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当淑女遇到痞子  

2005-09-28 16:35:16|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是本系第一淑女,温柔如水的长发飘飘,纯洁如雪的白裙摇摇,明眸皓齿的笑语盈盈,常令男生唏嘘感叹,原来现代都市还有着濒于绝迹的经典淑女版本。
    于是身后无端崇拜者如云,于是我的玉照一不小心就上了系里的宣传海报,于是我的长裙和深眸成为某种美好而诱惑的标志,因其珍稀而被瞩目。
    我安然享用如此美誉,以及所有人的景仰有加,在这个韵律和谐的氛围里,最格格不入的噪音,就是安子。
    安子不属于我所熟悉的任何类型,才华横溢、风度翩翩、英俊潇洒……这些词用来形容他都不适合,却又都沾了一个边。他有才华,是不怀好意的歪才;他礼数周到,却总似笑非笑;他不是标准帅哥,肩头那半长的发如此性感诱人……自然,这些观点,在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还只是一片空白。
    认识他是因为好友说,别理那个安子,色,而且痞。
    有的时候,警告反而是种诱惑。
    大课的时候,我跟进他,早,安子。早,美女,他看看我,笑。我不习惯这种直接的笑,似乎赤裸裸的,穿透了我的灵魂。我于是很优雅的回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入教室,坐在一个很舒服的位置上——离讲台不远不近,正适合自由呼吸。
    安子走进来,大手大脚的坐在我身边。我看看他,不置可否。这时候上课的人潮汹涌而至,每当仰慕者流露出占据我身旁空位的意图,安子便落落大方的解释,我和阿敏有事商议,敬请回避。我诧异了几秒钟,继而冷眼旁观,当他不分男女赶走了所有的碍事者,我等着听他的“商议”之下文。在政经老师开始抑扬顿挫的照本宣科的时候,安子转过头,带着三分邪气的笑,再次刺透我的意识。逃课吧,他瞄了我一眼,懒洋洋的说。我不动声色,继续记我的笔记。他再看我一眼,我带你去个地方,怎样?我手里的笔忽然停住——这几个压低了的字,除了十足的性感,还带出一丝挑衅。
    课间,我环顾四周芸芸众生,怎么走?他轻蔑一笑,起身一个懒腰,已踱至窗前,在我看清他最后一个回眸微笑之前,没入那个小小窗口。我揉揉眼睛,忽然想起了《鹿鼎记》里的“神形百变”。在我若无其事的收好自己书包的时候,被上了锁的后门,已经在他的妙手之下,无声的敞开了。
    那是我的第一次逃课,大一。当阳光下安子那双带色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扫描过来,我开始觉得自己无端,却偏偏,没有半分悔意。

(2)
    我终于知道了好友为什么说安子色,问题就出在那双眼睛上。色迷迷,不过分。尤其是当它盯着你不放,我只能故作镇定。去哪儿?我单刀直入。
    上课,他笑,不过是舞蹈课。
    来到艺术系的舞蹈教室门前,我有点忐忑不安,安子却镇定自如的敲开门,然后面无人色的对那个年轻老师微笑,老师,我们迟到了。那老师狐疑的打量我俩,同学,你们是不是走错了教室?安子真诚的答,老师,对不起,我们本学期第一次来上课,希望能够补回拉下的课程。老师就急了,现在的学生,怎么拿纪律都不当回事儿啊,快进来快进来。然后象拯救失足少年般的大手,将我们拉入室内。
    这堂课,我上的辛苦,安子却如鱼得水。真是意想不到,他的舞技竟然如此出众,如果不是他的多加指导,混迹在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之中,我几乎不知所措了。分组练习的时候,安子笑眯眯的走过来,拉起呆若木鸡的我,我义务陪练,他说。昏头胀脑的在他的带领下,不知道旋转了多少圈,忽然发现,在整个过程中,不知被安子占了多少便宜——跳舞果然是揩油的第一运动项目。我下意识的环顾四周,一边被他紧揽住腰,一边考虑挣脱的可能性。安子笑着追随我的目光,阿敏,他故意手臂加力,这一步应该这样走。我身子一歪,几乎整个人都被他拉入怀中,我怒,于是脸色一变,左脚顺势踏出——这一次,是轮到他脸色大变,一阵青,一阵白,嬉皮笑脸变成了歪瓜裂枣,夸张的痛苦让我窃喜,这双超高跟长靴的确没穿错。
    安子是被我搀扶出门的,敏姐姐,我残疾了,他目光中的沉痛惨不忍睹,请扶我回宿舍去交待遗愿吧——不要拒绝我,阿敏,我知道,你是最善良的淑女,会可怜我这个失去行动力的孩子……为了不让他继续这些无聊的言词,我只好保持高度警惕,伸出一只手撑住他靠过来的头和肩,不情愿的承担起这个屈辱的差使。
    一路上,我听到了无数眼镜摔碎在地面上的声音。
    淑女搀扶痞子?居然!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全然不顾他一瘸一拐中的痛苦呻吟。
    ……
    好容易到了宿舍,我一把推开靠的越来越近的他的喘息,面无表情的准备出门。身后却传来了他可怜兮兮的声音,阿敏,不看我如何交待后事吗?分特,您老精神矍铄,铁定流芳百世,我不冷不热。
    好吧!他忽然精神百倍——高扬的手臂把宿舍其他人等立时聚拢过来,新华通讯社A大直属机关安子小报现在发布重大新闻,关于安子和阿敏……

(3)
    我再次意识到了好友的苦口婆心不无道理,问题不仅仅出在那双眼睛上。这个世界真是奇妙,男人比女人还八卦。
    安子用异常冷静的声音吐出那句话的后半句,……他们只是一同回到宿舍,没有脱光,真的没有。
    我听到了仰面摔倒的逛荡声,不多不少,正好五声。
    安子不是此地无银,真的不是。因为他行动自如的跟着我出了门,并且口口声声要通过报告我的午饭来赔礼道歉。
    我一言不发,任凭安子跟在身后。我走进川王府,看了老板一眼,安子大声叫道,一份叫化鸡。我丢下他,转身而去,换了一家面馆,安子是过了一会儿才跟过来的,毫不犹豫的朝我走来,大大咧咧的坐在我身边,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比我高出两头左右——正好是餐桌比椅子超出的高度。
    于是我精心选择出的只剩下一个座位的角落,再次失去了意义。
    我面无表情的等自己的面,安子一脸灿烂的观察我。我买单,好不好?然后他内容丰富的叹一口气,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差点噎死,不是为安子,而是为了那碗端上桌来的热腾腾的面,早就不记得了,是什么时候要了酸汤面啊,黄澄澄的挤满了我所深恶痛绝的豆芽。我做了一个欲呕的表情,就背转头去。
    安子肯定是读过我开学时发表在校报上的那篇《我和豆芽有仇》的,所以我仇视的目光,立刻转移到了安子身上。他却嘿嘿一笑,早有预谋般把面前的水饺冲我一推——敏姐姐,请慢用。
    我嫣然一笑,一副过意不去的表情,轻轻夹起一个饺子,蜻蜓点水的在醋碟中一蘸,闪电般朝安子杀过去,他还没来得及装模作样的道谢,嘴里已经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我没有理睬安子艰难挤出的“谢谢、敏姐”,而是既快且准的连续将面前的水饺发射出去……在他终于连“嗬吼”声也发不出的时候,我面若冰霜的站起身来,端起醋碟,沿着他的鼻子毫不容情的倾盘倒下。
    扬长而去的时候我丢下一句——不练飞镖已多年,是你逼得我重出江湖。

(4)
    我不是淑女——小心翼翼隐藏了二十年的本性,终于在安子的痞子行径下蠢蠢欲动。
    整整一天感觉都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嗓门让室友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换上的牛仔裤能到处引发眼镜片的爆炸。
    轻蔑的哼一声,我旁若无人的大步流星,平日里那些谦谦君子,怎么一时都退避三舍?比如、比如,报栏前那个一身笔挺白色休闲服的臭男生,我心里暗骂,这次你非倒霉不可,活该撞上本姑娘发飙!
    我凑近报栏,身子微晃,正欲出脚猛踩那白衣如雪,对方却忽地转回头来,喜出望外的腔调——敏姐姐,怎么,是你?!
    我大惊失色,怎么这道貌岸然的绅士竟然……安子怎么,怎么居然是你?!
    大惊之下没能收回的脚歪歪斜斜的挥出去,我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倒下去。
    安子无奈的摘下墨镜,敏姐姐,为了你,我已决心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剪发换装,为什么,你还对我依依不饶呢?
    我倒在他怀里,气的半个字也说不出。
    淑女不是真淑女,痞子也不再当痞子……天下大乱,会是什么结果?我的心和右眼同时狂跳,迷迷糊糊中只听安子长叹一声,既然如此,敏姐姐,我报告赔罪,如何?
    我被安子莫名其妙的拉入超市转了一圈,又被不由分说推进了麦当劳。正想发怒,他却笑眯眯掂来了全家餐,还有……琥珀桃仁的金雪百合!
    他怎知道,馋是我的致命弱点?
    凭心而论,安子喂人吃饭的技巧,可比我高明许多,不然我怎么会稀里糊涂吃掉了几乎全部薯条和冰激凌?是的是的,都是他细心温柔,一口一口喂给我的,可是……哎,云里雾里的感觉,我忽地倒抽一口冷气,警告自己——任你天变地变千变万变,阶级阵线一定要坚守啊!
    回宿舍时,我已经被冷风吹醒了大半,横眉冷对身边的伪君子也不知伪痞子,我暗想,过了明天,又该如何好好收拾他呢……
    安子却如同看穿了我般微笑,笑里带着三分邪气,敏姐姐,若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就打我骂我好了,我知道,女孩子的名节是最重要的,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立个牌坊……
    去!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要真的诚心谢罪,就从明天起,在我面前消失!省得我看见你就生闲气!
    他直愣愣看着我,阿敏,你当真再也不想见到我?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回答——永远不!

(5)
    早上醒来,脑子里的第一个影像居然是昨晚楼下,带着几分失落黯然离去的安子。我努力晃悠着脑袋对自己说,你看,这几天刺激受多了吧?
    刚进教室,前排就传来议论纷纷——
    你说安子真的要辍学去德国?
    那还有假,他父母都在那儿,早说过让他去的。
    那他干吗辛辛苦苦考过来?
    也许,就只是为了玩玩吧,他那么痞……
    话音未落,说话人忽然看到我一脸冰霜,后半句便给缩了回去。
    其实,此时此刻,我倒真希望他把话说完……这个该死的安子,昨天还在对我大献殷勤,怎么今天就要飘洋过海?他在搞什么鬼?
    老师说全体起立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魂不守舍,真不知道是否要为昨天的大声而后悔,其实、其实,一身白衣的安子,几乎可以称得上“英俊”二字。而他灵巧手指,轻轻喂我薯条的样子,也的确温柔有加。怔怔出神的时候,好友却在我身边悄悄坐下,阿敏你昨天怎么回事?什么?我一脸茫然。昨天,你怎么会当众向那个痞子表白?说你今生今生,永远都不后悔?好友又惊又怒。
    醍醐灌顶,我忽然想起安子是制造绯闻的高手,大叫一声,从座位上垂直跌落。
    安子就在这个时候走进门来,温文尔雅的冲我点头微笑。我忽然忘记了自己是谁,站起身来直白的问,你真要去德国了吗?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了。老师停下来,一脸白痴的看看他又看看我。
    安子却厚颜无耻的说我早知道你会这么问,语调之暧昧,令老师立刻反应过来,轻咳一声以示警告。
    我去不去,决定权在于你。安子眯起眼睛,教室里一片哗然。
    那天我做了一件愚蠢而冲动的事情——当安子被我一顿暴打成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发了直。
    其实我的想法非常简单,第一,在他逃往海外之前,发泄完毕所有的怨气;第二,用暴力的事实,来澄清漫天而来的流言。
    遗憾的是,结果出乎预料……在我原形毕露的一刻,大家似乎更相信和认可“打是亲骂是爱”这句俗话,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安子,竟死心塌地的留在了我身边,理由是,有淑女变身为河东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