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炊烟里的常州  

2005-09-28 16:4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一定要给每座城市都加上一个背景,常州留给我的记忆,不是天目湖清澈柔情的波纹,亦非天宁寺袅绕不去的香火,而是凝自城市各个角落的,丝丝缕缕的炊烟。 
    这炊烟层层铺陈开来,如宣纸上的浓墨重彩般,遮住了城市的各个角落,从灯红酒绿人声鼎沸的楼阁,到市井之中熙熙攘攘的小店。各种各样的香味也随之蔓延开来,清甜甘咧的是糯米桂花糕,鲜美醇厚的是豆花雪鱼羹,揉杂在一起的甜咸滋味,和常州人重重叠叠的背影,一同摇来,晃去。 

    座落在市中心的常州糕团店一天24小时人满为患,几位笑语盈盈的常州妹子端起花团锦簇的糕点盘在人群里娉娉婷婷地穿梭着,绿色的是青团,黄色的是黄金糕,五彩斑斓地盛开着的,则是金秋时节的特色:重阳糕。米粉特有的清香,一丝一丝,让整个小店散发出诱人的气息。路过这里的行人常身不由己的停下脚步,端出一两碟精致的茶点细细品味,不经意间,时光便流逝去一两个时辰。常州人便是热衷于这种小情调的消磨光阴,常州方言和糯米糕一样轻软无限,入口即融,只有唇齿间余下的甜香,提示你曾经惬意的享用过某种温软情怀。 
    糕团店有一扇透明的窗,几位江南女子轻轻巧巧的挑拣出细嫩的蟹肉,准备着下一笼浓热扑面的蟹黄汤包。那小巧玲珑的汤包里,竟能盛满浓香的汤,一口一阵蟹肉的鲜甜,不由暗自惊异:原来常州人如此善于自醉,更惊叹这番美妙光景,竟是市井小民亦可随意俯拾的平常。原来常州人沉默寡言是醉倒在细节里面,再不去探看外面的世界。 

    常州的酒楼在朦胧夜色里无所顾忌地灯火通明,进出的食客则无所顾忌地喧笑或畅谈,散乱在桌面上的丰盛晚宴,或许会令人惊于常州人的暴殄天物。在雪鱼羹的鲜美面前,饮酒未免有些浪费,要让你的舌头时刻清醒着;在金黄色的水煮鱼面前,辣椒未免有些多余,不小心会遮盖住鱼肉原有的香醇。对于习惯了北方冰冻鱼丸的人们来说,松软如蛋糕的鱼丸未免太奢侈了,原来美食的变迁往往出于人为演绎的错误。 
    应该承认,常州人更深入的了解着如何去解剖一条鱼,从生鱼片,到鱼羹、鱼汤、鱼丸,不同的人对应不同的品尝方法,不同的鱼对应不同的烹调工艺。常州人惯于用白糖驱走酱油的苦涩,于是每道菜肴里都添上了一丝甜意,连青菜都不能幸免。只有豆制品时而能够以本来面目出现在餐桌一角,展露其天然的微香。 

    常州城沉睡的时分,来自四面八方的炊烟是隐匿在夜色里的。在若隐若现的黎明,这炊烟才会渐渐蒸腾,把整座城市肢解得支离破碎。而常州人则乐于被陶醉在炊烟的浓香里,醺醺然,陶陶然。而我一直困惑着:如果醉态可以如此蒙昧如此沉沦,那永久沉醉在梦里的,是这座城市,还是城市里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