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 8、失眠  

2006-04-05 17:36:37|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失眠

我怔了怔。假话,罗彬那儿有的是。真话嘛,可只能找我亲爱的安安哦。
安安仰天长叹,忠言逆耳啊。
我一阵狂喜,看来这丫头开始回心转意了。
可惜我所知道的也有限。安安两手一摊。都是从肖萧那儿听来的。肖萧去过,但是他很少提起具体的内容。上次倒是想告诉你来着,看你那态度。她又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赔笑。那不是不明内情嘛。
哦?那你,发现了什么内情?安安敏感地反问,大眼睛忽闪忽闪。
现在只是看到一个网站。我想形容一下天马俱乐部的网页,却发现脑海里根本没有合适的词语。惊悚?变态?色情?
都不够贴切。
小紫?安安被我呆滞的目光吓了一跳。她想了想,然后一字一句地说,用肖萧的话来形容,在俱乐部里,你所能想到的,里面有,你想不到的,里面也有。
好奇心像火苗一样在我胸口跳跃。那么,要如何加入俱乐部呢?
我的心思很容易就被安安看透,她黑着脸正想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安伯母的声音,安安、小紫,吃饭喽。

我赶紧夺门而出帮忙端菜。你最爱吃的水煮鱼,安伯母笑眯眯地递给我,转过头悄悄揉了揉通红的鼻子。空气里残留的辛辣香味儿让我禁不住想要打喷嚏,看看仍在忙碌的安伯母,还是用力忍了回去。
安安磨蹭了半天才出来,脸上却有了笑容。
刚拿起筷子,一阵熟悉的音乐就飘了过来。我这才想起手机落在了安安的房间。
宝贝,你是不是另觅新欢了啊?忘了我也忘了我的书吧。陈路远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样吧,我明天写个两千字的例样,给你发过去。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宝贝你可真是高产啊。陈路远的声音甜得发腻。
我微微一笑,知道就好,别打扰我吃饭。然后不容分说挂上了电话。

小紫,吃菜。安伯父给我盛了满满一勺水煮鱼。
安伯母却只顾着擤鼻涕,面前已搁了厚厚一摞餐巾纸。妈,你鼻炎又犯了,安安放下碗,一副心疼的样子。
我没事,安伯母用纸巾挡了挡红萝卜一般的鼻子,我心头暖暖的,却多了一阵酸楚。
有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安安能嫉妒我,因为我抢走了她太多的爱。
可是安安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我身上。她的笑容真诚得让我受宠若惊。

改天帮我约肖萧吃饭吧。临走之前,我对安安说。
没问题。安安答应得如此干脆,简直让我莫名其妙。她凑到我耳边悄声说,刚刚我检查过了,你跟罗彬最后一次通电话也就是那天晚上啦,还是有无限可能改过自新哦。这丫头,鬼心眼倒是一大把。

从下午4点,到深夜12点,我一直挂在网上,罗彬却始终没有出现。
期间我给他发过两条短信,都如石沉大海。
我承认自己是个意志薄弱的人,我居然无法控制我自己,不去点击那个危险而诱人的网址。还是那般堕落的黑,这次却有一扇金色的窗口在我眼前慢慢盛开了——你做过这样的梦吗?
什么梦?我不由自主地问。
一帧又一帧动画开始在我面前切换。它们看起来纯洁,它们跟色情毫无关系。
猫和老鼠的互相追逐嬉戏;警察和小偷粗暴的撕扯对抗;侠客和侠女无情的刀枪剑影;主人和宠物之间的耳厮鬓磨……
然后是轻描淡写一行字,不长,却令我触目惊心。天马俱乐部——角色扮演游戏隆重推出。
我忍无可忍地抓起手机,上帝啊,你让罗彬告诉我真相吧。然而,纵然有十万个理由急于去证实我的猜测,我仍然只能反反复复去听那句冰冷的“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这一次,我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已经很多年没有品尝过失眠的滋味。醉生梦死,这里面通常也包含了高枕无忧。
我开始想要打电话,给陈路远,郭东东,或是别的什么人。但他们都不是我的解药啊。
我开始幻想自己是一只被疯猫追逐的小白鼠,楚楚可怜赤身裸体将要被敌人饕餮,或者是一名被人赃并获的女飞贼,让色狼般的警察撕裂了外衣……
啊,这难熬的夜。

闹钟响声大作的时候,我根本睁不开眼。印象中,一直到天色发白,我才好不容易沉入梦乡。
头痛欲裂,可今天是雷打不动的编前会啊。我突然觉得,人活着可真够累的。

我像一阵旋风,直接冲进了会议室。
苏离第一个皱起眉,小紫,怎么门都不敲?不是才过了个周末嘛,淑女的礼仪怎么全忘完了?
是啊,确实只过了这么一个周末。可是这个周末,发生了多少事情呀。
任副社长居然冲我微笑了一下,今天你没有迟到嘛。看来上周那篇稿子她还算满意。
科技版的编前会,连我在内,一共6个人。除了三位领导,我和郭东东,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朱社长清了清嗓子,这是新来的编辑,于莉安,今年刚研究生毕业。女孩子站起身来向大家笑了笑,身材修长,文秀里透着一丝腼腆,让我想起了若干年前的自己。
上期的报纸,我们受到了一致的好评……任彤的长篇大论,每次都让我昏昏欲睡。这不能怪我,多少年了,她那番开场白从来都没变过。想必她在床上也是那么缺乏创意,只会使用同一种动作吧?我邪恶地想。
这时候郭东东忽然捅了捅我。原来他已经报完了IT软件类的选题,轮到我了。
针对目前电信和互联网市场的混乱,我想做一个特别策划,通过记者实地调查,剖析个案。说到这里,我分明看到朱社长的眼睛一亮。
那么,个案有了吗?苏离问。
我不紧不慢地转向任彤,不慌不忙地崩出几个字,天马俱乐部。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