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一场游戏一场梦  

2005-09-28 19:35:37|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往事之四
 
    我是个热衷于PC Game的女生,这样的女生,在我们学校并不多见,尤其是我上本科那会儿。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和阿范打的火热的原因。共同的爱好让我们具有充分的谈资,并且每天不顾众人指责,堂而皇之的坐在最后一排海阔天空的侃侃而谈。
    那个时候,由于学校限制用电,班里拥有电脑的寥寥无几,所以大家对于我们的兴奋只是莫名惊诧,有如听天书一般。聊到激动之时,他经常忍不住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游戏的快感,这就给前排的人造成了种种噪音,而我则经常忍俊不禁的看大家纷纷回头对我俩怒目而视。
    其实,对于我这样不屑和陌生人多谈的清高女生,最难的并非熟悉之后的畅所欲言,而是迈出打交道的第一步。谢天谢地,我和阿范的第一步有人做了代理,这个代理,就是我的第一个同桌,曾经相交莫逆无话不谈的坑坑。坑坑是个带点男孩子气的女生,还记得军训的时候,大家都清一色披上军装,她就经常被当作某“好哥们儿”而勾肩搭背,虽然事发之后男生往往百般赔礼道歉,她却依然泪光盈盈,满腹委屈。其实,了解坑坑的人会知道,男性化外表之下所隐藏着的,是一颗多愁善感玲珑剔透的女儿心,所以我经常在她闷闷不乐的时候用一句“哭的眼睛肿了,好难看”便立刻让她清干泪水,或者告诉她“阿范来了”吓的她当场破涕为笑……我的种种伎俩,都带着三分无赖行径,把她气的又惊又怕而惹人怜爱——这一点,我觉得大家所谓公认的评价标准应该掉一下个儿,我作为痞子气的男生而她作为温柔多情的淑女。
    现在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简单的一句“阿范来了”,对她的止哭效果如此明显。阿范是坑坑缔结的三位兄长之一,是其中的老三,一个高高大大的阳光男孩,活泼可爱的外型和贪玩好动的内心正相呼应,也算是班里女生最看好的帅哥吧。对于这个“三哥”,坑坑可谓情有独衷,每次和他聊天都笑的灿烂如花,即使其中不包含任何搞笑的内容。在此之前,我和坑坑是形影不离的组合,而阿范出现之后,立刻堂而皇之的打破了这种组合——坑坑满世界围着阿范转,而我则不得不陪着她、照顾这个天真的小妹,就这样我从一旁的听众慢慢取得了发言的资格,从偶尔插话发展到了热烈讨论……事实上,阿范和我的共同语言远比他和坑坑的要多,因为坑坑最厌恶的就是计算机和网络。每次提到这些话题,坑坑脸上便会掠过一丝阴影,而后闭口不言。起初,我和阿范依然旁若无人的大侃特侃,神采飞扬,直到有一天,在我们关于Diablo的迷宫之战术争论中,坑坑一言不发的转身扬长而去。女孩子的敏感,加上我对坑坑的了解,让我立刻大惊失色,意识到了这种残局的不可收场,正拔脚欲追,却被阿范一把拉住:“喂,我们才说到第三层呢。”我怒不可遏,大骂一句“白痴”就匆匆追去。
    凭心而论,我对阿范的态度,仅限于一个狂热游戏Fans的友好,大大咧咧的我,以为所有的Fans讨论兴趣爱好是理所当然的,却没想到无意之间,伤害了感情细腻的坑坑。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她道歉,因为她根本不肯见我,这种明显的躲避让我无地自容,作为一个密友,我铸成了大错,却没有补偿的机会。
    我想我是不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和阿范交往的,这对受伤的坑坑太不公平。然而,当阿范再次一脸兴奋的找到我,手中得意的挥动着仙剑的经典大礼包,我的意识,首先被惊喜所占据了。我们再次开始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把所有的攻略秘笈翻出来,彻底发掘着里面所有的隐藏剧情和宝物……那时候,我甚至也忽略了不绝于耳的闲言碎语,毕竟,当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走的太近,如蚊蝇般滋长的流言,太过惹人生厌。
    可是,我知道坑坑是在乎这流言的,当我从埋头的游戏生涯里抬起头来,便能看到她哀怨的眼神,那挥之不去的伤心欲绝,让我的心“咯噔”一下,然后漫开了无边无尽的寒意。我终于忍受不了这良心的煎熬,我努力想要拉开和阿范的距离——作为朋友的距离,恢复自己平静如水的生活,在阿范和坑坑之间,我宁愿选择坑坑。可是,每次阿范明亮的眼神却总令我踌躇不安,我真的无法向他解释,这份问心无愧的友谊,为何要中途夭折。
    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我收到了坑坑的信,我存着一丝希冀打开了她的信,也许,是一份理解、宽容,或者真诚的恳求呢?
    我展开那张信纸的一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封信,是用红笔写成的!
    我无法统计,那封信里使用了多少夸张的惊人的词汇,“无尽的深渊”、“破裂的友谊”、“可怕的阴谋”……我先是为一份莫名其妙中断的友情而痛惜,读到最后,却几乎忘记了这种伤痛,在这些毫不相干的词汇里,笑的前仰后合。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明白坑坑是如何写出这封信的,我惊讶,她竟然能够用如此的文字,来描述一个曾经把零食和开水送到她病榻前的朋友,我第一次知道,文字的功能并非只是美好的装饰。
    平静之后,我回归了一个人的世界,只属于自己的外壳,能够保护我大难之后慢慢去调养生息——我同时也从阿范的身边消失,我不能够、也不愿意和一个导致我失去了大学密友的人轻松自如的谈论游戏,尽管我知道,那并不是他的错。
    在我闭门思过两个月后,我终于能够不动声色的看坑坑再次走近阿范身边,看他们谈笑风生,我不再有心如刀割,只静静悼念我逝去的两份友谊。
    后来,班里自然而然的传出了坑坑和阿范的绯闻,再后来,他们的手水到渠成的牵在了一起,当阿范再次拿着任何新游戏找到我的时候,我冷如冰霜……在给阿范的最后一封信里,我这样写道:来如春风销魂醉,去若春梦了无痕!
    这段不得不忍痛快刀乱麻的纠缠,是我本科四年最大的遗憾,我曾经迷惑,如此熟悉的两个人,就这样形同陌路?但是在时光的流逝中,我学会了忍耐,这种坦然承受一切而处变不惊的忍耐。

    毕业的时候,阿范留在了本省而坑坑去了南方,劳燕分飞让班里所有的人都预测这对小情人前景堪忧,更何况,他们原本就被大家定义为“性格不合”。
    几个月后的除夕之夜,我忽然接到了阿范的电话,平静而无奈告诉我他和坑坑分手的事实,他简单的陈述一下,最后没头脑的冒出了一句:“如果……算了,也就这样了吧。”挂上电话,我发呆了几秒,结果电话再次响起,这一次,是坑坑,是久违的让我爱让我恨让我不知所措的坑坑。同样是陈述分手的事实,坑坑的声音却如泣如诉,伤心欲绝,我依然冷静的听,不发表任何评论,在长久的心痛中,我已经学会了麻木。
    坑坑挂电话的时候,仔细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我心不在焉的答应,脑海里却是阿范刚才的声音。保密?在这个时代,几乎是零概率的事情。
    窗外大雨瓢泼,我却心如止水,远去的人和事,在流逝的青春里,不过是一些依稀可辨的碎片而已。而曾经热情渴望过的所有梦想,就如同我所沉迷过的电脑游戏,通关爆机的时刻,才忽然发现,原来只不过,大梦一场。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