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烟熏的爱情  

2005-09-28 16:32:16|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友情到爱情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它的返程,却步履维艰。
    ——题记
    
    坚是我在整个高三时,打交道最多的一个男生。不是因为他高大的身材引起了我的注意,也不是他潇洒的外表得到了我的青睐,而是因为,每天,坐在他身后的我,总能闻到前方飘来的浓浓烟熏之气,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我根本无法安心去解答堆积如山的习题。在频繁的纸条传递被证明无效之后,我只好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涉。
    ——同学,吸烟有害健康。
    ——是我自己的健康。
    ——科学证明,二手烟对周围的人更加有害!
    ——那么你尽可以离的远一点,比如,坐在别人的位置上。
    ——你不可理喻!真不明白,班里怎么会有你这种瘾君子?
    ——小姐,请你说话尊重一些,我只是吸烟,而并不是吸毒——
    ——吸烟等于慢性自杀,和吸毒有什么分别?
    ……
    就这样,我们的首轮交锋,大吵之下以我的失败而告终。他一如既往,甚至是变本加厉的用烟雾缭绕来打发自己的时间。我简直怀疑他是故意的——只为同我的强硬和不满针锋相对。
    于是我不得不收起书包,满心耻辱的到处流浪,幸好班里经常有旷课在家复习的同学,使得我勉强具有栖身之地。矛盾也曾经一度为之缓和,尽管我见到坚那高大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在背后咬牙切齿、深恶痛绝。
    在模拟考试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回到课堂,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包括垂头丧气愁眉苦脸的我。在那种发酸而纯厚的“金芒果”熏陶之下,我昏昏然看着试卷上的考题,头脑渐渐僵硬麻木。越来越危险的状态使得我怒不可遏,望着怡然自得的前排的坚,我终于火山爆发,这也是我们的第二次交锋——
    ——同学,我需要良好的空气来安心复习。
    ——空气很优质啊,“金芒果”价格昂贵,可不是普通过滤嘴。
    ——但是我更希望空气清新纯净,没有任何烟草的气息。
    ——对不起,吸烟是我的习惯。
    ——没关系,流浪是我的习惯。
    我一言不发,背起书包到了邻班,虽然课程进度有所不同,但是那里清洁的空气让我如释重负。我甚至不愿意再和坚多说一句话——对于一个丝毫不为旁人考虑的人,每个字都是浪费。
    三天之后,一脸憔悴的坚找到了满面冰霜的我——
    ——希望你能回去。
    ——怎么了?良心发现?
    ——我已经开始戒烟了,是真的。
    我开始抬起头,半信半疑的打量那张胡子拉碴的脸,凭心而论,坚并不算难看,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二字,只是可怕的烟瘾把整个人熬的疲惫不堪,脸上隐隐泛出青白之色。原本满腔怒火的我,忽然有了几分怜悯,便平心静气的给他讲述起一番香烟如何如何有害的大道理。他带着几分诧异望望我,忽然冷冷的插嘴:“你回去上课吧。”便转身而去。
    为了最后的复习冲刺,我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烟雾果真淡薄了许多,我开始如鱼得水。我甚至对埋头不语的坚,生出了几分友好,毕竟他终于听从了我的劝告,和害处无边的烟瘾挥手作别。
    可是,坚越来越频繁的哈欠声让他的成绩每况愈下,这种精神状态也引起了老师的注意。终于,在一次紧张的模拟考试中,公然呼呼大睡的坚被老师愤怒的叫醒,然后带入办公室做“重要思想汇报”。坚的低头不语令老师火冒三丈,几乎想要把他当场除名。
    我讶然,这个曾经令我万分厌恶的人,面临如此严重的危机,而我却没有半分幸灾乐祸,只忽然间觉得,一十二载的寒窗苦读,假使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真是人生最大的悲哀。那天黄昏,看到金色夕阳下默然伫立的坚,我第一次没有任何火药味的试图和他交谈——
    ——成绩的事情,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全在于个人的努力。
    ……
    ——老师的话,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他也是为你担心,恨铁不成钢。
    ……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帮助你,把成绩提上去,我们一同努力好不好?
    他看看我,眉宇间有不屑也有怨恨,忽然白了我一眼,掉头扬长而去。他甩下一句话在脑后:“管好你自己吧。我不需要帮助!”
    我愤然,愤然中还带着一点耻辱感,我主动的帮助竟然被对方斩钉截铁的拒绝,毕竟不是一件很光荣体面的事。我决定继续对他漠然,甚至敌对,谁让他如此不善解人意、毫无礼数?
    但是,我似乎已经没有了这个机会。
    接下来的一周,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踪迹全无。
    我曾经以为是淘汰严格的学校把他筛选出局,但是看到老师那张焦灼而愤怒的脸,我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就是,他自作主张的旷课一周,对家里谎称住校,然后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不知去向。
    家里一气之下报了警……经过大搜捕,在郊区的一间小小平房里面,找到了蓬头垢面、包围在烟灰里的坚。这件事情成为了学校的话柄,而坚,则成为了一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年。学校不想小题大做,便草草一个通报批评了事。于是,我见到了回归课堂的坚。几天不见,他似乎清瘦了,但却依稀有了很久以前的神采奕奕,以及那丝明确无误的“金芒果”的咸酸之气。
    我是一个憎恶香烟的女生,所以,我很难对再度堕入烟雾之中的坚产生任何友好,即使他开始积极主动的和我讨论难题,并表现出强烈的合作精神。谢天谢地,对我表示理解的老师,立刻用调换座位这样的实际决定,解决了让我头痛的难题。所以,那天早上,当坚兴高采烈的背着书包走进教室,一眼瞥到后座上换了的人,忽然大吃一惊,同时环视四周,寻找已然丢失的我。当他的视线和我相触碰的时候,那眼神多了一丝复杂的茫然,一点淡淡的哀怨,我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头脑忽的一阵迷乱,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接到了坚写来的一封信,信很长,是在第二天骑车上课的途中他亲自交给我的。当时,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我还以为是认错了人,因为我们本来并不顺路。于是我堂而皇之的疾驰而过,直到他飞车追上我,拦住我的去路,气喘吁吁的递给我一个信封。在他的眼里,我看到了燃烧的火焰——我被这火焰吓得倒退两步,屏住了呼吸,呆呆的看着长叹一声远去的他。
    坚的信让我大吃一惊——假如一切属实的话。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高考的可怕压力,当成绩平平的坚来到这个全省最好的高中,只有加倍的努力,甚至熬夜才能让他保持一个中等的水准,他在不得不忍受的彻夜煎熬里学会了抽烟,用那份烟雾缭绕来支撑自己困倦的神经,直到不知不觉的对这种烟熏的生活产生了依赖,一支、两支,逐渐发展到了每天都要用半包香烟来提神,否则就困倦不已,流泪打呼。这种欲罢不能的生活让他自责,却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作息规律,他必须每天在深夜里点燃一支烟,静静的思考和过滤白天的知识……他知道这是一种慢性的折磨,却在亲朋好友的劝告之中不能自拔。坚告诉我,他的离家出走并没有什么太特殊的原因,而是由于戒烟的痛苦和疲倦让他不堪忍受,所以才选择了到一个远离闹市的地方去好好复习。眼前文字晃动,我却忽然发现了,作为一个可怜的中毒者,坚并没有别的选择,他至少需要熬过这段黑暗的最后冲刺,才有时间去考虑逃离这烟熏出的混乱。慢慢的继续读下去,我才发现,坚尝试戒烟的真实原因。是的,他是为了我而戒烟的,尽管他曾经如此不在乎我的吵闹,可是他在这种吵闹和提醒之中发现了他的习惯,习惯于我熟悉的清脆的抱怨,和忿忿不平的眼神。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喜欢上我,而且着了魔似的怀念那份吵闹,他戒烟的决定由此而生,但是却没有足够坚强的意志贯穿始终。
    我想,那封信并不能够算作一封情书,坚只是在对一个朋友倾吐他的心声,因为他并没有要求我回到原来的座位。可是,当他开始频繁的邀请我出去玩,并且从此每天清晨在我的必经之路上等候,我开始知道,他或许是认真的。
    
    
    其实,在班里,坚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从不主动和女生搭讪——女生也往往由于他身上的烟味敬而远之。我相信,那封信里表白的内容,不知是他如何努力的鼓足勇气才下笔写出的。只是,这个时机选择的太不恰当了,在巨大的升学压力面前,我想,我们都不是自由的。而且,对我来说,坚不过是个朋友,他的信让我感动但是不代表有感觉,所以我对他的态度仅仅限于:友好。
    高考的复习紧张如故,坚的烟瘾亦如故,对他的这种依赖和这份无奈,我理解,但并不支持。提高成绩的方法有很多种,我不相信,吸烟是唯一的选择。
    所以更多的时候,原本想要接受他邀请的我会忍不住转过身去,皱起眉头,在一脸期待的他面前不愿接口。如果说,曾经被他拒绝过一次的我想要报复,那么,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算。只是,他对我的感情,究竟还没能比得上他朝夕相伴的香烟。
    当黑色七月一步步逼近的时候,我集中了全部的精力去迎接这个挑战,而那双烟雾缭绕的眼睛,终于被我抛在了脑后。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各科老师的细心叮嘱,以及班主任的谆谆教诲,而不是那封漫长的信……
    考完最后一门物理,整个人象虚脱一样,冷汗直冒,根本就没注意到外面下着雨。从另一个考场冲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塞给我一件雨衣便转身飞奔,我不用抬头,就知道那是坚,和我一样忽然自由的坚。只是,他没有我那么投入,所以还记得用雨衣来遮挡风寒。
    刚刚结束的高考让我身心俱疲,自然而然的和坚开始了胡天胡地。在大风车狂放的音乐声中溜冰,或者在烈日炎炎中去看一场解暑的《水世界》,还是在近郊坐上他的摩托一路疯了般的撒野……我很开心,因为坚在陪我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了那丝被烟熏出的淡淡酸味,坚也同样开心,他不认为二度为我戒烟是种牺牲,毕竟,失去了高考的压力,也到了一个需要解脱的时候。
    曾经苦口婆心劝他戒烟的家人喜出望外,极力赞同我们出去胡闹,只要能让坚不再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烟雾缭绕之中。我笑,我对坚说要我们的友谊常情,坚却笑着回答,让我们一切顺其自然。
    如果再来一次,如果还是这样顺其自然,我不知道,故事还会不会发生。总之在一个飘雨的黄昏坚再次向我表白,很直接的要求我做他的女友。我一脸懵懂的看他,在此之前,我并不太懂得爱情。我同样也不忍心拒绝一个真诚的朋友那份炽热的爱,我于是犹豫的说,也许,可以试试吧。
    其实,如果能够改写这句话,或许我更愿意说,做朋友不好么?只不过,天真幼稚的我,那时候并不具有检验爱情的阅历,以及分辨爱情和友情的能力。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坚却为我糊涂的决定而剧烈燃烧了,每天傍晚,他都约我散步乘凉,而每天都用一些甜蜜的誓言来加强我对爱情的信心。可是,当他第一次拥抱我的时候,我却暗暗心惊:那种奇怪的感觉,让我觉得,我的生活里,一定有什么错位了。
    
    高考成绩只是差强人意,他去了本市一所校纪严明的军校,而我则被本市一所大学的热门专业录取。
    我的学校是新校区,座落在偏僻的远郊,不方便的交通让我只能在每周末赶回家度假。从此开始了两地的别离,不知为什么,对不远不近的坚,我并没有多少牵挂,而只是重获自由般的长松了一口气。然而,这种自由感并没维持多久,刚刚报到的坚,在强烈的思念煎熬下从学校偷跑出来看我,再次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坚在我的学校待了三天,住在条件恶劣的招待处,当他十分不情愿的接到父母的电话而和我告别,我还不知道,在他父母的百般恳求之下,学校里已经从轻发落,对坚做出了严重警告的处理。
    而后,每个周末,我都会接到准时的电话,看到雷打不动的他,手持一束红玫瑰站在我们等车的车站。很多时候,车站上只有他一个人,冷冷的风雨吹过,他却没有半丝退缩。班里的女生都一脸羡慕,说我有这么帅气也如此温柔的一个男友,夫复何求?我默然,这个对我有求必应的男孩子,真的是我命运里的那个人吗?慢慢退潮的激情过后,我冷却的想,没有火花的爱情,到底是不是爱情?
    虽然远离了香烟,坚却并未对它们深恶痛绝,他会时常变魔术般的拿出两个精美的烟盒,让爱好收集小礼品的我爱不释手,他会偶尔静静点燃一支细长的女式香烟,在清香的烟雾里静静的说:“我的爱,就象一支默默燃烧的烟,期望用不动声色的细枝末节来熏染你的心,让它慢慢带上属于我的颜色。”我不以为然的笑笑,我讨厌烟,讨厌吸烟的人,也讨厌那份,烟熏的爱情。
    所以当我们的爱情越来越沉重的时候,我几乎为这种不自由而窒息。在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大雪几乎淹没了整个城市,依赖于国道的学校班车和长途汽车一律停开,焦急的我们只能祈求太阳快点给个笑脸,把皑皑的白雪融化了给我们一条回家的路。当公交公司特派出的一辆豪华大巴缓缓开进校门的时候,我们几乎提着行李,在欢呼声中一拥而上。那时候,我把所谓的相依相伴的坚,完全丢在了脑后。
    深夜,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吵醒了我,是坚打来的,他现在在我的学校!他是千辛万苦弄来一辆转车特地去接我的,却不得不面对着人去楼空的结果。我吃了一惊,我听到了他的万分失望,我只能连连道歉,可是他的奉献,只让我觉得沉重。
    他最后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在乎我?”我一惊,默想了一会儿,终于说:“其实,我们并不合适……”我忽然听到话筒那头传来的巨响,那是话筒坠地的声音,坚没有再说话,但我忽然觉出了那份沉痛和伤悲。
    然而,然而,我始终不能背负着感情的债来渡过一生。
    正式分手的那天,他无奈的看看我,如同欣赏一种并不属于自己的美丽,他淡淡的告诉我,其实,那天,他只不过想为自己的愤怒寻找一点理由,却没有料到,我忽然给出了一个坦白的事实。最后,他当着我的面,点燃了一支香烟,那浓重的气息让我无话可说,我知道,当他改变一个冰冷爱人的尝试最终宣告失败,我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失去了发言的资格。当爱情的前提不复存在,我的任何规劝,还有什么意义吗?
    看着他逐渐淹没在人海里的背影,我忽然想起了他所谓的爱情,原来,那种淡淡熏来的爱情,毕竟还没有能渗透我这颗冰冷、僵硬的心。
    
    从友情到爱情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它的返程,却步履维艰。分手之后,坚不但重新拾起了香烟生涯,而且酗酒成性,他会在酩酊大醉的时候抱着陌生的女子哭泣,然后来者不拒的发生一夜情;他也会在网络上随心所欲的向天真的少女叙述自己的初恋故事,骗得对方的同情和信任;他会忽然打电话找到我,在我的亲切问候中把我骂的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坚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堕落的男子,真的还是当初手捧红玫瑰一脸灿烂的他吗?
    一年之后,当坚决定远赴日本的时候,我再次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可以从那段错误情感的阴影之下摆脱出来,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在临行之前,坚再次给我上了一堂课。他带着一个日本女友,跑来我们学校,让几乎整座楼的人都知道,我是为了飘扬过海而和他在一起,又因为不能实现这个目的而弃他而去。幸好,我是个很无所谓流言纷飞的人,当我出众的才华开始在集体里光彩夺目的时候,那些谣言,都被我丢在了尘封的旧事里。
    我想,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在爱情和友情之间,迷失了方向。本来可以平静而欢乐的友谊,却由于打破了一个界限,变成了无药可治的创伤。在读到别人的初恋文字的时候,我会发现,这种创伤,不仅永远留给了坚,也留给了我自己,让我失去了一个追求完美的机会。
    我烧掉了坚留给我的所有的烟盒,就好像彻底清洗去那段谬误的爱情。我依然讨厌香烟,我痛恨那种烟熏的气息,当我怀念异国他乡的坚的时候,宁愿把他回归到表白之前那个纯真热情的朋友,而不是那份,缠绵细腻却也沉重如山的,烟熏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