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二章 18、红男绿女  

2006-07-01 12:46:15|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红男绿女

 

这么说吧,你现在看到的当然只是加工版,但是我有一套原版的在手。罗彬冲我微笑,包括每次活动的场景,没一场拉下的,所有人的所有玩法,你可以尽收眼底。
什么意思?我脊背隐约发冷。
当初我办天马,只不过为了开心。可老爸不这么想,他觉得这是一笔宝贵的资源,尤其是,在必要的时候。
我吐一口气,不过……到目前为止,你还没动用过这资源吧?
他摇头。
利用自己圈子里的人,你们也真够狠的。
所以,如果俱乐部的会员们一起知道有这么一套片子存在,你说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当然,谁都想把这片子弄到手。
罗彬诧异地看我。你也太实际了,一点儿都不女人。
我笑着瞟他一眼,幸好我不是什么有利可图的大人物,要不,我也得把片子弄到手才心安哪。
罗彬点点头,看样子那个姓雷的警察也是这么想的。要不他不会深更半夜开了这辆车过来。
这么说,片子就在俱乐部里?
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他不是会员——
他背后的那个人很可能是。
我不说话了,罗彬也不说话了。两个人都有些出神,我们大脑里蹦出来的名字,会是同一个吗?

半晌,罗彬才转向我,别人不打紧,我就是希望你别误会。
我迟疑一下走过去,微笑,可你每天这么神经兮兮地防贼,难道就不怕未老先衰么?
他身体微地抖了一下,我手里多了一根精短的银丝。

如果不是于莉安那个醉醺醺的电话,天知道罗彬会在我怀里赖上多久。激烈的战斗结束之后,他一身水淋淋的,却仍不肯松开我,那颗落寞的头就低偎在我胸前,沉甸甸的眼神里,装满了某种我读不懂的天真。

挂掉电话,我苦笑着对罗彬说,别闹了,起床送我去趟后海。
凭我的直觉,于莉安肯定不是跟她男朋友在一起,这让我加倍的担心。

后海,是近几年在京城异军突起的酒吧一条街。和三里屯相比,这里更有北京味儿,至少看起来是。清幽的四合院儿,纤细的胡同,堆满了景泰蓝和织锦的小店儿……藏匿在这些背景下深深浅浅的酒吧,就吸引了不少异国人士的眼球。上学那阵子,我跟冰伟特别喜欢骑了车过来,沿着水岸遛弯儿,分文不费,却能雾里看花地欣赏所谓白领们的奢侈。
可是,当我真正成了白领,却反而对这一切迅速失去了兴趣。在我眼里,昏暗灯光下,那些黄白皮肤黑蓝眼球之间所充盈着的暧昧,那些觥筹交错渐渐掩饰不了的欲火焚身,那些从情调而沦为调情的红男绿女……要么太虚伪,要么太庸俗。

看到于莉安的时候,她正跟个男人拉拉扯扯。我只瞄了一眼,就认出了那男人的背影。

我在朝酒晚舞等你,甩了他再来。我在手机上这么敲。

对陈路远,我很难谈得上感情二字,顶多是生理和心理上的相互需求罢了,可有可无,也许正因如此,他才会被我毫不留情丢进了故男堆,姣姣顶多是个诱因。可是,当我看到自己用过的男人跟一个自己熟悉的女人混在一起,还是止不住眼前一暗,连杯中的烈焰红唇都变得索然无味。
醉眼朦胧的于莉安显然没有发现我的反常,想来陈路远也不会傻到主动坦白前科。

说吧,受啥刺激了?我不动声色晃荡杯子里的冰块。
于莉安乖巧的刘海今天有些蓬乱,一绺长发跌向杯中。我想杀了苏离这婊子。她气鼓鼓地丢出一句。
我一惊,不会吧,你比我理想还远大啊?我还只是想把她卖进窑子罢了。
她噗哧一乐,声音和表情都软了下来。

这么说,苏离找你,就是让你主动放弃这个首席记者的位置?我皱眉。
这倒没什么,反正我来的时间短,就算报名,也就是当个陪衬。她噘起嘴。可我受不了她那种怪怪的口气,让我有点自知之明,别老想着走捷径什么的,听起来……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后宫争宠啊?
我微微一笑。安妹妹的比方倒是精到。后宫争宠的规则,恐怕你也不是不懂,越是叫嚣得厉害的,反而未必能笑到最后。年老色衰的呢,就只能凭气势压人。
于莉安脸一红,小紫姐你什么意思?
我望着她红润水灵的脸,如果是你跟苏离那个黄脸婆比,你说老朱会选哪个?
她一下子张口结舌,苏离她,那么正经,怎么可能——
人不可貌相嘛,我笑着举杯,Cheers。

其实,我顿了顿,老朱对你还是挺不错的,比对我强多了。
不可能吧?小紫姐这样的美女+才女,他一向看重得很呢。
这么说你也承认他以貌取人?
于莉安脸更红了,我们这样八卦领导,不好吧?
我淡淡一笑,他有没有跟你讲过一个同学的浪漫情史?
于莉安顿时睁大了一双眼睛,也跟你讲过吗?
里面连激情视频的细节都包括?
还有主人公激烈的心理斗争?
我冲她一笑。
如今这世道,女人要确保贞洁,除非在家当主妇。这话谁说的,似乎是罗彬?可笑的是,一个月之后,一场在某著名网游里从虚拟发展到现实的男女性事当即否认了这一点。
没有人是干净的。我很喜欢的一部网络小说里这么写,我无法不赞同。

一整夜,我都没跟于莉安提陈路远,如果她足够聪明,那么,关于男人,一个老朱难道还不够? 
在进门之前我做出了两个决定,第一,参选首席记者,跟苏离和郭东东斗到底。第二,跟Lion坦白我的过去,手机上那二十多条短信告诉我,这个男人在为我彻夜失眠。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