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围墙记  

2005-09-28 19:46:21|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往事之九
 
   不知道墙外的人是否想要进去,但墙内的人总是想要出去,所以就有了许多故事,有了这部…… 

    毕业前路过图书馆,学生会恰好在大张旗鼓地宣传自由,一道慷慨激昂的标语横于眼前——同学们,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问题正下方,有一行歪歪扭扭的钢笔字,三个字:出门证。心底忽地一酸,我想笑,却笑不出,对于母校的学生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甚至,只有在今天,母校在往事里已依稀淡去的时候,我们才能够不动声色地、自嘲式地去谈论那堵围墙。 

    作为新校区,母校的围墙工整而威严,在报到第一天就赢得了众家长的交口称赞。位置偏僻的母校,自然把安全放在首位。这样就有了一些顺理成章的规定。第一,校内学生只能在周末和假期自由出入校门,平时外出必须征求班主任批准,并正式授予出门证。第二,出门证者,众生梦寐以求之小纸片也,外出者须详细填写出门者特征,以防其他人借机一同混出校门,F2等规则均不适用。第三,出门者必须按时返校,否则格杀勿论。……一言而蔽之,平时出门,只有“出门证”一条路,一切规定都是写在围墙上的,丝毫不容抗拒。 

    那么,这样的校规是否培育出了一群循规蹈矩的学生呢?当然不是。 

    第一次和母校的围墙亲密接触,是在大一下半学期。想借运动会之机外出公干的并非只有我一个,其中自然有高人带路。道路艰险翻山越岭自不必说,而我在第一次看到那堵红色高墙的时候几乎晕厥。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两米多的高度是女生所能够征服的……可是,可是,你看人的潜能是多么巨大。天空中浮泛着一层细密的雨丝,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鼓足勇气,踩着湿滑的门框小心翼翼攀至墙头,眼睛闭了又闭睁了又睁,最后一横心展翅凌空,砸在软绵绵的泥土地面上,哪一个都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而欢呼起来。轮到班花L的时候,情况看起来不大妙,她在墙头骑了足足有10分钟,人没能平安落地,金豆豆倒差点儿被憋了出来。大伙儿面面相觑,最后桔子灵机一动,小声尖叫,完了,保安来了!闻听此言,L如有神助,一片云般从墙头飘落……尽管L在惊吓中扭伤了脚,尽管集体逃难的感觉还是头一遭,但是——自由的感觉足以令人忘记一切!保安当然是虚拟的,真实的是有人忍不住微笑着哼起了“天下掉下个林妹妹”。 这一幕,结下了本科四年和围墙的不解之缘。 

    后山的围墙拆了又倒、倒了又拆,最后学校不得不找了位守门人常驻。没过多久,桃树林外的墙下却开了一条地道,直通校外的花花世界,学校一气之下将洞口完全封死。几天后,教学区后面的围墙悄然塌去一角,还烙上了不知哪位勇士的脚印。总之,只要细心寻找,路总是有的,因为再高的围墙也拦不住那颗追寻自由的心。 

    围墙生涯还给大家带来了意外的惊喜。班里个个都是跳高跳远的强将令体育老师叹为观止,自然都是勤学苦练的结果。某次和班里一男生同翻墙,自以为已是熟练工,不料还未找到合适的突破口,对方已身轻如燕立于墙头,方知山外青山楼外楼,墙中自有墙中手。当然也曾遇到初学乍练的学弟学妹,不免鼓励两句,成功之后,会心一笑,恍惚看到当年的自己。
 
    那时候的翻墙队伍状态极好,团结一致、积极向上、排除万难,完全可以和四大、宝洁所要求的团队合作精神相媲美。因为越墙行动往往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更需要加倍的勇气来完成,同伴的勇气颇具感染力,更涌现出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有次从宿舍楼群后突围,那段高墙呈陡峭的斜面形,危险至极,同行唯一的男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跃至墙底接应,直到全部女生都安全到达墙底,才发现该男生速度太快撞伤了脚面,从小乔到郑州,他竟然撑了一路。还有一次,最后一个胆小的女生手脚太慢,露出了行踪,在保安的追捕面前,其他人慨然奋不顾身,不肯舍弃同伴而去,甚而至于感动了心硬如铁的保安,最终得以被集体放生。区区围墙,不知留下了多少精彩的片断,传说中,更有不少儿女情长是源于围墙故事的滋养,危难之际,更现真情。 

    当然,校方也不会对明里暗里的围墙行为熟视无睹。学校保安的大肆追捕曾令大家惶惶不可终日,一次,某三男和某三女分别越墙,因距离较远,相互仅闻其声不见其人,均误以为对方是保安。于是仓惶逃窜,一路狂奔上车而去。回到学校后,某男仍惊魂未定,和班里同学回味,时间地点一对,才知道竟然是被同班女生“追捕”了一场。虽是虚惊,大家仍坚决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累死事小,被捕事大。哈!后来,随着学校行政措施的不断升级,校内出现了流动保安,乘一辆银色摩托呼来喝去,令大家深恶痛绝。好在摩托车动静颇大,只要耳听八方,即可在摩托车来临前及时准备,伪装成户外读书运动之状并顺利过关。不过,直到现在,我还留下了一项后遗症——听到呼啸而来的摩托车声,势必回头看看,是不是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而来? 

    本科四年,越墙无数,到了北大反而有些缩手缩脚,几乎从未故伎重演过。直到去年非典时期,为了和外界沟通,才再度牛刀小试,看来貌不惊人的一堵墙,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越过,遂有廉颇老去的慨叹。揉着酸痛的腰,忽地心念一动,母校那些高低不一、红绿有别的围墙该当还在吧?新的师弟师妹还和围墙苦苦斗争着吗?地道还有没有?缺口还大不大?保安还凶不凶?出门证——还那般珍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