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6、紫妖音乐会  

2006-04-21 01:21:09|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紫妖音乐会 

恭喜。郭东东率先开口,声音却那么不单纯,隐隐渗出些酸和苦。
谢谢。我如芒在背,不知该面向任彤,还是面向郭东东。毕竟,我最习惯并适应的的,是被当众批评,而不是表扬。
苏离一直盯着老朱,直到他僵硬的脸上多少有些无奈地露出笑容,才转过身,语重心长地对于莉安说,要多跟小紫学学,多写有份量的文章。你看,这次小紫的文章,第一时间发给了各大门户网站,位置都很醒目。而你的那篇呢,还是欠缺火候,如果不是我给你加了一个结尾,就更显得平淡了……
郭东东背过头去,不知想笑还是想吐。
在报社里,讨厌苏离的人绝不止我一个。喜欢一个人只有一个原因,讨厌一个人可各有各的理由啊。

东东哥,走不?我在MSN上连震数下。
对方却毫无反应。
我这才发现,郭东东的屏幕亮着,座位上却是空的。
下意识看了看身边,苏离也不在。
我撇撇嘴,那么还是继续读盈盈的Blog吧,她最近似乎心情有了转机,阴冷的世界里春光乍现。
“我发现爱情是可以转移的,即使梦想化作碎片,他还是给了我最后的幻影,让我能够继续疯狂……若前缘已了,又为何要让他父子二人如此相似?若真能够一刀两断,我又何苦藕断丝连?”
眼前的文字一点一滴被屏幕上的红所淹没,我渐渐读懂了,这个盈盈,她、她的爱人以及这个爱的替身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无奈的亲缘关系……

小紫,还没走啊?正好,我有事找你——
任彤的笑声在这里卡了一下。很漂亮的红色,谁的主页?
一个陌生人,我也不认识,但字写得很美。我转回头笑了笑。任总找我嘛事儿?
后天有个专访,任彤的眼神从屏幕上收了回来。是美隆网络的,你代我去一下。
啊?我大脑高速运转起来,尽管我刚写过两家公司合并的美文,但从前可还调查过用户对他们的投诉信啊,稿子还是任彤亲手毙的呢。这个,合适吗?我讪讪问。
任彤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给了我一个亲昵而信任的眼神。

小紫姐,门口有人找。于莉安绷着脸走过来,看样子小丫头有点情绪。
谁啊?干吗的?男的女的?
不知道,没兴趣,看不出来。
晕,这么诡异?但于莉安的一问三不知反而引起了我的好奇。

你这张可是在“万绿丛中一点紫”啊,一身紫色西装的罗彬显然听到了我的脚步,不紧不慢回过头来,摘下墨镜指着报社门前挂着的集体照,照片上的我裹着件紫色衬衣正天真无邪地傻笑。
我拔脚想走,却被罗彬拦住。
气还没消哪?这两天没敢给你打电话,就怕你死心眼儿。他变魔术一样从怀里捧出一大束紫灿灿的郁金香。
我冷笑。你以为我袁小紫还是无知少女,用些丢在地上的花花草草就能搞定么?
花草之外,当然还有精心包装过的一介紫衣小生,没看出来啊?他举起墨镜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这才发现,这镜片居然也是紫的。
就这些?我忙着哪,有事说事,无事退朝。
小紫,怎么说你也是知识分子,讲点淑女礼仪点行不?罗彬盯了我一眼,本以为你人如其名,真的紫透了,现在可好,原来也是叶公好龙。他转过身一扬手,紫郁金香怒放了一地。
我呆了呆,一跺脚,罗彬你给我回来——
头是回了,可他唇边却歪出得意的一笑。
明知是激将法,明知是设好的局,我仍是如此奋不顾身,对我来说,罗彬的确是个太过复杂的谜。在他面前,我时常尚未开火就束手就擒,那种难以理解的晕眩感,让袁小紫不再是袁小紫。

开什么玩笑?17层明明是空的,你要我去听个鬼的“紫妖音乐会”?我甩开罗彬的手,对他那缺乏常识的自信严重不屑。
罗彬一言不发,却轻轻击掌,低缓而柔媚的乐曲应声而起,沿着楼梯一点一滴地淌了下来,既非流行,也非古典,竟是某种说不出的神秘,蕴含着遥远的召唤,似妖非妖,欲仙非仙……
不用罗彬说,我已奔在了他前面。
这次就算真的是“Office有鬼”,我也认了。

17层落满尘土的门开了,灰蒙蒙的大厅里却似阳光普照,十几位手持乐器的艺人正完全沉醉在他们的表演里,毫不在意我和罗彬的打扰。他们有的是两鬓斑白的老人,有的则是一脸稚气的少女,从表情上看,与其说是聚精会神地演奏,倒不如说是无休无止地冥想。
如果说,音乐是有颜色的,那么这缠缠绕绕又略带邪气的音调就是浓稠的紫;如果说音乐是有生命的,那么这看似舒缓却媚入骨髓的风格才是真正的妖。
这人,这场景,这音乐,一切充满了某种蛊惑的魅力。
我想哭,却哭不出声,只能呆立着,被它牵引,为它主宰,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不知过了多久,乐声渐歇渐缓,我忽然清醒了些,试图挣扎出罗彬的怀抱,可他的手臂却那么令人窒息。
让我跟他们走,修炼成妖,看着演奏者一位接一位离场,我痴痴地说。
知道吗?他们要么是身患绝症的病人,要么是经历过死亡的幸存者。
我用力思考了一下,还是很难消化掉罗彬的话。你说什么?
罗彬凝视着我,继续开口。我喜欢他们用通晓死亡之后的大彻大悟来演绎音乐,他们不是专业的,却更懂得生命的声音。生命如此短暂,你有什么理由拒绝狂欢呢?

狂欢?我喃喃重复。
罗彬点了点头,紫妖,你醒醒吧,去听听你最真实的声音,是做人还是做妖。
紫妖?这诱人的声音在我心底跳跃。
罗彬把一个礼盒塞入我怀中。我踌躇了一下,看尺寸,绝不会是戒指。
罗彬就急了,帮我拆去包装。
我眼前一亮,满室的珠光宝气,却并非金银,而是一条暗紫色的皮鞭,闪烁的碎钻镶嵌成它锋锐的锯齿,寒光四射。我心里一凛,看着罗彬说不出话来。
拿出来看看,他不动声色。
我伸出了手去,却连心也抖得厉害。
小紫—— 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中来。
抬起头,门口站着的,是郭东东。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