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生于七十年代之悼  

2005-09-28 16:3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一个很泛滥的标题开始自己的回忆,因为它的的确确代表着一种真实的生存状态。七十年代的孩子用七十年代的笔锋,描述自己的心路历程,不在意这声音是否随即淹没在汹涌的红尘之中。因为我们都已经长大和成熟,从而清醒着认识到,未来并非掌握在我们手中,某种程度上,我们只是历史的执行者而已。 



    踩着文革的脚后跟,我出生在一座北方的小县城。那座县城有两件事物深植入我的记忆,在之后的长久岁月里生根发芽,成为我字里行间清晰可见的意象。 
    这座被誉为“小江南”的小县城最秀美的容貌特征就是那随处可见的竹林。记忆里弥漫着一片纯真的绿色,墨绿色的底子上,盈着嫩绿的竹条,鲜绿的竹叶,以及暗绿色盈盈浮动的光和影。那种绿并不浓艳,如朱自清笔下的惊人之美,而是东方特色的恬静典雅,永远是不动声色,默默关注着人间的晨晨昏昏。这种绿色更类似于一位过客,或者是生活的背景,让人们的每个细节都染上这浑然天成的色调,成为无数个环节串织而成的小城故事。 
    绿云委地,隐约拖曳着一带碧玉般的清泉。竹林畔清澈的泉水是这座小城纤细的腰带,柔媚而不妖冶,贯穿所有翠竹铺就之处。而生活在竹林中的人们便任意而轻妄的享用着自然的馈赠。夏夜纳凉的摇椅旁,盈盈竹扇不知扑去了多少只熠熠飞舞的流萤,而层层叠叠、精致玲珑有如工艺品的小小竹楼,总满盛着孩子们清脆的喧闹声。 
    一直都今天我都为自己七十年代末的生辰感到庆幸,庆幸自己避开了那场浩劫的余烬,同时有着一个清净自然的生存环境。那个环境里没有电脑游戏,没有动感地带,没有开心词典和快乐大本营。只是,这些缺陷并未让我们不快乐,相反,我们有着自己的乐趣,比如跳格子,比如丢沙包,再比如捉迷藏,今天已被搬上电脑屏幕的经典游戏,在那个时代以传统方式进行。竹林是捉迷藏的最佳地点,崎岖复杂的地形,给了大家充分的空间去躲藏,常有小伙伴被竹节绊得鼻青脸肿,但看到探出头来的小伙伴就立刻破涕为笑,某种程度上,磕磕绊绊,也是快乐的一部分。 
    那时候总以为竹林的绿荫将使这座小城永不褪色,清泉的滋润会让她永葆青春,从不知道,造化天赐,本就是一种福分,而不知道珍惜这幸福的人们,必将受到严惩。 
    二十年后,当我面对衰黄的竹叶,干涸的泉沟,只能默默缅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美丽。那些晶莹剔透的日子不会再来了,它们只会钻入泥土的裂缝中,转瞬而逝,留下悼念不及的心,被疼痛一丝丝纠缠。 
    我无法告诉那些刚从电子游戏机前抽身而出的孩子们,泉沟里横满垃圾之处,曾经流淌过如何冰凉清澈的泉水;躺满碎叶的竹林间,曾漫透如何秀美的绿。他们不会了解,亦不会关心,那些我们肆意享用过的浑然天成的造化之恩赐。在急功近利的今天,竹林能给人们带来的直接利益是微不足道的,而那种小桥流水的诗意和雅兴早被抛入被遗忘的角落。 
    竹笋、竹筐、竹篮、竹扇,已经不是这里的特产,成为濒临绝迹的珍稀物事。只有那丝悲哀的凉意,在我心底一层层漫开。或许那个时代已经宣告终结了,只有成长于那个时代的孩子,进行着某种被称为怀旧的仪式,追忆着某段不为人知的,青葱岁月。 

    故乡小城里另一件值得记忆的物事就是油而不腻的牛肉丸子。 
    小城是由若干个四平八达的广场组合而成的,这种结构决定了广场周围必然出现各种摊点。而其中,最人满为患的,肯定是牛肉丸子的摊位。 
    那时候摊主总是笑眯眯的,因为生意总是好的出奇。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盛满熬了不知多久的牛骨汤,香飘四溢,煽动着一场来势汹汹的肠胃革命。 
    然而,那层薄薄的油花虽令孩子们大饱了眼福,个顶个悬浮在油汤里的丸子却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那时候零花钱这个概念几乎尚未产生,填满了粗面条的小肚子只能站在摊位边用嗅觉和视觉来解馋。直到逢年过节,摊主生意和心情都特别好的时候,会拿出个把小碗,给孩子们盛上小小一碗丸子汤,油亮亮的香汤里常漾着些青翠的蒜苗,或沉下些丸子的碎末,却决不会有半个囫囵的丸子出现。饶是如此,那番狼吞虎咽的光景,总是立时成为丸子摊边的活广告。 
    时光流逝,或许是我对牛肉丸子的渴望总被外婆看在眼里,隔三岔五的,家里若有了闲钱,外婆就会立刻去割上两斤新鲜牛肉,剁肉、拌面、烧油,亲自动手为我炸上一锅焦香诱人的牛肉丸子。奇怪的是,那胃口却远不如站在摊边咽口水的光景了,除非邻家的同龄人前来串门,那就另当别论。小伙伴们你争我抢,一口大锅顷刻之间被搜刮一空,大家还舐着油光光的手,颇有意犹未尽之感。此情此境,外婆的成就感方得以满足。于是外婆常笑着骂我“不是享福人”,只知道别人碗里的饭菜香甜可口,不知道珍惜眼前的美味佳肴。 
    外婆的责备并未能改写我的秉性。二十年之后我重回故里,儿时垂涎欲滴的牛肉丸子在我面前失去了应有的魅力,还是那熟悉的摊位熟悉的锅,却被山珍海味惯坏了胃口,被小资情调荡空了大脑。儿时那种饥饿的感觉,不知失落在人生的哪一站,不再能复得。金色的牛肉丸子在那口大锅里浮沉翻滚,熟悉的香味一次次撞击着我的脑海,哪里钻出一队放学归来的小学生,每人要了一碗丸子汤,只挑出丸子落了肚,大好的浓汤却被扔在摊位上,几乎原封未动。我没有去指责他们的浪费,容易得到的事物便难加珍惜,自己尚且如此,又如何能苛求别人? 
    而最美妙的感觉就失落在这从贫乏到丰富的过程中,习以为常的事情永远不会刺激你的感官,麻木的情感怎么可能体验到久违的怦然心动?我只能,循着我的文字,去悼念那永远失去的岁月,那份铭刻在心的真实和生动。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