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吃亏就是占便宜  

2005-09-28 16:4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想写点什么来纪念外公,却一直懒得动笔。直到最近,在真情流逝的世态炎凉里,忽然察觉出了自己的单纯,于是,想起了那句足以浓缩外公一生的话,吃亏就是占便宜。 
  吃亏就是占便宜,这句口头禅,是母亲和我对外公最深刻的记忆。在一位老人慈祥而平静的笑颜里,这句话,是一种默默的牵引,也是一种信念,陪伴他渡过人生的风雨沧桑,来者不拒,处变不惊。 
  外公出生在一个富裕之家,作为家中的三代单传,从小娇生惯养,庆幸的是,生性平和的他却没有沾染那种盛气凌人的傲慢,而是天真的误以为周围充满了善良的爱心。曾经见过一张外公少年时候的旧照片,微微泛黄的底色上,神色温和的外公,眯起眼睛,洋溢一脸的笑意,那份真诚,让人怦然心动,然后,心底便弥漫开无尽的温暖。 
  外公的童年和少年,在私塾先生的谆谆教诲之中流逝而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在纯净的心灵里,是否生长过美丽的梦想,今天已经不得而知,生性内向的外公,一定比同龄人多出一些善感和愁绪吧。深宅大院的锦衣玉食,让生活朴素严谨的外公格格不入而逐渐厌倦了,在那个圈子里,不愿和大家花天酒地的纨绔,就莫名其妙的对高墙之外的生活,生出了几分向往。 
  然而,周围的人都把外公当作了另类,尽管他平静的笑容里没有一丝恶意,尽管他对所有的人都热情而真诚,但是,不能融入一个群体,难免会引起对方的警诫。外公这样的老实人,是很多浮华子弟的欺负对象,他们可以趾高气扬的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把四书五经丢在脑后,打架斗殴,玩物丧志……但是,每次,一旦遭遇到外公那平静的笑,那清澈如水的目光,就忽然间觉得自己污秽了起来,于是,他们愤怒的挑衅,想要惹起外公的反击,想要在平静的水面上激起一些波澜,来破坏那份不动声色的坦然。只是,外公的脾气好的令人惊讶,那份对污言秽语的宽容和忍耐,令人不可思议。在他的若无其事面前,挑衅者不进而退,自取其辱。有一位云游四海的老僧曾经为十四岁的外公相面,乍见之下,先是一惊,然后就好言相劝,想收外公为徒,带他修身养性,遁入空门。这话自然受到了外公一家的竭力反对,爱若珍宝的三代单传,怎能随意交付他人浪迹天涯? 
  关于外公的往事,他本人绝口不提,而母亲也只是略知一二。大部分拼凑用的碎片,都是我从外婆那里偷窃来的。而外婆的消息源,就不仅限于外公自己的回忆,还包括她自己的道听途说。外婆和外公居住在同一个小镇上,在十八岁之前,却互不相识,不仅因为那时还保留着一点封建社会的男女授受不亲,更因为他们的身份,在那个闭塞的小镇上,已经可谓天差地别。外公是读书识字的少爷,而外婆,是另外一家豪门大宅内的童养媳。外婆至今仍能记起他们第一次的偶然相遇,那真是一个纯粹的偶然事件。如果外公没有忽然心血来潮要去土地庙烧香,如果外婆不是恰好因为做错事情而被惩罚去挑水,那么可能一辈子都不再有碰面的机会。因为,当时,再过三天,就是外婆的圆房之日,就意味着外婆将终生足不出户,成为一个深闺怨妇。可是,在这三天里,她遇到了外公。 
  我曾经想象过,他们第一次对视的情形,在缤纷的阳光下,一位俏丽的少女,在翠色盈盈的青竹林畔,赤裸的手臂浸入清澈的泉水,明眸皓齿,肌肤如雪,令人心旷神怡,信步而过的外公,当场惊艳。这自然是我随心所欲的遐想,事实上,按照外婆本人的说法,那时候,外公之所以注意到外婆,只不过是因为她的面黄肌瘦、营养不良。外婆根本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而更象一个发育不全的黄毛丫头,生性温和善良的外公,第一次被这样一个丫头纤细的手足和恹恹的病容所吸引了。 
  接下来的事情,外公和外婆都闭口不谈,我也无从得知他们相识的具体情节。但是,我至少有机会,从外公外婆的同龄人中了解到当年那场轰动全镇的轩然大波。在遇到外婆之前,外公是有着一个大他四岁的童养媳的,这是那个年代的流行病。外公的童养媳,由于受到了全家人的善待——这自然是外公所主导的,而娇艳如花、青春亮丽,是全镇闻名的美女,由此而引起旁人的嫉恨和觊觎,也是那些恶少辱骂外公的一个重要原因。久而久之,那女孩却多了几分无端的娇气,渐渐开始对外公颐指气使,对公婆也阳奉阴违,心存不满。外公对她如花似玉的容颜越来越厌倦,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枯瘦如柴的外婆。你能想象二者之间悬殊的差距吗?说是白天鹅和丑小鸭的竞赛,一点都不过分。但是,外公却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和外婆的主人家换亲。到现在我一直相信,慈悲为怀的外公,是出于对外婆一片怜惜之心,或者,是对那所谓美女的厌恶之情,否则,根据男人好色的起码常识,怎么会是这样的选择? 
  在消息不胫而走的时候,大家也带着一种嘲笑的口气,流传开了外公的那句口头禅:吃亏,就是占便宜。我想,外公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从来不曾认为自己是吃亏的,因为,爱情是不能用一些世俗功利的标准来衡量的。在那个时代,在那种环境里,外公懂得的爱情,能够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捍卫,真的很难。外公的家人目光凌厉的盯着交换而来的外婆,忿忿不平中透出几分疑虑——如此瘦弱的病美人,可能担负起为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 
  外公和外婆的婚礼终于还是在众人的奚落和全家的无奈中如期举行了,为了弥补这次失去的面子,婚礼的场面和规模都是空前的,在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和似笑非笑的高朋满座里,外婆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美丽的新娘。可以想象,那一天,她不可思议的容光焕发。因为,这种变化,一直延续了下去,使得原本其貌不扬的丑小鸭摇身一变,滋养成为花容月貌的俏佳人。只有外公的家人还心有余悸,暗中张罗着为外公娶二房,来加强生育后代的保障。但是,还没有等到这一切谋划成功,小镇上就被暴风骤雨般弥漫开的硝烟气所占据。 
  说真的,外公的许多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成为永久的谜。其中,最难解的一个,就是沉默而平静的他,几时入了党。对于他,对于这个偏远的小镇,战争的破坏力只是次要的。当和平时期来临的时候,外公的出身,成了一根导火索。在如火如荼的批斗中,外婆的焦头烂额、殚精竭虑,和外公的逆来顺受、淡泊如水恰成对照,年轻气盛的红卫兵揪起外公的头发叫喊着,你不是说,吃亏就是占便宜吗,今天就让你多占点便宜……外婆不顾一切的失声尖叫着扑上去阻拦,女人的撒泼天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外公的百般劝阻无效之后,大字不识的外婆带着一腔怨气,找到了当时的一个红卫兵头目,然后,不知道外婆用了什么样的血泪控诉,居然打动了那个头目,让外公凭借解救贫家少女的所谓功绩,获得了一个“中农”的称号。在当时,这个称号,足以帮助他们撑过这段暗无天日的时光。 
  而换亲的外公的原任妻室,则在这个时候搭上了县城里的另外一个头目,齐心合力,把自己的老公给整的当场咽气,那个大户家破人亡,只剩下疯癫的老人在外游荡,见者无不齿冷……两个家庭迥然不同的遭遇让大家忍不住去比较,于是有人想起了外公的那句名言:吃亏就是占便宜。 
  世事轮回,很难在人的预算之内。外公愿意在适当的时候吃亏,不仅是在婚姻的选择上,还包括很多其他细节。但为人所知,并且渗入众人记忆的,就是这带点诡异的巧合了吧。在我开始爱上手相的时候,慢慢的理解了,作为一个敏感的人,觉察出周围的危险和伤害,是一种本能。只是,这种直觉,隐藏在外公那平静的外表下,更加令人猝不及防。就连懵懂了一世的外婆,也并不理解具有这种能力的外公,所以经常对与世无争的外公尖声叫嚣,在外公的顺其自然面前,这种爆发的火气,也越来越趋于平淡了,到了最后,不知是不是沾染了外公的那种宁静淡泊,外婆也逐渐变得清心寡欲起来。当外婆终于也进化成为一个带着温和微笑的老妇人的时候,我简直怀疑,这是否当年那个怒斥红卫兵、上诉救外公的泼辣女子。 
  曾经假想过,如果外公当初跟随那位高僧云游四海,生命是否会因此而更完满一些。外公的脾性,的确适合佛门清修,而不是堕入红尘中任世俗蹂躏。母亲就笑,如果外公选择了这条道路,也就没有了我们的生命。我于是也笑,世界总是一丝不苟的保持平衡,生命,如果不出现在这里,或许就再生于远方。所以,外公的选择,也等于是放了我们一条生路吧。就好像外公在晚年也念念不忘的那句话:吃亏,就是占便宜。 
  是的,或许某刻你遗失了一件珍贵的物品,但是获取它的人也许将有更加合适的用途;或许你在某个不愉快的事件中满腹委屈,但是理解你的人或许就把“宽容”二字加付于你;或许某次被你帮助过的人恩将仇报,但是至少你的善良让他重新拥有了生存的权力……这,就是我对外公的全部理解,在他的沉默面前,我只能擅自作主,来诠释那看似平常,却左右了他一生一世的座右铭。 
  晚年的外公,彻底没入了他深居简出的隐居生活。偶尔回老家的时候,我会陪他在竹林边散步,让外公的思绪如清澈的泉水般轻轻流淌;或者陪他在庭院里的摇椅上闭目养神,在一个俯仰之间回首旧事,做出生命的终结感悟。 
  尤其是在中风之后,外公最迷恋的事情,就是半卧在他所习惯的那张摇椅上,享受人生的全部幸福。那一天,暮春三月,整个后院都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外婆一口一口的喂外公喝刚煮好的燕窝粥,在清甜的香气中,外公的眼睛渐渐合拢。被磨的发亮的褐色椅背轻轻摇晃着,忽然一个后倾,随同主人,一起摔落在地,爆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母亲赶回家的时候,没能来得及见到外公的最后一面。从那平静的微笑来看,外公是在为自己终于摆脱了这个世界的疲倦而快乐吧。象一个沉沉睡去的孩子,不需要再承担世上的任何义务;也象一个终成正果的高僧,圆寂的时候,得到了生命的升华。 
  在母亲的悲痛欲绝里,我却忽然似乎看到了外公的身影在一笑之间渐渐隐去,只是耳边还隐约萦绕着他那句经典名言,吃亏,就是占便宜。 
  这句话,曾经在我和母亲失意的时候成为最坚实的支持和鼓励,也曾经教我们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不要忘记去为旁人雪中送炭。我想,一句话,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理解吧。在这里,以上文字或许还算不得正式的纪念,我只不过是用这句口头禅,为外公波澜不惊的一生,做一个最简单的注释。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