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天真  

2005-09-28 16:34:16|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每天黄昏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三三两两的路人。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偏僻角落上的这一处阴暗,于是他发现自己是自由的。 
  只是,当那个羊角辫的女孩子轻盈的从远处走来,他的视线,便瞬间失去了自由,被那个小巧的身影所吸引。 
  她纯洁透明如水晶,稚气的眼神不含一丝杂质。她没有学校里其他女孩子那美丽时髦的包装,整个人简单而朴素。她来自这个城市的边缘,一个梦想和现实冲突的地方,但是她周身却没有繁华都市的喧嚣和浮躁,沉静的眸子里折射出亮晶晶的喜悦或者好奇。在她同别人交谈的时候,那种神气,就是一派天真烂漫。 
  他对这种天真有着奇怪的迷恋——他可以静静的、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她,甚至在目送她远去之后还仔细的重温她一颦一笑里的天真气味。那时刻,他的身影在越来越浓重的金黄色背景上沉默而静止着,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愁,象她天真之美的祭奠。 

  他知道,她是他的师妹,曾经一起上过大课,曾经擦肩而过,但是他没有勇气去主动搭讪。在这所奢侈的学校里,他打着补丁的上衣已经濒于绝迹了,可那已经是他的习惯。起初,他并未觉得有什么寒碜,直到五一前夕,系里最有钱有势的“公子”西装革履、满面春风的叫来了三辆宝马,邀请全系的漂亮女生一同去海边度假。他听到了那群平时趾高气扬的女生是如何的尖叫欢呼,欣然应允。他也看到了他最珍爱的她,一脸艳羡的看着绝尘而去的宝马,然后为自己的遗落人间而黯然失色。他心如刀割,他发誓,一定要用自己的努力,来让她重燃那双亮晶晶的天真的眼眸。 
  他相信她不会在乎自己贫穷的外表,于是他疯了一般的学习,勤奋让他的成绩直线上升,高居本系榜首。当他拿着第一份奖学金,欣喜若狂的找到她的时候,她却忽然被他的土声土气吓了一跳,本能的皱起眉说,干吗? 
  他愣了,呆呆的看着她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庞,低下了头。对不起,他失望的转身而去。他想,也许,我做的还不够。 
  是的,那份微薄的奖学金,或许,还不够“公子”在星级酒店的一次挥霍和饕餮。并且,他没有勇气邀她分享自己的喜悦,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 

  他来自一个偏远的山区,那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小部落,也有着某些特别的风俗。其中之一,就是对离开部落的天之骄子,用一个特殊的印记来送行。在他被惜才的语文老师慧眼识中,一路过关斩将进入这所名牌学府的前夕,整个部族都欢欣鼓舞,期望着飞出山沟的他能够偎整个部族带来光明的未来。只是,他仍然没能避开部族的惯例,那一天,燃烧的红通通的蝶形铁模贴上他小腹的时候,他惨叫一声,便失去了意识。母亲心疼的泪水滑落在铁模上,冒出丝丝的白烟……当他醒来的时候,小腹上已经有了一朵五彩斑斓的蝶。他知道,那是部族吉祥的象征,代表着大家的祝福和祈祷。 
  然而,这残忍的仪式,对他来说,仅仅意味着一个痛苦的开端。当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这个陌生的校园,他才发现,要把这朵鲜艳的蝶保守成为一个秘密,是何等的困难。他开始背着大家洗澡,后来,他做了一个黑色的腹带,每天束在腰间。他的腹带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只是,渐渐的谁都不再打探了,因为,那是他的禁忌。他会毫不留情的和触犯这个禁忌的人大打出手,那种拼命的姿态令人瞠目结舌。 
  只是,在众人的缄口不言里,他依然有隐约的耻辱感。书上把那朵蝶,称为“纹身”,那朵蝶,却似乎铭刻在了他的灵魂上。他永远抬不起那颗高傲的头颅,即使他的成绩居高不下,即使他囊括了优秀学生干部、三号学生和奖学金……一丝隐隐的自惭让他不能面对那朵真实的蝶。他开始惧怕喧闹的人群,有时,他会躲在寂寞的角落咒骂那朵蝶为他带来的灾难,可是,偶尔清醒的时分,他又想起了部族乡亲那殷殷期望的面容。蝶,真的是吉祥的象征吗?他喃喃自语,忽然一个冷颤——对于这神圣之物的强烈诅咒,是否会为他带来某种厄运? 
  他在她面前更加抬不起头,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才会如此冷漠?那种无声的拒绝让他的心隐隐作痛。只是,他依然迷恋她身上的天真。她的眼睛还是闪烁着那种天真的神气,她的轻笑还是弥漫着那丝天真的韵味,他静静的看的出了神,有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放下手中的书,毫无顾忌的凝望着她。 
  对他的注视,她起初没有发觉。后来,看到他痴傻的表情,她会产生一丝厌恶,有意识的把头偏转了去。再后来,她就能够习以为常,在他的目光里一如既往的嬉笑怒骂,熟视无睹。 
  他在漆黑的夜里默默祈祷——蝶,请用你尊贵的魔力,帮我赢得她的爱情。最后的绝望,让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信仰,他有一种预感,这祈祷,将带来某种不可思议的神奇效果。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何等的灵验——事情终于发生了转机。 
  “麻烦你,能帮我解这道题吗?”课间的时候,她忽然拿了一道难题来找他,“问了很多人,都束手无策,能不能帮忙?”她象个三岁的孩子,求大哥哥帮忙摘一颗高处的野果。
  “晤……”他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解题很容易,如果不是他混乱的头脑一直在回味她刚才的片言只语,大概只需要花费几分钟吧。当他把写的整整齐齐的答案递给她的时候,她忽而嫣然一笑,扫了一眼那张纸,她说,为了表达谢意,我决定报告你午饭。 
  天籁之音——他甚至感觉到了那朵蝶的欢欣鼓舞。 
  “你为什么不吃?只是看着我?”她大方的一笑,纯洁的笑靥却把他整个击中。 
  “我……”他低下头,终于鼓足勇气说:“我觉得你笑的好天真。” 
  她笑得更加灿烂,甜美的酒窝,让他完全沉醉。 
  “大家都这么说……说我像个小孩子。”她甜蜜的说,“其实你也一样,见到我,总是那么不好意思说话。” 
  …… 
  平时,在这样美好的黄昏里,他必定已经悄然伫立在阳台上,用视线追逐她的背影。而今天,那遥远的距离忽然消失,他和她,在温暖的暮色里并肩而行,他想,天堂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说,其实非常佩服你的意志力,在贫寒的家境里挣扎和努力;她说,出身并不重要,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的脚印堆积而成,不是父母所能代替;她说,以后我们组织学习互助组好吗,你可以带动我们的兴趣…… 
  如果幸福也有巅峰的话,他却几乎迷失了顶点。过度的燃烧让他误以为身旁的她是一个美好的梦了。她的天真让她清澈透明,在虚荣的包围圈里认可了他的执着。 
  他开始每天为她补课,而她总是带着天真的笑靥仔细聆听,他于是会忽然不知道自己讲
到了哪里,而她则笑的更加甜美。 
  在他昏昏然亦醺醺然的时候,他几乎遗忘了那朵蝶的存在。 
  …… 

  有一天黄昏,在波光粼粼的湖畔,她的大眼睛忽闪着问:“为什么,你在夏天也总是系着一条腰带?” 
  他看了看她,谨慎的答:“那是我的习惯。” 
  她皱了皱眉,“不好看的。” 
  这句话让他一阵敏感,皱起的眉,似乎暗示着她的不满。 
  于是他轻轻的向她诉说了,那个遥远部落里古老的传统,那份惊心动魄的痛苦和无奈。
 
  她的眼睛睁大了,“怎么可能?已经是现代社会了。”她惊讶的说。 
  “是真的。”他平静,他已经把整颗心灵,托付给了面前这个值得珍爱的天真女子。 
  “我不信。”她坚决的说。 
  他没有理由欺骗她,可是,需要通过某种方式,证明他的真诚。 
  “那是一只美丽的蝶,五彩绚烂,然而,却总给我一种耻辱感和罪恶感……”他缓缓开口。 
  她忽然打了个哆嗦,“蝶,它有毒吗?” 
  “不,在部族的传统里,它是吉祥的象征。”他看着她,眼眸里闪出好奇火花的她。 
  “我,好怕。”那只蝶似乎振翅欲飞,用神秘的魔力镇压着他的爱情。 
  “那只是普通的纹身。”他安慰她,“不信,我可以给你看。” 
  “啊!不要——”她紧紧闭上眼睛,声音里流露出惊惧。 
  他却坚定而缓慢的拉起T恤,小心翼翼的解开了那条粗黑的腹带……那只蝶,那只呼之欲出的蝶,在他白皙的肌肤上娇艳欲滴,暗绿和鹅黄的色调忽然透出一丝邪恶。 
  他看着她,希冀着她能睁开眼睛,注视、并且理解蝶的真实,毕竟,这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也渴望,自己的自卑能够被爱情烫化。 
  这时候,忽然传来了第三个人陌生的笑,笑声里的得意和冷酷,让他的知觉顿时麻木而僵硬了。 
  然后他看到她朝着笑声的来源处飞奔而去,扑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她的声音分明在撒娇:“都是你,一定要拆穿这个秘密,害的我逢场作戏了半个月——”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为了庆祝,我这次,带你到香港去度暑假。” 
  “好,哦!”她欢呼着,还是那种纯真的孩子气,搂住了那人的脖颈,银铃般的笑着。
 
  那个人,是挥金如土的“公子”。 
  她和“公子”相偎而去的时候,没有再看第二眼,呆若木鸡的他。 
  …… 
  他静静的呆立着,麻木的神经已经丧失了痛觉。一对情侣携手而过,那女子无意中扫了衣冠不整的他,便尖叫了一声,好恶心,她叫着把头伏在身边的情人肩上。男子一边爱抚惊吓后的女友,一边柔声安慰,“就当没看见好了,现在的人啊,素质好低……” 
  二人渐渐远去了,他又回复到了一个人的世界。他感觉到自己在颤抖,而那只驱不走挥不去的蝶,就那么触目惊心的,在他的身体里,狞笑着。 
  …… 

  当中午放学的人三三两两回来的时候,浓重的血腥气包围了整个宿舍。雪白的床单上,遗留着暴力的痕迹,他平静的仰卧着,垂落的手边,躺着一把尖利的水果刀,整个小腹被剜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第一个冲进屋去的人失声惊叫,然后便蹲在地上,吐的翻江倒海,人越来越多,然后在一片混乱里发现了他一息尚存……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他吐出了生命里的最后几个字:“天真的,究竟,是我,还是她?”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