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掌心  

2005-09-28 16:47:12|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一直努力要做个优秀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那本书,这个理想应该不难实现。但是,在阅读之前,我又怎能知道,自己的内心,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呼应? 
  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本书的名字,叫做《手掌的秘密》。起初,不过是好奇心吧,让我急于了解,一只小小的手掌,几条杂乱的手纹,会盛放什么惊天动地的奥秘呢?然而,当扉页缓缓翻开的时候,一个新奇的世界展现在我的面前。于是,我的生活,从此与众不同。 
  整个中学时代,我的绰号是,小魔女。我文静贤淑,没有任何现代或者后现代的行为;我温柔如水,绝无张牙舞爪的河东风范,不过,这个绰号的确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大家领教了我对手掌的特殊敏感之后,馈赠而来的尊称。 
  第一次,我对着好友的手掌发呆片刻,然后平静的说,你将在一个月之后,有一次车祸。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自己成了一只乌鸦。她诧异的看着我,然后明显不信的笑着,我会小心,加厚衣装,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 
  如果我在握住那只手掌的时候,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或者,如果我没有一时冲动脱口而出,或许,在看到病床上打满石膏的她,就不会有任何负罪感。可是,那几个字,已覆水难收。 
  这一次,整整一个月,我每天放学之后骑车奔赴西郊,为她补满拉下的功课。她奇怪,从天而降的车祸,并不是我的错。只是,那良心的谴责,也让我不得不努力去补偿一些什么。是补偿,而不仅仅是履行朋友的责任。 
  第二次,我瞥了一眼陌生的来客,笑嘻嘻的告诉他,你有两段感情,正在重合。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击中了正在微笑的他。曾经是父亲的莫逆之交,在这久别重逢的日子里,却无端生出几分心不在焉。在那个身影匆匆作别后的两个月,传来了他离婚的无奈讯息。 
  于是,父母对我异常不满,首先是指责我的不务正业、钻研歪门邪道,其次是训斥我欠缺礼貌,信口开河。然而,只有我知道,那是感觉,当分明的感觉操纵了我的意识,我,只需要顺流直下的滑行。 
  我不能解释,也无需解释给谁听。因为,在日常的点滴积累中,大家慢慢认可了我的这种本能。 
  第三次,我笑着对一个寒假归来的师兄说,如果你想要追求梦中情人,那就勇敢的付诸于实践,不要被自卑而轻言放弃。他看了看我,眼里放射出异彩。我微笑,终于发现自己种下一桩功德。 
  三个月后,当师兄携女友之手归来专程报告我的时刻,周围惊异的眼光,已经把“手相”二字,写入了我的专长。 
  我并不是天生具有特异功能的神奇魔女,有些时候,我甚至比常人都要反应迟钝,但是我具有一种敏感和穿透力,能从别人的掌心,读出一些隐藏的文字。奇怪吗?我只是顺其自然。我没有任何优越性,因为,我对手相的痴迷严重影响了学业,而我,对于自己的热情,从来没有节制。 
  在英文里,看手相,被翻译为“palm reading”,这点真是和我再契合不过。我只是简单的读,并且在读的过程中,偶尔闪烁出一朵火花。对于每个手掌来说,这一丝星火,已经足够照亮它的全部。 
  我宁愿安心扮演自己的魔女角色,在这里,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停靠的码头,它专为我而开放。我并不沾沾自喜,而是眷恋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如果我没有看到那只手掌,或许,我的这种神奇能力,可以永久保持下去。 
  只不过,我落入了俗套,想要用自己的感觉去衡量一份不可知的爱情。从他细碎的纹路上,我延伸出的,竟然是一条不归之路。 
  我惊讶了,我用能够想到的全部词语,去警告面前的他,不要以为你能够拯救世界,我嘲讽的说。 
  为了拯救世界,总要有一些人牺牲,这是他的回答,居然面带微笑。 
  那么,这取决于命运的选择?我痛苦的闭上眼睛。 
  你不会明白,或许,永远不会。他低语,然后用力把我收在眼底,然后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从那一天开始,我混乱的头脑里失去了任何有关预言的线索。如果说,每个人的掌心,都隐藏着一个闪亮的谜,我曾经可以毫无顾忌的读出别人的谜,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承担和我息息相关的,他的那一个。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自己。难道,他是我命中的克星? 
  大脑陷入了僵局……如果他是我的魔鬼,为什么却总能在人生最关键的转折处,给予我坚定的指引?如果他是我的天使,却为什么一定要我眼睁睁看着他,堕入地狱? 
  我不懂,所以我拒绝再去读任何手掌中所包含的秘密。我终于懂得了一个我早该顿悟的事实——现实的无奈,在于不能改写未来,而并非,不能预知一切。 
  那么,失去的仅仅是一种灵感,换个角度看,是一种痛苦的资格,和能力。有时候,我发觉,或许,只不过是自己的潜意识在一个瞬间,拒绝去继续扮演某些无奈的承担者吧。 
  或许他带走的,只是一种心境,这种心境,曾经主宰了我的全部生命。我天真的以为,这就是答案。然而,在现实的提问面前,我只能给出一片空白。 
  所以,不要试图去解读生命,在你,没有复杂到能够充当一个随心所欲的造物主。 
  我甚至曾经怀疑过,是由于泄漏了天机,而遭到这样的惩罚。曾经阅读过的无数手掌,就如此渐渐远去,在模糊的记忆里,我恢复了自己的平静。 
  不能改写的时候,就好好珍惜现在吧。掌心,除了可资评估的纹路,还有着,甜蜜的温暖,那是我在捧起专业书籍认真的研究的时候,所不能领悟的真实。 
  在另一个他牵起我的双手,一字一句的承诺。我发现,曾经虚幻过的一场梦,已经如此遥远。 
  给我你的手,他悄声说。 
  我颤抖了一下,往事的阴影让我不能坦然的伸平手掌。 
  他却笑了笑,把我的手整个握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忽然惊讶,由于过分的去钻研那虚实间浮动的纹理,关于手掌,我已经失去了最正常、最直接的联想。 
  执子之手,我默默想,让我把所有掌心的故事,埋入心底,面对一个彻底真实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