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15、名记工程  

2006-06-03 14:41:31|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名记工程

事实证明,郭东东的消息准确无误。在长假之后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朱学文就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番以“名记工程”为主题的演说。半睡半醒地听了两个多小时,我从长篇累牍的废话里基本听懂了大意:为了提升报社知名度,近期将开展一项“名记工程”,培养所谓“名记”,报社准备在每个版面选出首席记者,大家将通过下一周的选题公平竞争。

为了表示考核的公开和透明,苏离随即公布了试题。一周之内,交稿一篇,1500字,不是新闻报道,而是新闻评论。
在一片唏唏嘘嘘的议论声中,我转向郭东东。他并没看我,而是俯首帖耳地跟于莉安在窃窃私语。一阵气闷中,我清晰听见苏离的声音——补充一点,交稿之后,申请人还必须根据这篇评论来进行答辩,评审团是两位社长和我。

郭东东和我擦肩而过时,有意无意地用力一蹭。我别过头,眼里恨不得射出毒刺,倒把他吓得一哆嗦。

我和任彤在楼下的面爱面,一人点了一个套餐。
小紫,你准备写什么选题?任彤把碗里的煎蛋分给我一只。
我望着她,缓缓摇头。什么都不写。
可别弃权啊,论文笔,报社谁能比得上你?任彤急了。
谢谢任总好意,不过还是算了吧,我讨厌这种斗争。
任彤叹一口气,你再考虑考虑?这么好的机会别浪费了,毕竟是名利双收的事儿,何必那么清高呢。再说,要弃权,怎么也轮不到你啊。
我苦笑,郭大哥可比我有资历得多。
他也就知道甜言蜜语哄哄女孩子吧,没什么真材实料。任彤不屑撇撇嘴。
甜言蜜语?我眼前忽然跳出郭东东和于莉安亲亲热热交头接耳的画面,一种说不清的厌倦和烦闷涌上胸口。我狠狠灌了一大口汤,却烫得剧烈咳嗽起来。
任彤递给我一包餐巾纸,皱着眉想了想,认真地问,小紫,你如果对这里深恶痛绝,为什么不考虑离开呢? 
我一愣,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电话,我想我应该会跟任彤交流一下肖强的问题,这孩子身上有太多让我无法理喻的东西。
可是,屏幕上那个号码让我突然被狠狠电了那么一下,既恶心,又隐约有几分兴奋和刺激。
我跟任彤打了个手势,走出门外。
美女记者,最近想我了没?白林的油滑里透着几分猖狂。
你究竟想怎样?我单刀直入。
别那么严肃嘛,片子拍得怎么样?够精彩吧?
我可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没什么可供你敲诈的。
错!你有价值连城的身体。还有,你有罗彬。
我冷笑,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刚想反驳,白林的声音却低低传了过来,别闹宝贝儿,等会儿。那语气轻柔得,绝对怜香惜玉,看来是有美人在怀。
我哼了一声,对着话筒吼,你丫要是想算计罗彬,别以为找我就有用!有种就把视频传在网上好了,看咱俩谁的影响力大!还有,下次,等你他妈把裤子提囫囵了,再给我拨电话!
我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直接掐死了电话。

八点出头,我才晃悠回家。在下午的发布会上遇到一个道貌岸然的老色鬼,才喝了两杯红酒,他就妄想开房,被我义正词严给拒绝了。分手之后,他开他的Corolla,我坐我的735。从车窗望出去,那辆Corolla停在了一家灯火辉煌的夜总会门口。
这个城市,越来越泛滥的是激情,越来越贫乏的是爱情。如果一切都是可以替代的,谁跟谁又有什么区别?渐渐昏沉的暮色里,我开始漫无边际地遐想,空气里柔软飘忽着王菲的靡靡之音,只爱陌生人,我只爱陌生人……

Lion正坐在客厅看电视,不知是不是在等我,反正报纸是举颠倒了。清粥小菜的摆了一桌,要在平时肯定很对我的胃口,在今天我却有些作呕。
吃了吗?他放下报纸,一脸平静如水地问。
心底有什么东西热乎乎地跳了跳,但我还是摇摇头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安安居然在线,这是她远赴巴黎后,我们的第二次邂逅。
还好吗?她精神状态似乎不错,主动跟我打招呼。
不好。安,我想你了,回来好吗?
你怎么啦?不是又失恋了吧?她的幽默一点都不幽默。
安,你爱肖萧么?
她沉默。
那你说,罗彬爱我吗?
那得问你自己。相爱如饮水,冷暖惟自知。
算了吧,你自己都看不清自己。
紫,你还相信所谓的爱情么?
不信,你呢?
我不知道。
……

我又一次伏在桌上酣然大睡。在精神上,我疲倦之极,就好像释放后的虚脱。
而世事仍不肯放过我。
在梦里,罗彬和安安激烈的争吵震耳欲聋,无尽的纠缠,让我大汗淋漓。为了摆脱,我猛然用力,睁开双眼坐起身来。天色已大亮,一条丝被正从肩头滑落。我回头,握住Lion的手。
是你把我抱上床的?我半梦半醒。
他笑笑,眨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什么也不说。

刷牙洗脸的当儿,有浓郁诱人的奶香流窜而来。我忍不住一脸泡沫地在厨房门口张望。
我自己做的蛋塔,一会儿你尝尝吧。Lion冲我微笑。
啊?蛋塔还能……自己做?我赶紧握住差点跌落的牙刷。
都快10点了,哪儿还有卖早餐的,当然只能自己做啦。Lion跟家庭主妇一样唠叨。
10点?我大脑里忽然灵光一闪,擦干脸套上件连衣裙就冲出门去,妆都没来得及化。
Lion从烤箱里端出蛋塔的时候,应该会一脸失望吧。
我多少有些愧疚,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帕萨特和罗彬的秘密,应该只有肖萧能够解释清楚了,所以,我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