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11、圈子和家  

2006-05-07 12:11:46|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圈子和家

对记者这种自由散漫的职业来说,五一长假并没有多么值得期待,尤其是当我最近不得不面临着东搬西迁的悲惨命运时。
每一次搬家,都会有些什么被我丢弃,尽管有时,并非我有意为之。
搬进Lion那儿之后,我怎么也没有找到记载着我心情的那个彩蝶壳本子。
是不是路上弄丢了?Lion很过意不去地对我说。
没关系啦。我很大度地答,心底却仍掠过一阵生疼。
毕竟,那可是,冰伟留给我最后的记忆啊。
五一有啥打算?跟同事有没有节目?Lion岔开话题。
同事?我不觉苦笑。

放假前夕我去了一趟报社。
对《生活报》这类应景而生的媒体来说,所谓企业文化其实只存在于给领导的汇报里。长假将至,报社里冷冷清清了无人烟,领导们早集体缺席,只有无聊的个别人在留守。
于莉安和方宇涛正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郭东东对着一桶薯片铿锵有声,瞥见我,一把薯片碎在了手里。
小紫姐,我给你拍张照吧。于莉安扔下方宇涛,满面春风地冲我掏出手机。
她确实有炫耀的资本,这款新版3G手机在欧洲的售价是1000美元左右,而在国内,唯一的到手方法就是厂商赠送。
这两年,老朱那儿大量来路不明的新手机在社里有三个流向。自留,包括苏离的那份儿;近亲,比如方宇涛这种老朱的远房外甥;封赏,随机发生在一些乖巧听话的新人身上。
如果我没记错,同样的手机,老朱和方宇涛都还各有一款。
所以,不管理由是什么,于莉安是得宠了,从那身绿色荷叶袖紧身裙的喜气洋洋里,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给我俩拍个合影吧,郭东东凑过来。
滚。我沉下脸。
都是同事,何必不给面子呢?方宇涛出来打抱不平。
就是,我们仨正商量去十渡呢,你有兴趣没?于莉安一脸兴奋地摁出“咔察”一声。
下次吧。我客客气气看着欲言又止的郭东东。

在楼下的商业银行,我把卡插进ATM机,忍不住咋舌,卡上多了整整一万。
任彤给的奖金不是天文数字,问题在于,钱来得如此容易,让卖字为生的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掐断郭东东紧追不舍的来电,我想起了罗彬和白林的话,实际上,“圈子”这个概念,不但适用于天马,也同样适用于我们报社。如果和苏离、老朱相比,任彤这个圈子,就不那么让人讨厌了。

米色墙面,樱桃木地板,全套的白枫家具,Lion的家,明亮、素雅、洁净,比我从前的蜗居要强百倍。
美中不足的是,我和他的房间相距太远,想要制造点儿朦胧的暧昧,都难上加难。
有了跟罗彬的前车之鉴,这次同居,我没有和Lion约法三章。所谓条款,对男人本能来说,就像女人最后的那层薄纱,不是为了防狼,而是为了引发兽欲。

我拧上水龙头,从防水袋里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拜托,把我床上的东西给送过来行不?
1分钟后,Lion开始敲门。
我伸出一只湿热而赤裸的手臂,握住他微微一抖,那袭真丝睡衣却仍牢牢攥在掌心。
进来帮我穿上好么?我的声音和手腕一般柔若无物。
不好。他近乎狼狈地挣脱。
洗手间的门重重撞向我的脊背,旧伤新痛让我“啊”地惨叫一声。

Lion以火影的速度冲进来,抱起几乎赤裸的我,分花拂柳地穿越客厅,小心翼翼地摊在床上。
你别走。我痛得缩起身子,那火辣辣的触觉,却让我舍不得离开他胸前的温度。
他默不做声拉开抽屉,拿出一支东西,把我翻转了开始涂抹。
这是什么?我茫然问。
跌打药酒。他闷哼一声,带着某种怒气。
一阵清爽舒适的感觉开始从脊背上蔓延,在他无比轻柔的动作里,我昏昏欲睡。

醒来时,三点半的夜色沉沉如水,Lion已不知去向,只在我背上留了条丝绵薄被。
我跳下床,推开门,对面Lion的门紧紧闭着,看来是上了锁。扭了扭腰,背上早已不痛,心里却一阵酸涩。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得到什么?仅凭经验似乎无法判断。但那种被拒之门外的冰冷感觉,陌生,却让人无法入眠。

在烟雾缭绕里,我打开了笔记本。
凌晨三点,自动登录的MSN居然还有个孤零零的身影,我想关了它,手却忽然颤抖。
安,你在哪儿?
巴黎 :)
还好吗?
嗯。
还生气不?
从来没有。
那为什么不辞而别?
你知道。
我和罗彬,其实……
你不觉得,现在说太迟了吗?

爱理不理的,安安下线时,居然连再见都来不及说。

我叹一口气,点开收藏夹里的某个网页。

“饮鸩止渴,有些时候为了止痛而发泄,无法得到,却只能失去,并留下更可怕的空虚……性和爱都是如此。”
盈盈的Blog第一次让我有了深刻的共鸣,也第一次让我有了留言的冲动。
然而,我们究竟为什么还要选择饮鸩止渴呢?我是问她,还是自问。

被Lion叫醒的时候,我还趴在桌子上酣然大睡。
你梦游啊?Lion端着豆浆油条问,眼底的微笑一下子穿透我。
睡不着。我答得很勉强。

早餐很重要。Lion边给我夹油条边婆婆妈妈。
我从包里掏出两包方便面扔了过去。
我从来都不吃这个。他皱眉。一点家的安定和长久也没有。
家?我想起了安安和安伯母,莫非,这就是我的失去?

所以,一三五归你,二四六归我。Lion指着厨房说。
那周日呢?
看运气了。他摊开手掌,上面躺着枚一元硬币。
我一把抢过来。正好我要出去坐车,缺零钱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