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3、“分手”  

2006-04-17 20:20:27|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分手”

我的指尖已经碰到门铃,却又缓缓放了下来。
罗彬,我来找你可不是因为我能拉得下面子原谅你的无情无义,不是因为我还在乎那个所谓“女朋友”的名分,而是因为我必须回来面对一切。

小紫?你回来啦?罗彬脸色几乎能拧得出水来,语气却平淡得气人,彷佛我是刚从中友购物归来,而不是从局子里逃出生天。
我一把推开他往里走。他房间的门却已经上了锁,那么冷冷地蔑视着我。
我回过头来,冷冷蔑视罗彬。
昨晚上,我是真的有事,只好先走了。罗彬有点沉不住气地开了口。再说,你是记者,他们怎么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哪?他挨过来,像哄弱智儿童一样将我朝他怀里揽了揽,他的衬衫钮扣没全系好,古铜色的肌肤还闪烁着诱人的体温。我抖了一下,却一抬眼看到了他手臂上那个依然清晰的血印,忽然之间,像生吞了只小强那么恶心起来,滚!我用尽全力推开他。
罗彬呆住了。也许从小到大,都没人这么跟他用过这个字。
我冲进自己的房间,开始风风火火地收拾东西。这个工程简直太Easy了,那两个大箱子几乎还原封未动呢。
我费力将箱子拖下地的时候,罗彬走过来帮我,想起两天之前,他帮我把箱子拉进来的情形,我一阵心酸地别过头去。
罗彬的手就停住了。不走了,好吗?那针扎一般的眼神。
我咬了咬嘴唇,颤抖着伸出手,指向那扇紧闭的门。行!你只要打开那个房间,给我瞧瞧。
罗彬立刻脸色大变。
男人啊,就算我可以不介意你左拥右抱,可起码要有一个基本的临界点。如果你忍心将我扔在局子里一整夜而不闻不问,你至少可以不当着我的面继续胡作非为。

小姐,您脸色可不大好。高速公路上,的哥的嘴很碎。
我掏出镜子看了看,不由苦笑,这照妖镜,照出的果然是原型。那个飞扬跋扈的袁小紫哪儿去了?
分手啦?的哥自作聪明地问。
我一怔,本想扔过去一句“关你屁事”,说出口来却鬼使神差成了“你怎么知道?”
的哥露出得意之神,这片儿呢是高档住宅区,全是私家车,一般情况下都没什么活儿,提着行李出来的呢,十个里面有七个都是过完夜的小姐,另外三个呢是到期的二奶。说直接点儿那就是被蹬了,说冠冕堂皇点儿呢,那叫“分手”。
我又好气又好笑。看来你对这片儿挺熟啊?
那是,北京的好车,这儿可集中了不少,没事儿来琢磨琢磨,了解一下行情,过把干瘾呗。
我忽然心念一动,说到好车,其实不见得就是价格昂贵的车,在女人眼里,漂亮顺眼才是最重要的,师傅,你有没有注意过一辆宝石蓝的帕萨特,挺新的?
嘿,你是问对人了,我还真就注意过。那车虽然不贵,就那颜色,这片儿还真就一辆。那辆车刚买的时候开的那个猛啊,我有次差点儿跟它蹭上。前段时间一直就扎在这套房子前面的,后来不知怎的消失了,还以为送人了呢,谁知道昨天凌晨夜半儿又看见了,就在前面那草坪上,这帮小祖宗们,嘿,邪乎着哪……
你说什么?昨天晚上,那辆车就在前面草坪上?我插嘴问,脑海里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千真万确,怎么啦?的哥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我不再说话,思路却渐渐清晰起来。记忆告诉我,昨天下午人员到齐的时候,那辆宝石蓝帕萨特绝对没有出现过。那么,那么……就是说,活动开始之后,还有其他人来过,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罗彬提前离开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开始埋怨自己,我是如此如此的不争气,事已至此,我竟然还在为罗彬开脱。我有多少有点后悔,当时没有狠下心来索性去砸开那扇门,让赤裸裸的现实,绝了自己的后念。

原本狭窄的楼下,居然硬生生挤了辆搬家公司的卡车。两个民工模样的人正把那些七零八碎朝外搬运。谁搬家啊?我随口问。
602。一个民工认认真真地回答。
我想微笑点头,笑容却忽然冻在脸上。
602,靠,那是我家啊!

你好,我一脸严肃地敲了敲敞着的门。
一对正在收拾东西的陌生男女转向我,一脸迷惑。
对不起,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努力做出迷惑十倍的表情,本来嘛,鸠占鹊巢,哪有斑鸠一脸无辜的啊?
您是……原来的租户?那男的看起来稍微有点智商。
我尚未回答,那女的就赶忙接着说,可这房子现在已经被我们租了。
哦?是房东的决定?我冷静地问。我的房租应该在4月底到期没错,可合同上都写明了如无意外自动延长啊。
是我的决定。声音和人同时从里屋发了出来。房东姓王,大波浪,一张薄施脂粉的雀斑脸蛋儿,像极了小摊上那一块钱一个的芝麻烧饼。
可是,这违反了我们的合同。我尽量平心静气。
那是在没有意外的前提下,房东胸有成竹地斜睨我。前几天,居然有民警来找我调查什么……盗窃案。你说,这么不安全的房客,我还敢租房子给你吗?谁知道你明天会不会找我索赔啊?
我呆了呆,可是,你也得给我点时间找房子啊。
你不是已经搬走了么?我们前天就来了,家里人都没有,昨天给你打手机你也不开。房东振振有辞。
我愣在原地,原来哑巴吃黄连是这种感觉啊。
那男的极富同情心地来了一句,看你大包小包的,要不,今晚就呆这儿吧,把东西收拾好了,明儿再出去找住处?
我赶紧冲他微笑点头,那女的却已是一脸横眉冷对。

阴谋得逞的房东临走时没忘了扔下一句,对了,杂物间的墙上脏兮兮的,那1000块押金就不还你了,算粉刷费吧。
脏兮兮的?我莫名其妙地拉开门,一阵滞留在空气里的柠檬清香扑面而来,墙壁上用鲜红夺目的唇彩写着几个大字——我来也、我去也。安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write(body1_1217454);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