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 16、北京,你睡了吗?  

2006-04-09 19:10:33|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北京,你睡了吗?

我所租的这套两居室位于顶楼,也就是六层。虽然破旧了一点,位置也有点偏,但我要的就是这份幽静。另外,房东留下了全套凑合能用的家具和电器,总算为我省了不少心。别看是两居,可我一个人住也并不觉得宽敞,另外一间卧室基本上被我当成了储藏室,桌上床上都堆满杂物。安伯母曾经劝过我搬过去住,说是女孩子自己住不安全,生个病什么的都没人照应,我只好含糊其词,以我今时今日的生活方式,他们能受得了吗?
刚推开门,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熟悉的气味霸占了整个房间。
出来吧?我冲里屋喊。有我房间钥匙的人,只有安安。
我不出来,你进来。安安的回答牛气冲天。
我无奈地摇摇头,汲着拖鞋磨了进去。
今天怎么有空来骚扰我?我笑眯眯地抬起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安安还是安安,只不过,桌上竟摆满了杯盘碗筷,这些劳什子可多年不曾进入我的闺房了啊。
糯米粥,小葱拌豆腐、川北凉粉、蜜汁云腿和木耳金针菇。安安脆生生地一样接一样向我汇报,掩饰不住那一脸的得意。
我放松了表情,嘿嘿一笑。现在的外卖真是周到,都摆到家里来了。
明明是给你准备的夜宵,识不识数啊你,现在都过9点了。安安把手腕伸给我。
我不再回答,专家说,狼吞虎咽的时候最好不要随便开口,对健康不利。
这样的清粥小菜,才是家的感觉。

你怎么不吃?我有点奇怪的看安安,按照惯例,她的速度和容量都非我可比。
小紫,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安安看上去竟有点食不下咽,让我不得不瞪圆了眼睛。
我想,搬过来住。
我刚吞下的一口粥一点儿不剩地喷射了出来。
最近,觉得有点烦,想静一静。再说,既然你不肯去我家住,我过来陪你也是理所当然的呗。安安其实非常不善于撒谎,她的脸太容易红。
我这儿可够乱的,物质上和精神上都乱得无可救药,你就不怕被污染?我擦了擦嘴,慢慢搜罗着理由。
我又不是不了解你。安安白了我一眼。你就别废话了,点头或者摇头吧。
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终于忍不住说,你总得给我点时间把那些个化妆品什么的给腾出来啊。
安安那张愁眉不展的脸,就忽地乐开了花。
我没有追问安安什么,既然是她的选择,那么任何理由我都不能拒绝。以安安的性格和我俩的关系,如果她能说,早就说了。
其实我今天也烦着呢,刚布置的一个选题,好不容易有了眉目,却又被领导推翻。我看似随意地岔开话题。活着可真不容易——计划不如变化,变化不如领导的屁话。
安安果然笑了一下,脸色却立刻又黯淡了下去。是啊,活着确实不容易。
我把安安拉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她的头越垂越低,一直埋入我两腿之间,她的发稍摇曳着一种柠檬的清香。

送走安安,已经11点多了。我先给安伯母挂了一个电话,二老果然还没睡。我含蓄地提了一下说安安似乎有心事,安伯母叹了口气,丢下一句话,小紫,你说肖萧有哪里不好?我立刻恍然大悟。
那个稚气未脱的小男生,可能全身都是优点,可他最大的错误,就是没能让安安爱上他。

说实话,杂乱无章的心情并不适合写作,但陈路远的稿子已经不能再拖了。我痛恨自己这种缺乏写作道德的枪手行径,但现在是市场经济啊,有需求就有供给。而我卖起字来又非常古板,绝对地公私分明,我确实不愿为了稿子而去跟陈路远撒娇,床上床下,我有我的原则。
所以,看来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罗彬不在线,郭东东也不在线。我下意识关闭了MSN,点上一支Davidoff,一个惊世骇俗的标题在我脑海里渐渐成型了。

“企业管理中的SM之道
SM,指虐人(Sadist)与求虐(Machoistic),通常指性行为。SM的目的很直接,就是追求快感,能够让参与者激动、兴奋,甚至为之疯狂。
可是,企业领袖们,你有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将SM的神奇效果应用于企业管理中呢?管理学是一门艺术,更是对人性的一种提炼和挖掘,对整个人类来说,SM是一种观念的升华,对管理人员来说,这更是一次实践的创新。
在本书中,笔者将对企业管理中的SM之道提出一些个人见解,旨在抛砖引玉,欢迎各位业界同仁和专家学者提出质疑。
首先,我们要对员工进行取向分析,为所有员工准确定位……
其次,我们要为每名员工分配不同的角色,S,还是M,二者兼而有之,还是相对旁观?……”

两千多字码完的时候,已是一地的烟灰,乌沉沉的天色已经开始半明半昧,在深邃无边的夜里,只能用想象去描绘钢筋水泥和灯红酒绿那依稀的轮廓。北京,你安睡了吗?怎么连梦呓都没有一声。我推开窗,却吹不走自己一身的污浊之气。
我握着手机,忽然被如潮的寂寞所包围,想要发条短信,却不知该发给谁。混沌之中,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即便是垃圾文字,也需要大量谋杀脑细胞啊。

睁开双眼时,窗外已赫然是艳阳高照了。我忘记卸装的脸不知被阳光抚摸了多久,竟隐隐有些发烫。
我跳下床,想要伸个懒腰。
手机却“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看来真是熬糊涂了,我居然攥着它睡了一夜。
房间里的烟味儿早已荡然无存,可我却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过于空荡了。
走到窗边,我昏沉的大脑才逐渐清醒起来,空了,是的,那并非错觉,而是,屋里真的有件东西不翼而飞了——那就是昨晚一直搁在电脑桌上的笔记本!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write(body1_1205511);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