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双子的暧昧  

2005-09-28 16:33:28|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阿诺是因为星座。当时那个平淡无奇的征友帖子,却极大的满足了狮子座女生的虚荣心——“好想认识你,热情如火的狮子座女王。”简单明了的一句,令我凡心大动。
    阿诺和他的帖子一样,简洁明快。当他一脸稚气的现身于阳光下,灿烂的微笑让我惊喜得几乎晕眩——按照常理,能在BBS上征友的,不是青蛙,也总不至于是帅哥吧。但阿诺径直走来,接头暗语正确无误。
    双子,他说。狮子,我答。四目交投,会心一笑。
    于是侥幸存活的恐龙和青蛙,开始了见光后的故事。
    双子和狮子是具有破坏力的组合,本性一经调动,骨子里的放肆和狂野就如火如荼,不可一世。或从快餐店窃笑而出,洋洋得意地摸出一堆餐具;或在夜半零点的宿舍外引吭高歌,等着看楼长惊醒后的面目狰狞。逛街时不花尽身上最后一文钱,绝口不提收兵回营,终于成为逃票高手;电影时不引得前后左右横眉怒目,黑暗中必先拳脚大战三百回合,结果往往两败俱伤。
    我们快乐,而无所顾忌。唯一头痛的,就是阿诺的暧昧。我们出双入对,却并非正式情侣,和我横冲直撞的坦率如此不符。但该死的阿诺在关键时刻总令人失望。
    第一次天赐良机——在游乐场疯癫了一整天,回到学校时,我发现背包赫然不知去向。正手足无措,身旁的阿诺已如离弦之箭……两个多小时后,汗流浃背的阿诺出现在面前,带着我安然无恙的背包。感动已极,我含情脉脉的为他擦去汗水,心底暗骂,傻瓜,现在不表白,更待何时?他却语出惊人,若不是你反应迅速,差点忘记,我的包也掉在一起哦。那笑容竟稚气十足,天真无邪,让我无处发作。
    更可气的是和阿诺共渡的二十二岁生日,蜡烛依次熄灭的时分,我虔诚的双手合十,他笑着凑近了问,许的什么愿?你猜,我娇羞无限。他忽然一脸戏谑,前天一起买的彩票,当时就看出来了,你指望着中500万哪。我几欲晕厥,若如此的良机他都不知把握,若不是十足的白痴,只能是耍花招的骗子。但我宁愿承认,他只是个贪玩爱动的,傻孩子。
    直到出现了洁儿。

    认识洁儿是因为阿诺。
    那天,阿诺下课时我早已等在路旁,为兑现晚上的蹦的之约。所以当他出现在视野里,我迫不及待的狂奔而去,拉起他便欲冲出人流。他却纹丝不动,笑,星子,这是洁儿。我这才注意到他身旁的那个俏丽女孩,白衣蓝裙,温婉的笑意里,透着几分灵秀。我呆了呆,脱口而出,狮子?洁儿答得柔情似水,双鱼。名副其实,我看看她,再看看阿诺,忽然满腹醋意。
    晚上照去不误,不过我多买了张票。阿诺微笑看我。哦?多了位美女耶,我的声音里充满惊喜,直想一拳把阿诺的笑容砸入地狱。
    妹妹贵姓?芳龄几何?可有男友?闪烁的灯光下,我审问般和洁儿“拉家常”,敌意分明。洁儿浅笑,一一作答。那份平静如水令我自愧不如。我夸张地叫,这么漂亮的美眉居然名花无主耶?洁儿双颊粉红,反问道,姐姐你呢?我……我倒抽一口冷气,迟疑的看看阿诺,忽然叫,我们不是来跳舞的吗?
    不出所料,淑女得厉害的洁儿,只在节奏舒缓的曲子里下场,这就给了我大量的机会,和阿诺贴身而舞,疯狂之余,我特地不时分神去探看洁儿,却只见她不动声色地静坐着,追随着阿诺的眼神始终笑意荡漾,虚伪……我心底忿忿,竟不小心踏错了脚步,踩得阿诺惨叫一声。
    从此美梦变为噩梦。自古水能克火,双鱼当真是狮子的克星,无论我如何挑衅,洁儿总平心静气,以不变应万变;而洁儿一颦一笑,都带着一份柔性的美,不时牵动阿诺的视线。那天,在酒吧里,当阿诺充满怜爱,听从洁儿砌上一壶绿茶,而摒弃了我最钟爱的咖啡,我的暴躁,终如火山狂泻而出。
    祝你们白首偕老。临出门前,我咬牙切齿地冷笑,七个含义美好的字,在我的愤怒里字字锋芒。
    什么?星子。阿诺的手落在我肩头。我脚步一停,想要骂他花心无情,却又瞥见了那一脸纯善的天真,孩子气,是阿诺的杀手锏,似乎他做什么都是无心,令人既爱且恨。
    星子姐姐。洁儿一脸无辜,竟如受了伤的小鹿,喝杯茶去火好吗?
    虚伪!我忽然明白了阿诺迟迟不表白的用意,也终于没能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你们何苦?目光冷的发疼,我甩开阿诺,夺门而去。

    整整三天我闭门不出,宣称进入失恋后的冬眠。劝慰者的七嘴八舌令我心如刀割,干脆蒙头大睡。
    第三天傍晚,阿诺打来道歉电话,我不动声色的聆听他念出各种经典的浪漫的真诚的或搞笑的台词,在他停下来的那刻,冷静而准确的提出三个问号。
    对我和他,这三个问号足以致命;清醒而颤抖的声音,刺透我的意识。
    你爱我吗?我是你的女友吗?我们有资格说分手吗?
    三个问号如三计重锤敲在胸口,大家都闷的不能喘息。
    他沉默半晌,半推半就的答,星子你何苦?我无言,毫不迟疑的挂上了电话。
    我以为,阿诺是爱我的。但我的证据不过是感觉,而没有那要命的三个字。我是他的女友吗?他没说过,从来没有。向别人介绍我的时候,他也总是直呼其名,从不给我一个名分。所以,我没有资格提出分手,若没有那个开始,又怎能算作一个正式的结局呢?
    我只是,他曾经好想认识的一个,狮子座女王。
    漫天星斗,心绪渐渐冷却。忽然想要诉说些什么,某种压抑的伤感,于是下意识的拨通了某个号码,然后,话筒里,传来了某个,柔情似水的声音。
    我和洁儿面对面而坐。
    我说,我认识阿诺,是因为星座。
    我也是,她惊叫。
    我说,是因为星座征友。
    我也是,她又叫,声音里有痛。
    我深呼吸,他的帖子打动了我。
    我也是,她音若细蚊,几不可闻。
    我们同时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早就听说,双子座的心,一分为二,但是我不信。而且我更没有料到,竟是一半分给了水,一半分给了火。如此,水火交融,便是迟早。
    双子的暧昧,和我所要的坦诚,格格不入,也和洁儿要的痴纯,似是而非。
    洁儿给我看了那个我未曾注意到的帖子——“好想认识你,温柔如水的双鱼座公主。”
    洁儿告诉我另一个青蛙和恐龙见光未死的故事。
    那个故事里弥漫着双子和双鱼的浪漫温馨,而非双子和狮子的任性胡闹。
    一切,惊人的相似。
    我想要解释什么,却忽然发现洁儿睫毛上闪动的泪光,对不起,我低声说,祝你们白首偕老。这一次,这七个字,认认真真。

    半年之后,我和男友一起去机场,送新婚燕尔的洁儿飘洋过海。洁儿的笑靥依然温柔美丽,让我都忍不住羡慕起那个络腮胡子的德国佬的幸运。
    两个男人在一旁寒暄。我忍不住问洁儿,当初为何放弃了阿诺?
    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说得对,男人的确会迷恋两种风味不同的女子,但爱情拒绝暧昧,只爱我一个,是所有女子需要的承诺。鱼儿离开了水,便再也没有安全感。那一刻,当我们同时看透了他那颗不安分的心,故事只能结束了。我能够等他长大,但我不能等的没有希望。洁儿一字一句的说。
    我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故事可以不是重复的,但阿诺的好奇未曾因我俩的离去而减少半分,身畔依然美女如云。貌似无心,却非无心,或许,他只是想要那游戏的过程和体验,隐约着诱惑的暧昧。
    一颗泪珠,同时滑落在水与火的心底,清凉的告诉我们,不是不爱,而是经受不起这份折磨,也习惯不了,双子的暧昧。
    可是,永远长不大的双子,拒绝承诺的双子,在曲终人散的时分,你会不会发现,这种暧昧,伤害的,不仅是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