他翻译自我介绍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有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中国名字,叫李晓文。 
  下了课,他拦住拔脚欲逃的我,风度翩翩的念了一大通难懂的经,蓝宝石里全是感激之情。我一脸迷惑的摇摇头,认认真真的问,对不起,你在说什么?然后,看他一脸失望而去。 
  已熟悉了他口音的我,连听带蒙,知道他是为表感激,邀我共进午餐。但我自然不会领这个情,因为我决心已下,炒掉这个老师! 
  在这所台资私立高校,学生和消费者一样,具有某种神圣的权力,可以对老师评头品足。而大权在握的课代表和学委,就更具有发言权。本学期,我恰巧身兼二职。因此有条件也有义务,炒掉这个让大家晕头转向,更令我苦不堪言的老师。 
                  
  教务长听完我的满腹牢骚,沉默片刻,开了口,先和老师交流一下,行吗? 
  交流?我忿忿不平,语言是交流的工具呀。 
  教务长很冷酷的一挥手……我自有办法。 
  有点不甘心,难道周遭竟有英文远胜于我的世外高人?又难道Simon和校领导沾亲带故? 
                  
  直到第二天,偶遇Simon和另一位外教一脸郑重的交流……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世外高人竟是Simon的同胞。 
  而后,教务长竟一脸媚笑找到了我,欣儿呀,给你找了份兼职,我受宠若惊,连称不敢当。教务长大手一挥,家教,总没问题吧?我正欲点头称是,一回头,却忽然看到了那双天真无邪的,蓝宝石。 
  我在殷切期待的两个人面前已经说不出第二句话来,倒抽一口冷气,问,我教中文,还是英文? 
                  
  结果是悲惨的。教务长大手再度一挥,对我说,你负责教他,语言。 
  我差点昏倒——落入套中的无奈,让原本纯洁的蓝宝石几乎化身为恶魔。叫苦不迭,早知如此,又何必多事。 
  Simon虽不是个好老师,却是个乖学生。当我一言不发的递给他一份课程计划表,看到他开始一丝不苟的贯彻执行,对照标准美音练声,端起那杯他精心奉上的咖啡,居然开始为自己的本末倒置洋洋自得。 
  凭心而论,我是绝对指导不了他发音的,充其量不过起到一个监视器的作用。我对教务长的用心良苦心知肚明,便不甘寂寞的自娱自乐起来。譬如捧着一本时尚杂志呵呵而笑,再比如说对着帅哥的明星海报想入非非,甚至,即使叼着棒棒糖静静发呆,也能够百分之百的忽略掉身旁此起彼伏的噪音干扰。 
  第一次课程结束的时候,我打着响指夸赞Simon的勤奋,母语就是母语,Simon练习口语,就好像我们练习普通话那么简单。艳羡之余,倒为自己先前的鲁莽生出几分惭愧。 
  Simon笑的天真无邪,送我的时候便尽量字正腔圆的留下一句,希望从此之后,你都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愣了愣,忽然想起那个被我拒掉的饭局,原来他如此较真,心,忐忑不安起来。 
  回了宿舍却无端被一群好事之徒包围,个个一脸坏笑的盘问,和帅哥近距离接触,有没发生什么故事哦?我迟钝了半天才发应过来,她们说的居然是Simon.顿时满脑子都是他抑扬顿挫的ABC,至于其他么,我只用了三个字,便成功的让大家一哄而散。他帅么?我反问。 
  问归问,我毕竟还是得承认事实。Simon若肯扔掉那身牛仔衫,换上套正规点的休闲服什么的,绝对是一流白马王子的形象。可惜他不肯,不然不会让家里的西装在最不起眼之处落灰。这么遗憾着的时候,我奇怪自己怎会注意到这等细节。 
  饶是如此,装束随意的Simon还是吸引了众多莺莺燕燕众星捧月。课上课下,我冷眼旁观百花丛中的他,看那一双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是如何变成了似懂非懂。禁不住幸灾乐祸,在这个班里,我自信最能听得懂他的南加州口音。但我始终一言不发,看闹剧收场——我高兴。 
  好戏不长,Simon却彬彬有礼的微笑致意,高大的身影挤出包围圈,径直投奔我而来,忽然一哆嗦,不会要我做话筒,为他和众位美女传情达意吧? 
  这么一想,紧张的几欲晕死。千钧一发时,那纯真友善的蓝宝石已至眼前,熠熠生辉,一句半标准的英文过后,桌上已多出盒磁带来。Simon前脚转身,后脚我便被团团包围,是什么?语气和眼神都透出艳羡…… 
  头皮发麻,我忽的怦然心动,带着点恶作剧的语气,大笑一番后,在周围的紧张空气里,一字一句的答——没听出他在说什么。 
  不是故意遮掩,但我不知为什么就不想把真相坦白——其实,那盒磁带,不过是他应我要求,交来的发音作业。 
                  
  我抱着厚厚一摞作文,走进Simon的蜗居,Simon笑容满面的迎上来,xing你好。 
  我不去计较他把我的xin拼成xing,把作业塞给他,环顾四周,似乎比上次整洁了些,角落里蒙灰的西服也不知去向。透过豁然敞开的窗,阳光明媚。我心情大好,Simon却愁眉不展。我瞄了瞄欲言又止的他,问,是不是需要我帮忙批改作业? 
  当惯了学委,我知道每个老师都会请人代劳,对乱七八糟的作业批量处理。但Simon却偏不,他甚至要求我和他一样,认真去读作文里的每一个字。真是傻的可爱。 
  我想要提醒他,如此苛刻,是很难有学生肯主动帮忙的。但我没有,因为我发现作文里充满了阿谀肉麻之辞,甚至,说某几篇是赤裸裸的情书都并不过分。这帮丫头的大胆坦率,令我惊讶。 
  幸灾乐祸的想,不知Simon看到这类表白,会如何作想? 
  于是抬了头看他,看他沐浴在阳光里的金发碧眼,竟如童话里的王子那般精致透明,赫然一个赏心悦目的洋娃娃。 
  在我的逼视下,Simon却没脸红,而是勇敢的抬起头,神色怪异的问,你爱看手相? 
  忽然想起那篇作文,我写了“Palm Reading”。 
  于是,面前多了一只苍白纤秀的手。 
  我只看了他的手掌一眼,便嘿嘿而笑。爱你的人已经出现,你爱的人却咫尺天涯。话一出口,我便后悔莫及,这似乎是某种暗示,但无辜的我,的确是按照纹路的指示而言,天地良心。 
  Simon没有笑,手相真是神奇的科学,他喃喃自语。然后偏转了头问,想不想知道,我中文名字背后的故事? 
  我根本来不及摇头,他就已经开始了叙述,幸好,这次用的是尽量标准的发音。 
  从他的叙述里,我听到了一个爱穿白色旗袍的阿姨,台湾人,是他在教会学校的老师。Simon带着点自嘲说,若不是她,从出生到六岁都几乎不会讲话的Simon可能连后来的南加州口音都没能学会。 
  中国女子总是善于用爱心去帮助自闭的孩子,我插嘴说。 
  Simon呆呆的看看我,眼神忽然有点不对,我立刻噤若寒蝉。 
  这个阿姨除了教课,就爱给学生看手相。她怎么给你看的?我忽然来了兴趣。 
  她说我的爱情远在天涯。Simon摇摇头,一副想要叹息的样子。 
  我所了解到的Simon的故事,几乎都是道听途说的,因为那帮丫头显然比我要敏感也要八卦。我知道他的大学老师当时问班里的十三个人,谁愿意去中国?举手的只有两个,于是他如此轻易就到了这里,成为了我们的外教。我听到这片断的时候忍不住骂了一句,该死的,既不用考托,也不用考G! 
  Simon看了我一眼,你说对了,爱我的人就是跟着我来到中国的Lily,我的同班同学。 
  她人呢?我好奇的问,没想起学校里有年龄相仿的美女外教。 
  回国了,Simon面无表情的说。 
  为什么?我夸张的叫,爱在他乡,才是相依为命啦。 
  因为我告诉她,我找到了一个和那个阿姨很相象的女孩。Simon不动声色的说,我却忽然呼吸困难。 
  自作多情、自作多情……在心底默念到第100遍的时候,赫然发现Simon的手指已靠近我的肩头! 
  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不顾一切的闭上眼睛大叫,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中文名字,为什么叫——李,晓,文? 
                  
  Simon呆了一下,手指在空中嘎然而止。 
  我松了一口气,傻笑着说,这名字不但好听,而且正宗。 
  是吗?他高兴起来却又黯然下去,这是阿姨丈夫的名字,丈夫出车祸丢下阿姨自己,她却把这名字给了我。 
  心底忽然有点堵,我怔怔的问,你的阿姨,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呢? 
  她是个美丽的女人,指尖很温柔,每年新年,都会包饺子给我吃。她给我讲了许多中国童话,我最喜欢听其中那只猴子起义的故事…… 
  我忍俊不禁的打断他,是孙悟空大闹天宫吧? 
  Simon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我又忘记了猴子的姓名。天真纯善的笑,让我终于彻底忘记了他企图不轨,而是一脸兴奋的告诉他,我也会包很美味的饺子哦。 
  加班加点改完了作业,出门时,已是华灯初上。Simon提起他阿姨时那带点甜蜜的伤感,忽然不知触动了我的哪根神经,虽然,我们什么都没说,我却隐隐不安。 
  虽然我可以对着那群严阵以待的小女生,一脸若无其事的说,今天的二人世界运行时间为,三小时零七分。但我不可以欺骗自己,绝不。 
  正巧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要我请假一周回家帮忙装修。我若获大赦般欣然应允,临走前,我想了想,还是委托了教务长转告Simon.一周假期平安结束了,老妈忽然问我,你们新来的外教是不是很年轻?我吓了一跳,忙不迭摇头。老妈笑了笑,这几天,你怎么一直谈论到这个人? 
  神思恍惚的回到学校,第一节课,Simon不见踪影,却换了个澳洲来的中年女子,不知怎么的我就坐立不安了,同桌看穿了我似的凑过来坏笑,Simon说可能要回国修完学分,学校给批准了。他昨天刚走的,不知还会不会回来? 
  我大惊失色,全然忘了自己曾千方百计想要把他炒掉。 
  发下来的作文上,赫然批着几行漂亮的英文花体,我看了第一眼,就跑出门去——那是Simon的通信地址。 
  提起笔,竟然不知说什么好。最后那诺大的信纸上只有几个字——冬至快到了,回来尝尝我包的饺子吧。 
  这承诺并不遥远,冬至那天,我们租下了整个食堂,到处都是生粉的味道,我心不在焉的擀着皮儿,没提防有个人接过了我手里的擀面杖。干吗呀?要跟本姑娘比吗?我不服气的嘀咕,抬起头,被一脸风尘的Simon吓的面如土色。Simon似笑非笑的说,我们比比看谁的速度快? 
  我以为那封信是玩笑,现在才知道,心底的期盼,竟是认认真真的。 
  更令我吃惊的是,Simon擀起饺子皮儿来,速度竟不亚于我,既快且好,一副训练有素的模样。 
  不能输,我咬咬牙,要对得起围来的观众。Simon的手忽然停了,直直盯着我的脑后,转过头左顾右盼,没人呀,正纳闷,却觉得头上一沉,“呀”的一声叫出声来,Simon竟然把整个一大面团,扣在了我的头上! 
  妈呀,原来他也会这么骗人! 
                  
  冬至和圣诞节紧紧相邻,大锅煮饺子的热闹快乐前脚刚走,平安夜舞会的宣传海报便在学校里大事张扬起来。 
  就在我和宿舍张牙舞爪讨论平安夜如何饕餮狂欢的时分,辅导员却一脸媚笑的亲自上门找我。 
  欣儿,晚上的活动,有没有考虑把Simon算进去?她倒开门见山。 
  有啊,不过是分配在男生那边的,我小心翼翼的答,为了坚持这个决定,我已不知被那帮丫头痛扁多少顿。 
  辅导员却忽然笑出几分诡异,欣儿啊,是这样的,按照Simon的计划,下学期他要回国读书,但是下学期本系打算开设一个英语沙龙,和英语系竞争。沙龙的贵宾嘛,学过商业的Simon是最佳人选,所以…… 
  要尽量挽留他?没问题!我们会尽量哄他开开心心,最好能忘了回国这码事,我干脆利落的答。 
  哎呀欣儿,你真还真是善解人意,难怪Simon……她忽然打住了不说,在我狐疑的眼神里讪笑。 
  而后,她神情紧张的勘测一下地形,冲门外大喝一声,偷听的丫头们都后退三尺了啊,不然看我扣你们操行分! 
  一阵悉悉簌簌,夹杂着抱怨声渐渐远去了。辅导员望着我尴尬的笑笑,欣儿,晚上你单独邀请Simon怎么样? 
  单,独?我差点跳起来,为什么?!想起最近已经满天飞的流言,我不由惊叫起来。 
  是这样的,辅导员首先示意我轻声,其实我们早就考虑给Simon找个partner,让他在学校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现在各种迹象都表明,这个partner,非你莫属了。她拍拍已然目瞪口呆的我的肩,就交给你了! 
  那帮丫头一拥而入时,所能看到的,就是张口结舌的我,对着心满意足的辅导员之背影,好不容易才憋回去那两个字——“色诱?”我真的很想问。 
  圣诞舞会出乎预料的美妙,学生会那帮人居然也情调了一番,用什么“假面”来煽情。我却只和同学跳了两曲就觉得索然无味,坐在远处旁观众人的热闹,七上八下的想,电话里说得那么含糊其辞,Simon除了时间地点什么都没听清,是否还会到场? 
  望穿秋水,也没见到Simon的踪影,心里不知是如释重负还是怅然若失,若没有那该死的辅导员从中掺和,我想我原本会很开心。 
  若做他的parner,有点被迫从了的不服;若不做,却又心高气傲的不甘。潇洒如我,竟也会两难。幸好他没来。 
  我戴上面具,情绪都在那一刻隐藏了起来,我开始像一条蛇,在舞池里流窜,我找到了一个最默契的舞伴,然后把Simon丢在了脑后。灯光暧昧的散射着,主持人的声音传入耳中,在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的时刻,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最心仪的partner,许下自己的圣诞心愿。 
  似乎提醒我注意起什么——心里忽然空空如也,Simon呢?Simon呢? 
  还差三分钟十二点时,全场的音乐嘎然而止,主持人用非常魅惑的声音说,现在请我们的特约嘉宾,Mr Simon,选出另一位幸运嘉宾!我眼若铜铃,呆呆的看着身边的舞伴冲我嫣然一笑,大大方方的走上了舞台。天哪,他几时戴上了假发?! 
  更令我晕眩的是,他的假面和我的心照不宣,竟一个是王子,一个是灰姑娘,倒怎么看怎么符合了现场的身份! 
  Simon则不动声色,微笑着打量台下芸芸众生,每个冰冷麻木的面具背后,你能看出什么? 
  他指着我,对主持人说了什么,主持人愣了愣,旋即笑曰,对不起,您说什么?全场哗然,待到Simon重复第三遍时,我忽然心底一热,做了我这辈子最冲动的一件事——冲上台去对Simon说,我知道,我就是你要的那个人! 
                  
  至今我仍然认为,这一时的冲动让我大学期间小心维护的淑女形象一扫而光。 
  尽管那及时响起的钟声完全淹没了我的声音,尽管沉溺于许愿的大家或许未曾注意我的失态……但有一点是千真万确的,就是Simon一字不差的听到,并且听懂了我在说什么,而我情急之下,竟用上了给Simon看手相时的那个有歧义的字眼——“the one just for you”! 
  许愿的那一刹那,我看到Simon泪流满面。 
  虔诚的信徒,在神的面前会留下什么心愿? 
  第二天,我找到辅导员,丢下一句话,Simon的partner,我做不来。然后一言不发的扬长而去。我做不到,欺骗自己,也欺骗他。 
  但Simon的家教,我却不得不坚持到底……于是我学会了在他清澈的目光里心如止水,与其无言以对,不如把心思如数收回——我决定教Simon汉语。 
  听到我郑重的宣布,Simon笑的灿烂,然后是生硬的四个字,“我、会、汉、语。” 
  我大跌眼镜,几乎叫嚣起来,你骗的我好苦?! 
  他嘿嘿一笑拿出了一本练习册,都是你写的,我欣喜若狂的想自己该可以偷懒了,却只翻开看了一眼就面如冰霜,看来都是那位台湾阿姨亲自教你的了? 
  Simon讪笑,我却长叹一声……早该想到,他所学的,都是繁体。 
  于是Simon在学习的过程中会不厌其烦的问,为什么这个字和那个字相差那么远呢?为什么写法不一样念法却相同呢?直问到我怒目而视,方才作罢。 
  上到第二课,标题是,“我爱我的祖国”,Simon看了看我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这个“爱”字——是不是写错了?我眼睛一瞪,Simon却理直气壮起来,你看,中间明明少了一个心字!哦……我无奈的看看他,忽然灵机一动——是因为爱的人会不够用心嘛! 
  哦!Simon恍然大悟的样子,盯着那个字看了又看,全没看见我暗地里偷笑。 
  耍点花招骗这个傻傻的美国孩子,是我接下来一个月里,最快乐的事情。这快乐足以令我忘却他越来越可疑的眼神。我会经常没心没肺的提醒对着我发呆的他,先生,请回答老师的提问,装作全没看见他如梦初醒的窘迫。 
  转眼到了期末,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Simon解释清楚,他的作文课必须进行闭卷考试,而不能用作文来评分,这是学校的明文规定。但他却不顾一切的找到了校长理论,并且居然赢得了校方的支持。这真的是怪事一桩,我一直纳闷,以Simon的口语,如何能把这件事情说得清楚? 
  Simon的作文题目令人大跌眼睛——谈谈你和另外一个人的“爱”的故事。看着那帮孩子对着作文题发呆,我朝Simon扮个鬼脸……这家伙,还真的较了真儿! 
  在作文里,我使了个小小的诡计,通篇都用“他”来代替那另外一个人,手相、星座、流星雨,这些时尚的碎片,都被我从杂志上偷来,原封不动的安了进去。 
  交卷的时候,我得意一笑,看来这次本班的最高分又非己莫属吧。Simon却一脸认真的拦住了我,且郑重其事的作了个揖,全班哗然,都抬起头来看我俩。我窘了半天,听完他的长篇大论,不得不闭上眼睛,才有勇气说出自己那句最经典的台词——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我茫然失措的冲出门去,才发现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雪花。深呼吸,让自己更清醒些,Simon,教我如何相信你,远在彼岸的你的“阿姨”,为了见我,一夜之间便来到了中国? 
  我不是傻瓜。 
  那是Simon的最后一堂课,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却在成绩单上看到了他的附言——Xing,看到你的作文,我明白了三件事。第一,你拒绝我,是因为心有所属;第二,原来平安夜所许的愿,也会不灵验;第三,我的话,我知道你不是没有听懂,而是因为,你不够用心! 
  拿着信,我忽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直到夹页间那张照片飘然而落,那是一袭白色旗袍的女子,同Simon的合影,那女子的眉目,倒真和我有几分相似。我笑了笑,却有什么滚烫之物,滴在照片上,让我隐隐作痛。我对着照片上的Simon叹了口气,其实,我不仅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一直知道,你要说什么。 
                  
  多年之后,回忆起这段青涩的时光,有人问我,这算不算初恋?我竟不知如何作答。只是笑着闪烁其辞,我是个天生的傻瓜,非要等机会从指缝里溜走了,才后悔不迭。这世界上,和我一样的傻瓜,是否不计其数?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