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灵异小说-选择  

2006-11-12 00:22:10|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夜了,二月的京城,迷离得如一场醉不醒的梦。

做完老板的作业,竟已过了9点。一阵寒风,挟着粗硬的雪粒,蓦地刺入我裸露的后颈,我一个颤栗,跟受惊的小兔一样跳上了手边的一辆TAXI。

车灯没开,昏暗中,我看不见司机的脸,却触得到他一脸木然。

在五道口,车子停下来等红灯。一个小女孩动作熟练地冲过来敲窗,看着她手上的红玫瑰,我忽地想起什么。

今天是情人节?

无情的人,过什么情人节?司机小声嘀咕,却一字不漏被我听清。

天涯尽是沦落人吧。我扭过头,努力忽略那玫瑰的灿烂容颜。


如果没有记错,凯明离开我已经整整6年了。

那个情人节是我的24岁生日,我们拿出了两个人的积蓄,加上家里的赞助,买了一辆红色夏利。

从型号,到颜色,它都再普通不过,却让我们激动到颤抖。

游荡了一整天,傍晚时分,从五环往回赶的时候,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

凯明小心极了。

考验男人的紧要关头到了,他打趣。

我满怀的玫瑰,却紧张得一动不动。

一辆帕萨特横冲直撞过来,他连忙闪躲。帅吧?然后得意。小雅,快奖个吻。

我放下玫瑰凑过去,感受他温热的唇,柔柔淡淡的Boss香水。

天却在此刻塌了下来,不留任何余地。


也许这就是命运。热吻中的我们怎知,帕萨特之后,一辆大卡车紧随而至?

石膏打过的腿可以几个月就恢复原状,可是……有些事情却教你永生难忘。


我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个躺在床上毫无知觉的活死人,会是凯明。

曾经鲜活的俊朗的凯明,曾经温热的清香的凯明。如今没有了任何意识。对他来说,我,他的未婚妻,和病房里随便哪一个护士,都没有了任何区别。

忽然想要一把银针,狠狠刺向自己,十指连心,或者可以转移这难忍的疼痛。


小姐,我们理解你的心情。护士拦住我。可你要接受现实,他很可能毕生都是植物人。


毕生?才仅仅过了6年而已。我承认我是个没有耐心的女人,6年里,凯明的病情都没有任何起色,所有的方法我都试过了,他依旧毫无知觉。我去探望他的次数越来越少。尤其是在认识了亚伦之后,这个优秀的男人自己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更重要的是他品行良好,对我无微不至。经过一年半的交往,我们几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2.

 

这是哪里啊?我用揉过眼睛湿漉漉的手指划花玻璃上的雾迹,如梦初醒地问。到这时,我才发现忘了说目的地。

司机居然也没问,我昏。

平安医院。声音还是那么气若游丝,却偏偏能听清。

你说什么啊?!我忽然呆了下去。一排冰冷的蚂蚁沿着我脊背爬了上来。平安医院,那是凯明的所在地啊。

我伸手去拧车灯,却没有亮。我打开手机屏幕,居然昏暗。

我试图站起身来,脑门狠狠撞上了车顶。这阵巨痛却给我以难得的清醒。

拜托,你冷静一点。他是谁?一个陌生人,一个TAXI司机而已。

 

沉默中,手机的音乐就格外刺耳。

是亚伦,语气焦灼不安的亚伦。安雅,怎么白天的电话你都不听?今天是情人节呀,你怎么还在加班?

哦,白天开会没有听到,加班刚刚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司机身边,我跟亚伦通话有点紧张。

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我在……平安医院。这几个字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亚伦几乎尖叫。

哦,不是,来看个朋友。阿伦,我们今天还是别见面了。或者,你另约别人?我再次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亚伦却没被吓到。他沉默了几秒,然后肯定地沉着地答。安雅,你究竟在想些什么?知不知道,你和我都已经不年轻了,我今天,本来是想跟你求婚的——

他的声音忽然被一阵刺刺拉拉的噪音淹没了。

平安医院到了。司机的嗓子,很冷,很阴。

我像没听见一样拼命的拨回去。亚伦的手机却跟着了魔似的,寂然无声。

下车吧。司机转过头朝我微笑。他的脸忽然被照亮,猛然间我看到了6年前的凯明。BOSS香水的温柔和缠绵,让我忆起了6年前的那一夜。大脑忽然一片澄明,我知道,是他回来带我走。

 

车里很热,眼睛和喉咙都火辣辣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试图拧开车门,但已太迟。

凯明,你放过我吧。我紧握手机哀求。你知道,我跟亚伦就要结婚了。

他不语。

我绝望。

然后车窗被点燃,不是车灯,而是窗外的熊熊烈焰。

整个平安医院已成一片火海。

 

凯明最后望我一眼。我们近在咫尺,却恍如隔世。

一声叹息,然后他问,你真的选择好了么?却只是无奈反问。

然后车再次启动,难熬的燥热里,我们,一起,飞翔。

然而我忽然坠落,很直接很沉重,如一只折冀的金丝雀。凯明,我呻吟,那个微笑,一直刺透我心底。


3.

 

很烫,很麻,很辣。


然后,一片清凉。


睁开眼,我面前的人领带皮鞋,玫瑰在怀,不是凯明,而是亚伦。


一脸惊喜的亚伦。安雅你终于醒了,看来是没事了。

本来就没事嘛,旁边的护士小姐一脸不屑。她只是受了惊吓而已,根本就没在车里。

车里?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身来。平安医院的火灾,有幸存者吗?

火灾?护士和亚伦面面相觑,然后肯定地告诉我。你现在就躺在平安医院的病床上呢,这里的消防措施做得很到位,已经十多年没发生过火灾了。

我一呆,又追问,那,214病房的那位卧床病人,还安在么?

你是说,吴凯明?护士垂下头。他在昨天晚上停止了呼吸。怎么,小姐你认识他?

我一脸惘然,甚至忘记了点头或摇头。亚伦则一脸关切地迎上来,安雅,先别管了,会头痛的。


我无言,凯明的微笑在我眼前一闪而过,他的温暖呵,他的阴冷,他的爱和恨,统统终止在一个情人节森然无情的夜晚。而现在的我百感交集,竟一颗泪珠都放不出。

我相信,TAXI上的我和他,都在选择。他选择了死亡,而我选择了生存。

在一切发生之前——或许他源源本本就了解这6年里的变化和变心;或许他早就深刻明了我进退维谷难以选择的境地;也许那辆TAXI根本就是一班开往天堂的高速列车……只不过,最终,这个有心复仇的男人,并没有带走他最爱的人。

 

这,是他的选择,还是我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