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13、紫妖附体  

2006-05-13 23:02:03|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紫妖附体

比腿毛,顾名思义和腿有关,与美腿比赛有些相似,却更残忍些。
基本规则是,由每个人自己在大腿上选择固定大小的一个区域,在此区域内清点每个人腿毛的多少,数量少者获胜,赢者有资格优先挑选今晚的“妃子”。
比赛开始前5分钟是准备时间,可以采用任何方式来为自己脱毛,当然,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不,我不!一个声音凄厉尖叫。那个角落,矮冬瓜又在逼婷婷做什么?
我想冲过去,却被罗彬死死拦住。
我帮你。说这话时,他赤裸的臂膀紧紧贴着我的前胸,那滚烫的肌肉感让我浑身潮热瘫软,无力抗拒。
白林望着我微微冷笑,如观赏烧烤架上一条半死不活的黄花鱼。
眼前一花,罗彬手里多了一支寒光闪闪的银色的笔。他的声音非常轻柔,乖,我帮你做个小手术。
你搞什么鬼啊?我伸手去握他按住开关的手,却在半空就变成了克制不住的失声大叫——那清晰的痛楚,让我忽然清醒过来,我用力扭动身体,想把腿抽出罗彬的手掌,却痛得没了知觉。

两行泪珠从我腮边缓缓淌下,原来火辣辣的灼烧感,竟能让人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不要了我不想了,疼——
脱口而出的字,让我的眼泪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结束自己处女生涯的那天,我跟床上那个陌生男人就是如此哭喊,明明知道是对牛弹琴,却无法控制自己精神的崩溃。

那可怜的5分钟,还不够我号啕大哭一场。精神恢复正常的时候,我看到罗彬在颤抖,那支笔则跌落在他身旁。
白林捡起笔递给我一叹,你可真够不争气的。这支激光笔可是脱毛的杀手锏,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全线崩溃呢?

我转向罗彬,他不是怒容满面,而是脸色苍白。方才,我的泪水让他想起了什么?

我和罗彬、白林理所当然地输掉了这场比赛。经验老道的小素做了“皇后”,矮冬瓜居然当上了“皇帝”。地下迷宫空气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芳香,被糅入了烛火与皮肉纠缠之余的焦臭气息,滴蜡,这古老的体罚方式,在千年之后却沦为一项合用的SM工具。
我下意识看婷婷,她眼底的幽怨写得是明明白白,对所谓温顺柔弱的女子来说,被迫S比被迫M要痛苦得多,那份罪恶感是刻在灵魂里的,如挥之不去的污点。

小素妖媚地微笑着招手。阿罗,你跟我来。
罗彬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矮冬瓜阴阳怪气地说,小紫姑娘,终于有一天你落在我手上。
我淡淡一笑,彼此彼此,要是我做了皇后,说不定也会选你呢。
如同被这句话蛰了一下,罗彬立刻别过头去,白林瞅他的目光怪怪的,既甜美,又恶毒,而婷婷,她眼底的幽怨更深了。
这一切,我索性统统抛在脑后视而不见。

我眼前只有紫,那大朵大朵成片成片美艳的紫色,在这个熟悉的房间里倾泻而招摇着。上次之后,罗彬已经把这里重新装修过,每个细节都紫得更炫目更妖异。
矮冬瓜却全无情调去欣赏这些,而是直奔主题,以平庸男人的欲望来征服觊觎以久的肉体,肌肤深处,那每一两赘肉里都透出暴力,简直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
想起了寒风中恍惚飘荡的树叶,用力承担和忍受这被暴力征服的痛并快乐。

昏天黑地中,我在时光的漩涡中任性地沉醉、堕落……直到眼前被一丝绰约的光影所点燃。
绝不是幻觉——在那扇紧闭的大门上,一个妙龄女子银紫色的背影分明在若隐若现地闪烁着,在满屋的暗紫色里,那欲遮还休的腰肢更显得妖娆诱人,丰姿绰约。
那是……紫妖。
一袭紫影,似从墙壁上缓缓飘落,给人以妖灵附体的力量。
我猛然直起身子,把紧紧贴住我的矮冬瓜掀翻在地。
罗彬,你的苦心没有白费,成妖,或许那是最适合我的生存方式。
你、你不守规则—— 矮冬瓜爬起身冲我瞪眼。
我偏偏不守,你管得着?我捡起激光笔,瞄准他那对灯泡眼。
矮冬瓜哈哈大笑,宝贝你别吓我。
SM有个禁区,就是脸部,伤疤不要紧,毁容却是万万不能的,眼睛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然而,妖性大发的我,又哪里顾得了这许多?

被拖出房间的时候,我还在神志不清地傻笑,笑容却无比欢畅。
如此肆意胡为的快感,让我根本懒得再让智商回到大脑里来。
罗彬走过去查看蜷缩在屋角的矮冬瓜,幸好你瞄得不准,倒是把他的眉毛全给脱光了。下不为例啊。他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婷婷从白林身后冲出来,诚惶诚恐扶起那血肉模糊的一团。

我扭身想走,腿脚却一阵虚脱发软,幸好被站在我身后的白林一把托住。他在我耳边暖暖吹了口邪气,一会儿,我送你。

还不走?想等罗彬出来啊?我发作白林。在车里足足等了10分钟,他老人家却一点儿启动的迹象都没有,净跟我瞎贫。
这是你指示要走啊,错过了好戏可别怪我。他嘿嘿一笑。
你诈我?昨晚上还没玩儿够?不过刚才,婷婷那小妞儿皮肤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嘛,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他闷哼一声跺油门,Toyota跟离弦之箭似的射了出去。

就在那刹那,一辆熟得不能再熟的帕萨特和我们擦肩而过,里面依稀坐着肖萧。
我猛然回头,停车,你给我停车!
任凭我拳打脚踢,白林却毫不理会。一口气开到五环,他才靠了边儿。
你个疯婆娘。他气喘咻咻。
是你晃点我。我也折腾得手脚酸软,看样子压根儿就没休息过来。
反正你这会儿打车回去,就有多少大戏也都演完了,不如我送你回去。
边儿去。我怒气冲冲拉开车门,白林从背后硬塞过来个光盘盒子。这片子不错,男女主角都表现得相当出色,回去你一定看看。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