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同心圆的距离  

2005-09-28 16:32:51|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全校大会上。校长抑扬顿挫的宣布,这个其貌不扬的蓝衣男子,从此就是历史教研组的组长。她留了意,却不是因为自己是历史组的实习老师,而是有人悄悄在她耳边煽风点火,“知道吗,这就是那个北大的高材生,因为受到妻子的株连,才被发配到我们县来……”她抬起天真的眼神看他,黝黑瘦削的他,恰好触及他若有所思的视线。他含笑点头,她却茫然失措。 
  她和他是两个故事里的人物。她是个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他是个坎坷曲折的下乡知青;她来自坐井观天的小山村,他来自四通八达的大城市;她情窦初开,他已为人夫若干年。 
  那个时候是1973年,她的青春刚刚拆封,炽热情感欲喷薄而出,而他的少年心气,已在红尘俗世里,渐渐冷却。 
  于是她想,那个传奇里的他,和自己,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吧。 
  她的实习期结束,顺利留校,他亲手为她戴上一朵大红花。她甜甜的微笑,被远方乡亲们称为飞出山窝的金凤凰。在他亲切的鼓励声里,她心花怒放。 
  那天她听到了更多关于他的传闻,他如何放弃了前程似锦而选择了至爱之人,如何从优秀学生干部沦为农场改造分子,如何在偏远地区辗转流放却无怨无悔……无形之中,她对他从敬畏,转化为敬佩。虽然她还只是在他和别人讨论时用心聆听,从不敢自己上前请教,但她会在遇到他睿智的目光时腼腆的低一低头,然后弥漫开小女生的惊喜。才华横溢的他,是全校瞩目的焦点,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又如何高攀得起? 
  然而,平行线是否会相交,在那个时代,往往取决于偶然。 
  那天,她拿了一份教案,去请教一个熟悉的老师,进了屋才发现那老师不知去向,坐在旁边等的,却是他。她怦然心动,小女生的心思微妙。他一眼看到了她手里的课本,微笑着问,有什么问题吗,可以问我。 
  他细致入微的为她解答,连每个历史细节都分析的那么绘声绘色,她的拘谨渐渐消失,低下的头慢慢抬了起来,腮边甚至有了一丝笑意。他口若悬河,兴致勃勃的翻着书,手指无意触碰到她的鬓边,两个人都触了电般的后退一步,不偏不倚这一刻,有人挑帘而入。 
  她第一次领教了人言可畏。事实经过几番改写,便顺理成章的面目全非。流言传到了他妻子耳中,更是一场轩然大波。那时候他的岳父岳母即将平反,十年的卧薪尝胆,便在黎明将至的一刻,出现了危机。他不动声色的面对妻子的谴责,沉默的坚持,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又何必解释?但更多的人,会把这沉默看作是默认。 
  他妻子一气之下只身回了京,两个月后,寄来一纸离婚协议。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因为他没有倾诉的习惯。愧色满面的她,此刻远远躲在角落里,自顾不暇。 
  婚姻的承诺如此来之不易,破裂起来,却快的惊人。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时候,谁还记得,他所付出的,是否值得? 
  只有她哭成了泪人,心灵被那份愧疚折磨得隐隐作痛。看着他一夜之间两鬓斑白,苍老憔悴,她忽然有了某种冲动。 
  她不顾一切的冲到他面前说,我们结婚吧。 
  她要以青春为抵押,救赎他的生命。 
  …… 
  那年月的婚礼简直就不是婚礼,自行车载来另一床被褥,加上一纸盖了章的公文,一个新的家庭便在尚未落尽的尘埃里拼凑了起来。 
  她动情的看看他,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伴侣的男人,比自己大了整整十岁。在所有人声嘶力竭的反对里,生性温柔的她,一生唯一固执的一次,就是选择了他。这个决定,让两条擦肩而过的平行线终于有了交点,新婚之夜,两个人郑重的彼此承诺,从此之后,要夫妻一条心,齐心协力共创未来。他于是不再心如死灰,承诺的责任感,也是一种动力。 
  两条平行线,终于结成了两个同心圆。 
  春风终于吹遍大地的时候,他决定考回母校。她二话不说的支持,怀着身孕为他代课。他每天熬夜复习,不知不觉东方就发了白。汗流浃背的深夜,她会从梦中醒来,为他送来冷水冰镇的毛巾。 
  她的倾力支持里,也暗藏着一个自己流产的大学梦。 
  接到通知书之时,也正是她的临盆之日,女儿落地后清脆明亮的啼哭声里,她热泪盈眶,既欣喜着他的人生从此有了新的开始,也心酸着自己从此不再有走入大学课堂的机会。 
  他远上京城读研,她在家抚养女儿。他在未名湖畔晨读时,她起早贪黑养鸡种菜。他和老师同学汇聚一堂,她在为女儿量体裁衣。 
  每次有家书来临,她都欣喜若狂,一字一句的念出来,为自己打气,也为女儿励志。每次携女儿上京探亲,她都大包小包的带了家乡的特产,看他分赠同学朋友,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释然。 
  那时候她总笑的很灿烂,因为她看到了他孜孜不倦的求知,和大鹏展翅的雄心。 
  寒暑三载里,没有风花雪月,唯有柴米油盐。 
  毕业的时候,面对众多邀请函,他不顾一切选择了她的家乡。回去的唯一条件是,一定要给长期两地的妻子一个安排,他斩钉截铁。她忽然泪下。 
  他的事业一帆风顺,从办公室主任到信托公司经理,不过短短两年时间。独当一面,他越来越忙,早出晚归。她则朝九晚五,心如止水的经营家庭,养育女儿。 
  他渐渐开始意气风发,公司前景繁荣的足以令他指点江山。他的才华和眼界让公司不折不扣走向世界,成为万众瞩目。他兢兢业业,能够把每笔贷款都算的一清二楚毫厘不差,却记不得女儿上几年级爱吃什么饭菜;他两袖清风,把应得的四室一厅让给了旁人,自己依然居住在阴暗简陋的蜗居;他铁面无私,公事公办,对妻子的亲戚朋友也决不会网开一面。 
  这一切,她都不曾计较过。她所在意的,是那两个同心圆,是否能够永远同心。 
  所以她甚至可以容许他在外逢场作戏,却绝对无法容忍那些大大小小的情人找上门来胡搅蛮缠。尽管她知道,那不过是为了实际利益。 
  忍无可忍的时候,她一病不起,住进了医院。他身在商海,无分身之术,便派了下属们鞍前马后,殷勤备至。回到家,对着春风得意的他,她却心凉如水的紧闭双眼,说,我们离婚吧。 
  他呆住了,第一次知道这个小妻子外柔内刚,有着坚决如铁的意志;也第一次开始彻底反思,两个同心圆的距离,是否太过疏远。疏远的不是人,而是心灵。 
  然后,一次突如其来的转折改写了他们即将走到尽头的婚姻。由于某些技术性问题,他和上司发生了争吵。书生气十足的他,坚持要用学术标准来衡量政府操作,并和顶头上司据理力争。结果可想而知,他成为枪下的出头鸟,原本大好的前程,就如此断送。在上级机关派调查组来核实情况的时候,他曾经照顾过的所有情人都跳出来倒打一耙,只有妻子不动声色,从头至尾的叙述,他是如何为公司熬白了发、操碎了心。 
  他忽然无话可说。本可以抛他而去的妻子,却在此时此刻挺身而出,愿陪他渡过难关。 
  妻子甚至义无返顾的支持他的任何决定,既然他是个不听劝告的人。 
  他辞了职,决定飘洋过海,去闯出属于自己的另一片天。他想要东山再起,让妻女不再跟着自己蒙受不白之冤。妻子于是一言不发送他到了机场。她永远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是。 
                  
  他一走便是两年。两年里她为了让孩子受更好的教育,不得不承包了一个酒店,上班是老师,下班就成了老板娘。她学会了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从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成长为风风火火的女强人。 
  孩子长大了,作文竞赛拿了第一名,作文里有句话让评委印象至深——“曾经以为,爸爸是大海,妈妈是小溪。现在发现,妈妈那坚强的意志,其实才是包容一切,征服一切的海洋。” 
  与此同时,他在海外并不顺利,历尽周折,发现只是虚耗青春。除夕之夜,她搂着女儿,在越洋电话真真切切的说,回来吧,真的,这个家没有你不完整! 
  她知道他要面子,好强,只有真诚的爱和需要,才能唤回那颗不安分的心。 
  看到机场上翘首以待的妻女,他眼圈不由的就红了,身在异乡的满腹辛酸,他舍不得对她说,因为他发现,她居然也有了白发。 
  他回来不多时,她便由于积劳成疾大病了一场,抢救的护士惊讶的说,这位病人的生存意志真是顽强,居然在多种疾病并发,还极度贫血的状态下挺了过来。他什么也没说,每天煲了鸡汤去一口一口的喂她。看着偎在病床上的她虚弱的微笑,他忽然发觉,两个同心圆,距离从未如此亲近过。 
  爱人之间的距离不在于世俗的名利,而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相互依赖和彼此照料。 
  1993年,刚出医院,她就开始推销保险,他失去了公职,家庭经济紧张,她要为女儿上大学挣来足够的学费。他却意志消磨的闭门不出,每日在烟雾缭绕里沉思。她鼓励他去做策划咨询,他摇摇头说机会可遇而不可得;她建议他去炒股,他想了想说中国股市还不够成熟;她催促他去恢复公职,他跺跺脚说这口气他还咽不下。她长叹一声,只好等他调整心态。 
  这一等就是两年。两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他彻悟吗? 
  一个大雪之夜,刚和客户签完单的她冒着严寒进了门,却发现他在懒洋洋的和电脑玩拖拉机。她忽然对这个自己曾经仰视过的男人,有了某种轻蔑。她郑重其事的问,为什么,你不能面对现实,重新开始? 
  他愣了,歉疚的答,我真的想不出,如何才能像当初在职的时候一样,让你们母女衣食无忧。 
  她潸然泪下了,爱人同心,却总有距离,你我之间,曾经的距离是地位、是空间、是事业,而现在,却为何成了人为制造的隔膜? 
  话音落地,这隔膜,也开始渐渐消散了。 
  他接受了她的建议去尝试各种工作,无论结果如何,她都微笑以待。积极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心理状态。 
  他书生气太重,分析理论性太强,同客户打交道官架子十足,她就常不放心的跟了去,耐心的补充说明。他过分重视数据,股票交割时老被现象所迷惑,她就不时提醒他注意消息面的走向,要随风而动。 
  生活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每个人都可以操纵自己,影响别人。 
  他和她曾经为了购买哪支股票、如何劝服客户而争吵过,也曾为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是储蓄还是投资而争执过,距离近了反而容易发生摩擦,但他和她都坚信,同心圆一条心,是为了孩子、为了将来。 
  新婚时的承诺,坚定如故。 
  他和她都在慢慢变老,开始钟爱公园里的娱乐健身,和傍晚时分的户外散步。女儿即将参加工作,再也不用他们操心。两个人的寂寞,他和她会静静相对,久久无言,然后,两个人说同一句话,做同一件事。因为他们都太过熟悉,熟悉到彼此渗透,彼此操纵。每次,当他和她同时去开某扇门,一起去拿垃圾倒,分别买回了同样的菜,女儿都忍不住笑他们灵犀相通,女儿说要放一首歌给他们听,叫做《最浪漫的事》。 
  他和她同时摇头,这二十多年琐碎得不得了,怎当的起“浪漫”二字? 
  银婚纪念日的那天,他和她去参加一个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问,二位认为,在婚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和她异口同声,答,心心相印。主持人呆住了,那一刻,全场掌声雷动。 
  同心圆的距离,无论多远,无论多近,最重要的,不是距离,是同心。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