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你健康,所以我快乐  

2005-09-30 14:47:28|  分类: 生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歌舞升平的肥皂剧里,横卧在沙发上的父亲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我拎起一条毛巾被,为父亲遮好暴露在空调冷风中的肠胃。沉在睡梦里的父亲下意识露出微笑,眉梢鬓角,再也看不出一丝病痛的痕迹。

  健康,这项需要一生经营的事业,总是容易让人们失去耐心。忽视健康的人们,在60岁之前所负下的债务,60岁之后必然有债主上门索还。父亲就是这样——年轻时,他是那样轻率而不负责任地对待自己的身体,比如从来也不曾兑现过的早餐,比如不听劝告地每日泡饭咸菜,比如家常便饭式的通宵加班,比如躺在担架上一路飞去与客户谈判……父亲是不介意的,因为他太过自信,相信自己每日必修的冷水浴和千米跑可以补偿得了健康的极度损耗,相信自己的年轻气盛能够抵抗得了任何病患的侵蚀。

  很难责备父亲的自信有多盲目,那时候,在我眼中,身材瘦小的父亲是可以顶天立地的,因为他从不病倒,从不流泪,从不示弱。

  那时候,父亲和我都不懂得,什么是衰老。
  第一次注意到父亲正在老去,是在2002年。偶然的机会,父亲在笑谈间提到,同龄人都已经开始染发了。猛然惊觉,两鬓斑驳的父亲已经步入了“花甲”之列。眉宇之间,少了些不可一世的傲气与锐气,却多了些慈眉善目的安详与恬静。
  父亲已经到了需要儿女在身旁照顾的年龄——而我却不得不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为前程打拼。生活最大的无奈,就是刚刚认清一件事物有多珍贵,就必须狠心去离开。

  2003年是我研究生毕业的关键时刻,找工作的艰辛让人无暇顾及家中的父母,一连几个月,都不曾给过家中只言片语。到了终于签定工作的那一天,兴高采烈去向父亲报喜——却被电话那端的回复惊得目瞪口呆,父亲居然住院了,是慢性肾炎。
  父亲顶天立地的形象轰然倒塌,那不仅仅是一个神话的破灭,而是让我在一夜之间感到了肩上的重担——六十一岁的父亲已经衰老到了会生病的年纪。看着病床上昏昏欲睡失去神采的父亲,第一次感觉到光阴的不可抗拒。
  高强度的激素治疗,让父亲长期失眠并全身浮肿。每当夜幕低垂,我就开始辗转反侧——千里之外的老父呀,你今夜可能安眠?夜半无人,我常悄然起身,一字一句一点一滴,记下自己的忧思,深切处,不觉泪光莹然。

  2004年,大病初愈的父亲开始每天到公园里参加一些强身健体的运动,开始一日三餐定时定量,开始循规蹈矩地生活。一向固执的父亲,只有在痛过之后才肯相信,细节不仅仅可以决定成败,它还可以决定健康。

  2005年,父亲搬来北京。轻松自然的微笑里已看不出病容,我却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总是会为了名利之类的虚荣之物而忽视生命里最珍贵的东西,比如父母亲情,以及他们无价的健康。守候在父亲床边的时候,面对父亲憔悴的病容,我曾这样写过:我不要权倾四野,不要名车豪宅,不要青春红颜,我只想要父亲你平安喜乐,健康一生。

  所以,当又一个父亲节如约而至,琳琅满目的父亲节礼物怎么看怎么不够实用,其实我要赠给父亲的,简单、平淡却又绝对真实,仅仅是多年来我反复用心去品味过的一句话——你健康,所以我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