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8、噩梦  

2006-04-27 21:13:54|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噩梦

我打了辆车,没回郭东东家,而是直奔亚运村。
陈路远这处外宅,我曾经来过两次,三居还是四居没记清楚,但对那张两米宽的大床倒是印象颇深。宽敞的空间和松软的床垫,能有效避免剧烈运动中意外受伤,对这些,陈路远总是显得很内行。
拧开门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我的鼻子对好色男人业已麻木,对风骚女人却是百发百中。陈路远告诉我,他有个“远房表妹”在这儿暂住,我是懒得计较他的花柳债,老公又不是我的,犯得着我操心。只不过,这女人似乎有些特殊。
卧室的门紧紧闭着。我眉头一皱,一脚踢了过去。一个东西迎面飞过来,落在我头上。
不知道敲门啊?一声娇叱,一个人影随之从床上弹了起来。
我定睛看了看,那张宽大的床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美女正瞪视着我,只披着件吊带睡衣的酥肩半露,看上去丰腴而诱人。
你就是小紫吧?表哥提到要搬来的那位。真是抱歉,我还以为是……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抓起头上的东西扔了回去,那件暗粉色的胸衣却在我手上留下了体温。

这个叫姣姣的女人会是陈路远的表妹,除非太阳打北边儿出来。不过,她穿上衣服的确气质过人,跟大家闺秀没什么分别,但那直愣愣的眼神和时不时的傻笑却让人很难判断出其学历和经历。为了判断她是否比郭东东更值得同居,我试探着问,姣姣,你,在哪里高就?
服务业呗,照流行的说法,属于,文化产业。她不假思索地答。
啊?具体点呢?
说是不用坐班,但要客户随叫随到;说是不用加班,但忙到半夜是常有的事儿。她一脸幽怨。
谁让客户是上帝呢。我顿有同病相怜感。
可现在的客户都特变态,把你折腾得半死不说,还要求什么“创新”,要求你提供个性化服务,我们的日子可真是不好过啊。姣姣唉声叹气。
就是就是,太对了。我连声附和。
还不是为了生存,等咱有了钱,说啥也不干了……
同行啊,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再也听不下去,唏嘘着冲上前去握紧她的手。这个姣姣啊,十之八九是做网媒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虐待,可比我还要惨。
姣姣却喜上眉梢,真的?陈总怎么没说过啊,那我们以后互相介绍客户吧,别忘了分点提成。
我苦笑,“陈总”?这层表兄妹关系可真够脆弱的。

从郭东东那儿搬东西的时候,他沉默寡言,一个字都没多问。
直到我临上车的刹那,他才一把搂住我低吼,你就那么相信罗彬的真心?就那么肯给阔少爷包养?
我大怒,一把推开他,能被包养也是一种本事,就你递烟递名片的样子,你敢说你没想过去给富婆包养?
一个巴掌抡了过来,天翻地覆,紧接着大片的金星开始在眼前泛滥,那一瞬间,两个人都傻了。

我捧着杯奶昔,抚着脸从玻璃窗里张望,在差不多要望断秋水的时候,肖萧出现了。
干吗不去上岛啊?我咕哝,这里吵死了。
要去你自己去。肖萧竟然一改腼腆作风,毫不客气瞪了我一眼。
我狠狠瞪回去。安安已经失踪一周多了,电话不接,MSN不上,Email不回,老实交代,她是真去了香港,还是被你给弄到哪儿去了?
笑话,腿长在她身上,我有什么权力藏人?这个问题你该问她父母才对。
说的好,可安伯父伯母人呢?家里电话多少次都没有人接,难道他们也会去香港不成?
这个,你该去问安安。肖萧耸耸肩。
我下意识捏了捏手里的奶昔杯,这个开得起A6的肖萧啊,他明明是要阻止我去见安安。他有这个能力。当然,他也有这个理由,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不受伤害。
我只能沉默,奶昔杯却发出咯吱咯吱的惨叫。
安安她一个月之后才会跟你联系。我站起身时,肖萧打开了他那杯加冰的可乐,从自己头顶直浇了下去,冰块噼里啪啦砸了一地,刺骨的液体沿着他的头颈深入了下去。那拧紧的眉头,不知是陶醉还是痛苦。
然后他就那么湿淋淋地睁开眼,对呆呆的我说,只不过那时候,她已经在巴黎理工学院报到了。想法是她的,手续是我办的。

这一夜,我的睡梦里是阴天。
安伯母微笑着给我盛了一勺水煮鱼,我刚送到嘴边,却发现那辣椒红里透出一丝血腥的之气,我吓得一身冷汗,抬起头来,却一眼看到安安的长发垂入了水煮鱼的汤内,柠檬的清香顿时成了酸腐的焦臭……

这不明不白的噩梦直接败坏了我第二天的心情和脸色。
我抓起Dior的粉盒,不惜成本地朝脸上狠狠涂抹,直到镜子里出现一个跟白骨精差不多模样的美貌女子,阴恻恻的笑容,紫里紫气,妖娆无比。

不知美隆网络的副总是否像业内风传的那样,俊俏如女,才貌双全?
年轻女秘书请我在会议室“稍等片刻”时,我脑子里正转动着这个念头。我们白总正在开会,她恭敬有礼地给我沏了一杯清香的龙井。
会议室的墙上居中挂着一幅裱过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天锋和美隆签约的现场,两家公司的头头脑脑在签字人身后排成了人墙,其中一个人的侧影看起来有些眼熟,我走近了,想要仔细辨认,却被推门进来的人一声“你好”吓了一跳。
我带着无比甜美无比醉人的微笑转回头去,却冷不丁愣在了原地。
那一刻,我相信再多的脂粉也遮不住自己脸上的惊惶。
当然,对方的尴尬和震撼也丝毫不比我少,那张原本白里透红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红里透白。有那么3分钟,两个人谁也说不出话来。

你果然姓白。我努力将自己的微笑调整得自然。
那个晚上的疯狂,我永远也忘不了。没错,就是他,小白兔。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write(body1_1233335);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