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后山情事  

2005-09-28 19:34:05|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往事之三
 
    阳光皱皱的打着
    野百合忧伤的开
    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朋友,我,等你回来
    ……
    这是本科的时候,我和坑坑在后山放风筝的最好写照。坑坑不喜欢我笔下无意中带出的哀怨,她喜欢纯净透明的文字。所以这寥寥几句代表着我心声的诗,只是写入了我的日记。
    从宿舍楼的湖畔到后山,中间有长长的一段斜坡,平整而和缓,最适合举起风筝一阵猛跑,到了斜坡尽头的时候,风筝便自然而然的冲上云霄、自由翱翔。但是我和坑坑的技术实在是颇为拙劣,所以每次总不能把风筝在空中维持超过十分钟,每次看到好不容易才托上天空的燕子忽然急转直下,那份心痛和无奈,却不知向谁诉说。
    后来,当我们的历史悲剧再次重演的时候,却无端涌来了一帮男生,我和坑坑大吃一惊,他们却眉开眼笑的把我们嘲笑了一番,然后接过我们手中的线,娴熟灵巧的把那只小燕子放入云端,享受长久的风清云淡。……不知所措的坑坑和我,忽然发现了,这斜坡居然正对着我们班男生宿舍的后窗!
    班里有好几个男生是风筝专家,不但会放,而且会挑,甚至会自制。阿勇就是其中的一个,起初,我们误以为其貌不扬的阿勇不会有高超的技巧,但是他的风筝特技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不但有平稳的飞行,还有俯冲、转弯、旋转等高难度的动作,他也能让那只弱不禁风的小燕子表演出来,我们半信半疑之下先是忐忑不安,继而,却是惊羡和佩服。
    就这样,在大学的第一个春天,我和坑坑同阿勇熟悉了起来。坑坑非常喜欢撒娇,尤其是对宽厚诚实的阿勇,在坑坑尖声细气的清脆话语声中,阿勇更多的是呵呵而笑,一言不发。有时候看阿勇实在被欺负的可怜,我忍不住出面为他辩护两句,而坑坑却如同抓住了把柄一般,胡乱开起我和阿勇的玩笑。
    坑坑说,阿勇是个好人。
    坑坑说,阿勇对你很不错。
    坑坑说,其实阿勇很适合你。
    ……
    后来,我不想再听坑坑说。
    那时候偶然之间听说了男生的一个秘密——由于宿舍座落在湖畔,男生们经常在深夜里对着湖水深思,然后大声喊出自己暗恋的女生的名字,来宣泄白天压抑的情感。那天晚上,我有意无意的从那里路过,忽然听到了阿勇的声音,那一刻,我忽然惊呆了,阿勇在大声的喊一个名字,是坑坑的名字。
    我曾经很想告诉坑坑,可是那时,坑坑已经开始和阿范打的火热,满世界围着阿范在转。看着她紧盯住阿范的眼睛透出无限神采,我无话可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同情阿勇,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只能用自己的宽厚来打动对方,然而,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那份悄无声息的爱。
    于是,我和阿勇成了好朋友。在接到坑坑绝交信的时候,他会陪我去跑上一夜的步;在坑坑和阿范成双成对的时候,我会陪他去喝上一天的酒。那种感觉,非常纯洁,就是一种互相慰藉,一种受伤后的互相治疗。
    我想,象阿勇这种人,应该是很少用情,却用一次便深彻到底的人,否则就很难解释,在那个斜坡上飙车的时候,他为什么心不在焉的一头扎入了湖里。望着躺在病床上、吊着石膏的阿勇,我会忽然发现,人的坚持,有时候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在毕业的时候,阿范和坑坑劳燕分飞。我很想告诉阿勇,和坑坑一起到南方去,阿勇却摇摇头,告诉我,大学时光的爱情,即使再纯再美,再令人眷恋,也不过是某个时代留下的后遗症,会阻碍另外一个时代的自由呼吸。于是,我平静的祝福他能有好运,同时也约好了,五年之后,在学校的后山坡上再度扬起阿勇亲手做的那只雄鹰。
    我把那几句诗送给阿勇:
    阳光皱皱的打着
    野百合忧伤的开
    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朋友,我,等你回来
    ……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