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母校的花鸟虫鱼  

2005-09-28 19:42:48|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往事之八
 
  学校是个自然景物丰富的地方,于是也给我们平添了许多调剂生活的情调。一年四季,学校总是生机盎然,大家也有着不同的乐趣。 

  赏花 
  每年的三月和九月,是学校赏花的最佳时节。三月,河堤的杨柳刚刚萌生出绿意,校园的树林便有了漫天的桃花灿烂,浅浅的、秀气的粉色,让整片整片的桃花都晶莹透明起来,如果想要体味芳香扑鼻的心旷神怡,就请来到这里寻找吧。 
  桃花林的左侧,是一片梨树林,虽然没有桃树林那巨大的面积,但是每到桃花将谢的时候方才盛开,那份纯洁的白,如漫天飞雪般,往往也吸引了踏青来晚的视线。 
  桃花林的左侧,是一个小小庭院,据说住着一位看守桃林的老人,令人厌恶的是,那庭院之中时常传来阵阵恶臭之气,是蚊蝇的好去处,却总让我们在赏花的时分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直到有一次,和宿舍人同去赏花,那老人忽然打开院门,笑着对我们说,丫头们,想不想进来参观一下。我们面面相觑,心想如此难闻之地,又能有何风景名胜?正想摇头,好奇心强的老四已经大着胆子答应了一声,钻进院去,我们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忍住那恶臭之气,跟在老四身后。刚进院,眼前便灿然盛开了一个崭新的天地——这里分明是一个花的海洋,整整齐齐摆放安好的鲜花,每盆都缤纷绚烂,娇艳妩媚。我们惊呆了!老人却呵呵而笑,为自己的精心栽培而流露出几分得意,同时为我们详细解说着花名、花性和花的特点。这里不仅有牡丹、芍药、君子兰、比利时杜鹃之类的普通名花,也有着一些我们闻所未闻的特别的花,有些正在怒放,有些则还只是含苞。我们身处花海之中,早已忘记了那种熏人的恶臭,反而对这鲜花洋溢的浪漫生活羡慕不已。老人笑了笑,告诉我们,养花不能是一时,而要是一世的兴趣,许多人心血来潮带回一盆名贵花卉,却有始无终,三心二意,没能等到花期便匆匆谢去。说到这里,老人正色言道,要养好花,也需要一份投入一份敬业,为了这缤纷绚烂的花园,他经常在夜深之时收集污垢来作为鲜花的肥料。我们提到鲜花的时候从来只是想起它的芳香扑鼻,又有谁想到背后的腥臭气息呢? 
  在满园美丽的鲜花中,我们沉默了,看着老人陶醉的神情,我想,这恐怕也是老人闭门不出的原因之一吧。当我们对这种腥臭之气避而远之的时候,谁又猜得到这小小庭院里藏着的秘密呢? 
  果然,后来听过我们叙述的同学在赶来的时候,那个小小庭院的门扉总是紧紧闭着,也许,老人再次回归了足不出户的“花痴”生活吧。 
  而每年九月,则是教学区桂花浓香泛滥的时节,那份沁人心脾的芳香,常让我们人在教室,心却早已飞到了桂树旁边,在朦胧的月色和清新的桂树下漫步赏花。每逢此时,便又是值得兴奋的一段好时光。 

  护鸟 
  凭心而论,学校的鸟儿,比北大要多的多。多到我们上课的过程中,时常会有飞鸟盲目一头撞进来,扑腾着翅膀到处打转,寻找出去的路。这种呆头呆脑的鸟儿常让大家忍俊不禁,也算是枯燥无味的课堂一个有趣的插曲吧。每逢此时,大家都索性打开所有的门窗,给它一条自由的出路,不过这招可也不是每次都灵,记得有一次,有只笨鸟儿找了足足半个小时还不知所措,总是朝讲台上猛撞,班里有个男生实在受不了了,就索性一把抓住它,来了一个空中远投,鸟儿猝不及防,在空中直线下跌,女生齐声尖叫,大骂那个不善良的冒失鬼,临到落地,鸟儿却似忽然觉悟了一般,摇摆着翅膀,如同和我们告别,一路扶摇直上,消失在茫茫云海。挤在窗口围观的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松一口气,唏嘘这个小生命终于又获得了自由。 
  护鸟,是学校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鸟儿的巢是绝不允许随便破坏的,有一条林荫道,树枝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鸟儿的窝,从下面路过,不得不小心天外飞“矢”,学校为此而派了专人打扫,却使得这条路被私下里命名为“护鸟路”。 
  爱鸟行为得到了校方的公然认可和大力倡导,便如火如荼的燃烧起来。有一次,班里男生急急来借跌打药酒和绷带,大家都吃了一惊,以为是谁受了伤,结果他们却带来一只摔伤的小鸟儿,大吵大闹着动手包扎……那天真是搞的手忙脚乱,因为鸟儿实在是太小了,绷带都要撕成小条才能使用,最后成功包扎好的时刻,不但门里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桌上也堆满了工具:手电筒、微型剪子,甚至,眼药水的塑料瓶子。 
  现在想来,一帮粗心大意的男生能有那份细腻的爱心,当真是来之不易。更何况,这只恩将仇报的小鸟儿,某天在把男生宿舍搅的一团糟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害的我们班男生丢失了当月的文明宿舍称号。 
  也许就是这种过度的纵容吧,让学校的鸟儿分外大胆,几乎不怕陌生人,它们经常群体聚集在露天广场的平台上唧唧喳喳的开会,或者在半明半昧的暮色里,集体表演一个特技飞行……除非你靠近的不能再近,它们都不会主动飞开,甚至,有些胆大的鸟儿会在你靠近的时候,聪明伶俐的停落在你掌心或者肩头。在你不得不走入室内的时候,它还会轻轻叫上两声,表示出一丝恋恋不舍。 
  那真的是一番人和自然互相融合的奇景,不仅具有田园风味的浪漫纯真,也代表着真情爱心的一种反馈。母校的鸟儿,还记得我们共渡的朝夕吗?改天,我再去探望,看你们的日子是否还平安喜乐…… 

  驱虫 
  学校自然风味太重,导致我们常年为虫所困。 
  春天开始,万物复苏,包括各式各样的小飞虫,以及树林里令人恶心的蠕动着的爬虫。于是大家(尤其是女生)对此颇为忌讳,总是积极的买了杀虫剂来应对。其实,在我们的六层之高,虫子的骚扰已经相对削弱了很多,最能感受到虫之威力的时刻,是在晚自习下课到湖边闲转的时候,飞来飞去的小虫子似乎是急不可耐的用翅膀扇风来和我们一同乘凉,而不时舒展四肢欲伸懒腰的爬虫也会不小心失足掉下树来,落在魂不附体的我们身畔。 
  这种困扰,在每年的盛夏会到达极致。在绿草茵茵之中,不知隐藏着多少蠢蠢欲动的小生命。所以我们从来只是远观为宜。有一次宿舍的老三参加聚会归来,衣襟都被露水打湿了,神色兴奋的告诉我们是铺了凉席在草地上海阔天空,说到激动时,忽然一挥手臂——天哪,活生生掉下一条扭动的虫子来!这条土黑色的虫子当场把宿舍姐妹吓的华容失色,而老三更是面色苍白,连连让我们仔细搜索一下她身上是否还有漏网之虫。话说回来,经过认真鉴定,这条虫子也是我们难得的发现,学校里竟然有蜈蚣,而且是挺粗的蜈蚣,用来泡酒制药的那种粗黑的那种类型!老三一身冷汗,想起蜈蚣的毒性,不由得头皮发麻。后来,我们经常嘻嘻哈哈吵着去草地上捉了蜈蚣来卖,却谁也不敢兑现。 
  大三那年的春天,整个城市忽然陷入了蝗虫之灾,本来就处于虫豸包围中的学校更是惊惶失措。除了每天紧闭着的纱窗,我们还在宿舍里放上了各种据说蝗虫讨厌的喷剂,甚至听信流言在窗台上搁一盆醋……吃饭的时候更是加倍小心,细嚼慢咽,生怕一个不慎,死生未卜的蝗虫和饭菜一同落肚。 
  相比之下,蚊蝇倒成了次要因素,只要挂上蚊帐喷点灭害灵就可以高枕无忧。那时候最大的好处就是室内没有老鼠也没有蟑螂,以至于到了北京之后我在铺天盖地的小强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于是忽然悟到,从前的驱虫种种不过是自己的恐惧之心作祟,而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冲突,确实,当空前壮大的小强之队伍危及日常生活,而我们不得不拿起各类武器奋起作战的时候,从前的小小虫子,又算的了什么呢? 

  捕鱼 
  关于捕鱼,请注意,我在这里使用的是“捕鱼”,而不是“钓鱼”。学校是严禁钓鱼的,所以除非节假日学校管理疏松的时候,我们从不轻易拿上钓竿,去目标明显的违反校规。 
  但是,上有对策,下有对策。班里的男生在附近的小镇上买到了一种类似鱼叉的工具,经常卷起裤脚在后山湖边水浅的地方叉鱼云云。学校的鱼因为数量多而又无人捕捞,显得非常蠢笨,使得每次男生们的“下水”都收获颇丰。每次看到他们笑嘻嘻的提着一个小水桶从后山转出来,便知道,又能蹭一顿丰美的“水鱼餐”了。 
  由于学校严禁炉灶,捕获的鱼只能拿到小吃街去加工烹调,有的时候,男生和小吃街老板还会因为交给厨房的鱼和端上桌来的鱼份量相差太大而发生争执,但是久而久之,小吃街的老板已经习惯了这群无法无天自己捕鱼改善生活的恶人,不但每次精心烹调,还常常送来一些酱汁之类的辅佐用品。 
  于是,每个月,我们都能品尝到“糖醋鲤鱼”、“红烧鲢鱼”、“清蒸鲫鱼”这样的美味佳肴,也总是一边大肆饕餮一边频频夸奖本次捕鱼的冠军,用那个最大的鱼头来奖励他。 
  来北大后,发现未名湖虽然也严禁钓鱼,却没有了那番捕鱼的风光,也没了当初的那番心境。所以,直到现在也从没尝过湖中的鱼儿是何味道,也许,那种吃霸王餐的美好日子,就只能尘封在往事里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