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 7、安安  

2006-04-05 00:10:10|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安安

你昨晚上是不是服什么药啦?郭东东一边往身上涂药酒,一边不怀好意地问。
药?我忽然反应过来,拎起身边的靠枕朝他砸过去。
靠枕在离郭东东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就不争气直线降落下来,我的胳膊根本用不上力。
昨夜可真是奇妙的一夜。从一开始,我就处于完全的亢奋状态,这很快就感染了郭东东。当他在我身上一泻千里的时候我开始奋力反扑,在我尖利的牙齿进攻下,他的上半身几乎全军覆没。
幸好我老婆出了趟长差。要不,就这惨状,你可得给我想辙。郭东东呲牙咧嘴地冲我吼。
我森然一笑,这种凌虐别人的快感沿着毛细血管一直渗透了我的神经末梢。

有时候啊,别太压抑自己了。郭东东望着天花板。对身体没好处。
你是不是觉得我变态啦?我白了他一眼。
没,挺好。他想了想,然后认认真真地接着说,否则我哪能有这福分一亲芳泽呢。
我叹了口气。兔子不吃窝边草,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古人。
所以我决定不再碰郭东东。

说真的,你不是为撤那篇稿子郁闷吧?郭东东小心地看了看我,小心地保持了距离。
心里有个声音在反驳,你也太小看我袁小紫了,但我并没有解释。
你又不是不知道任彤的脾气,把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至于老朱呢,他一听广告就立马缴械投降,这可是他的软肋。
郭东东的话却勾起了我的满腔怒火。你说,任彤有什么魅力?身材比我好?文笔比我强?还是勾引男人比我技高一筹?
她不是凭魅力,是凭资历。谁在她那个位置,都能有天大的权力。郭东东长叹一声。本来嘛,什么地方不是凭资历?什么时候等你跟她一样人老珠黄,你就也能号令天下啦。
半是安慰,半是玩笑。郭东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顺势朝我倾倒。我不动声色地一让,却把坤包从电脑桌上碰翻在地。
罗彬那张本来就呼之欲出的名片,干干脆脆地从包里跳了出来。
天马?为献殷勤而帮忙捡东西的郭东东拿着名片,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扭头朝我看过来。小紫,你这次不会真的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吧?
什么啊,就一老同学,我也觉得公司名字耳熟,但记不起来了。
郭东东看上去半信半疑。不过他还是开了口。上周五,任彤给你的资料……
我猛地“啊”了一声,对呀,上次撤稿子的时候,在任副社长拿来的竞争对手资料里,第一家就是“天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次的投诉事件,99%就是他们干的,任彤那副恨恨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任彤、天马、罗彬……我的思维连成了一条直线。看来,任彤和罗彬之间,大有可能存在着什么我想象不出的联系。可这跟我袁小紫有什么关系?
不过,也难怪郭东东会以为我从中捞取了什么好处。在报社里,谁不是在自求多福呢?

郭东东差不多是被我扫地出门的。原因很简单,我要离开,不能丢下他独守空房。我的原则是,男人可以用完便扔,并且对其可怜巴巴的眼神以及陈词滥调的甜言蜜语可以说基本免疫,而郭东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好接受眼前大势已去的现实,拦了辆的士打道回府。

一路上,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有关罗彬的一切,安安和肖萧一定比我了解得更加全面深刻,可是,安安这死丫头,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就一直关机,害的我不得不杀上门去。不过,想到安伯母那亲切的笑容,我心里还是温暖了许多。
在我的整个大学期间,全部的家庭幸福都来自于安安家,她家每一个房间我都可以自由出入,每一个抽屉我都可以随便翻看,每一餐我都可以撒着娇点菜,安伯父和安伯母从来就没有跟我客气过。某种程度上,我比安安更像这个家的女儿。
所以即使我毕业离校之后,很快陷入了自由散漫的生活,每天浓妆艳抹地早出晚归,但每次到安安家,我一定一身一脸的清纯,小心翼翼地不表现出任何的放荡和堕落,从不。
这不是故作天真,在我眼里,能有这样完美的家庭,简直就是奢侈的幸福。
在14岁的时候,和旅游团同去中缅边境一座据说超级灵验的寺庙,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让主持读出你心灵的秘密。我转身想逃,却被主持叫了回来。小姑娘,有些往事不是你所能够主宰的,你这一生骨肉情疏,却桃花泛滥,回头是岸哪。慈眉善目的主持这样说着,为我系上了一条寺庙的哈达。
那寥寥数语当时很让我不以为然,却在日后常常记起。就是那一年,母亲一言不发地跟一个陌生男人去了马来西亚,从此杳无音讯,暴跳如雷的父亲在查无结果的情况下突然决定移民去匈牙利。匈牙利的人文和饮食都让我很不适应,最重要的是,那里没有朋友。于是我待了不到1年就重返北京,我发誓要靠我自己活着。

安伯父好,安伯母好。我乖巧地将一袋水果放在茶几上。安安的马尾辫在房间门口晃了一下又消失了,看来她还在生我的气。
小紫,安安说你最近出了趟差,没想到这么快就回北京了。安伯母呵呵笑着。
我想伯父伯母了嘛,当然早点做完采访赶回来喽。
两位老人笑成了两朵花。

我轻轻敲了敲门,却发现是虚掩的。一身睡衣睡裤的安安戴着耳机冲着内墙,故意不看我。
我转到她面前,刚想开口,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在盯着我。做蚯蚓,是不是很刺激?她的声音和眼神一样冷。
我一阵冷汗,记忆力抹之不去的黑色让我有些恍惚。
安安,告诉我,天马俱乐部是怎么回事?
安安歪了头看着我,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