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 15、男人这东西  

2006-04-08 22:49:53|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男人这东西

三点半,老朱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这时候所有版面的编辑记者已经云集一堂,会议室可谓人满为患。环顾周围,年轻而又陌生的面孔一张接一张。“外甥”和“侄女”们可越来越多了啊,郭东东坏笑着咬了咬我的耳朵。我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由“嗤”地笑出声来。
大家能不能严肃点儿?老朱瞪着我,面色不善。
我伸出手把唇角向下拉了拉,对“学文”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任彤清了清嗓子,冲那帮正讨论十字绣的小姑娘喊,请静一静,朱社长有事情要宣布。
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在某些方面,老朱的威信远远不如任彤,谁让他没事就在办公室的花丛里色迷迷地转悠呢,所谓处处留情,那可是色情的“情”啊。
老朱站起身,目光炯炯地扫视全屋,各位,现在已经是4月份,马上要进入广告的旺季,五一前夕,有不少厂商会有宣传的需要,所以我们也应该群策群力,为这一年的奋斗写下一个良好的开端。
说到聚集人气,你不能不佩服老朱的煽动性。他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在公众场合,他能用一两句话就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虽然那过于丰富的肢体语言不免有失风度,但他语言中燃烧的激情很容易让你忘记这一点。也许,我们这个时代,就是需要这类舆论领袖。
这不,老朱用寥寥数语,让昏昏欲睡的同事也忽然警觉了起来,擦亮双眼等他继续。这很正常,在报社,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律,发稿权就是经济效益,版面就是经济收入,被剥夺选题权和发稿权无异于降薪。此等大事,谁又能漠不关心呢?
众人的紧张大大满足了老朱的虚荣心,语气也多出几分自信。接下来的两周,我们将同一个重要的协会进行合作,为他们的客户大力宣传。这次的合作主要涉及科技、财经、汽车、教育和房地产五个板块,从明天开始,这些板块的记者会陆续收到一些企业的稿件,需要改写成各种类型的新闻稿,社会、娱乐和都市板块暂时不会有太大变动,仍然按照编前会来走,但如果版面不足,还会请记者们配合……
下面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有关于版面,屁大点事儿,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会议是在老朱意犹未尽的情况下提前结束的。起因是任彤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结果脸色大变,然后非常坚决地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必须先走了”,就急忙撤退。老朱演说的情绪忽然被降了温,也就草草收场了。
我看了看表,已经过了6点半。这场演说足足维持了3个小时。

奔出门去,我忽然放缓了脚步,电梯前面站着我最不想见的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老朱和苏离。回马枪显然是不大妥了,我左臂一横,撞开了步行梯的侧门。
楼道里铺天盖地的烟草味道,让我不得不皱起眉头。刚想转身,却让一只手硬生生给拽了回来。东东哥?在我叫出声之前,已经被一条绵软的舌头给堵了个结结实实。

你是不是疯了?我喘息着,一边小心挣扎。
我没疯,你这个妖精,这些天我一直想着你。你倒好,一条短信都不给我回。郭东东的手一刻都没闲着。
我有些心软了。东东哥,咱们还是相敬如宾吧,我可不想把你给带坏了。
可我现在已经坏了。郭东东的呼吸更急促了,他已经找到了他要的东西。你怎么赔我?这几个字已几乎是呓语。
我叹了口气。那也不能在这儿啊。

半个小时后,我和郭东东一前一后地上了电梯,一只手从背后悄悄伸向我的腰,却被我一闪身给扑了个空。我拿眼睛瞪郭东东,眼神里清清楚楚写的是“下不为例”。

我们报社只租了这座大厦的16层,而17层却已经空了一年多。冷冷清清的也不知道是否闹鬼,当然,偷情的男女肯定是计较不了这么多的。出了大厦,我猛然间有些后怕,如果那会儿哪个同事闲得无聊上楼去转了转,那会是什么后果啊。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句话是骂人还是骂你自己啊,我戳戳自己的脑门儿,全是冷汗。

地铁站还是那么拥挤,我立刻觉得呼吸不畅起来。刚才郭东东为了不让我的尖叫震惊全楼,真的是手口并用啊,差点儿没把我闷死。
地铁来的时候,又是一番勇往直前。车门关闭的刹那,我被身后的人猛地推上了车,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艰难地转回头,又是那双温顺善良的眼睛,也似曾相识。
是你?我脱口而出。
是我。他微笑着答。
四目相投,其实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这么巧。我尴尬地挪动着自己的腰,这次好像是在他的臂弯里。
这么巧。他不知道是在回答还是在重复我的话。
然后沉默。
快要下车的时候,他忽然问,你是不是好几天没有上班?病了吗?
这句话的亲密程度让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难道,这个陌生人在地铁站等了我好几天?
他却就那么直直地望着我,等着我的答案。我忽然觉得,长得丑其实并不那么严重,出来吓人也没什么要紧,只要你拥有一双能够微笑的眼睛。
我非常想告诉这个执着的男人,其实我根本不用坐班,他大可不必如此徒劳,但我还是忍下了这份冲动。我只是飞快撕下一页通讯簿写上一行字递给他,这是我的MSN,以后邮件联系。
管他呢,男人这东西,多一个少一个,其实都无所谓。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