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三章 4、三个消息  

2007-01-29 21:1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梁大勇之死
 
我跟徐磊赶到派出所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了午饭的点儿。我约张队长出来,你休息会儿。他担心地看了看我的脸色。
 
我偎在长椅上心疼地看镜子里的自己,从良所带来得好心情跟好脸色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泡了汤。其实我听到矮冬瓜死讯的第一反应,是去质问罗彬。可是第二反应制止了我。即使我的直觉再强烈,即使天马俱乐部的嫌疑再明显,一切,都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一男一女的背影从眼前匆匆掠过,我瞥了一眼,忽然觉得似曾相识。追出门外,他们已经上了辆Taxi。车从面前过时,两人的侧面却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郭东东脸上的伤是旁人万万学不来的,而他旁边的女人,明明白白就是天马里那晚跟梁大勇一起来的婷婷。
 
一排冰冷的蚂蚁沿着脊背啃了上来,我脑子里灵光一闪,郭东东的老婆原来就是婷婷啊,千真万确,难道,他们也是为了梁大勇的案子而来?这么想着,脊背上的蚂蚁啃得更狠了。
 
小紫!你怎么在这儿?徐磊和小张一前一后冲我走来。我转过头愣了一下,然后心照不宣地对那张熟悉的娃娃脸微笑,张队长,您好。
 
一周以前小张告诉我,他调回所里当刑警队长,负责天马的案子,我还以为是痴人说梦呢。
你想报仇想疯了吧?我笑得花枝乱颤。
 
是真的!有个来头不小的人,比我更想查清天马。他眼底闪烁出兴奋的光芒。
 
就吹吧你,恕不奉陪了。我拎起包冲出门去。确实,他怎么认真,我都严肃不起来。这世界上,能有多少人,来头能够大得过罗彬?

宫爆鸡丁,鱼香肉丝,糖醋里脊,蚝油生菜,酸辣汤。三个人点了庸俗不堪的四菜一汤,倒是跟小川菜馆儿的乌黑油腻很是搭调。
现在有什么线索?刚坐下来,徐磊就急不可待地问。
你们得承诺,我今天所谈到的,不能全部在媒体上发布。小张故作老成地眯起眼睛。
那还用说!徐磊信口开河。我会心一笑。
根据法医鉴定,梁大勇的死亡时间是10月27日凌晨1点半左右,死亡现场是在一家宾馆……小张不紧不慢地抄了一筷肉丝。
死在一个女人的床上?我插嘴。
是他们公司的销售总监。他纠正。
那女人是个美女?我继续我的八卦采访,全然不顾徐磊的怒目而视。
但这次小张不再理会我。不过,他的死因已经确定,是突发性心脏病。所以,基本已经排除他杀的可能,相关人员只是例行录制口供。
不是自杀啊?徐磊的失望溢于言表。
谁说是自杀?小张的筷子惊讶地不动了。
据说,据传,据悉呗。我熟练运用了几个新闻界的常用词。
流言止于智者吧,特别是媒体精英们。小张冲我乐。
我看懂了他的笑容,梁大勇的死,迫使这个婷婷浮出水面,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个好消息。甚至,说不定就是这根狐狸尾巴,能够断送了天马多年来的滴水不漏。否则,这桩案子又怎会合并了给小张处理?
唯一笑不出的,就是徐磊了,他低头猛喝酸辣汤,却被呛了一大口,把脸楞给咳成了猪肝色。也难怪啊,报社的潜规则是,上司提供了无用线索,结果往往演绎成下属“办事不力”,看他怎么交差。
 
回到报社,徐磊硬着头皮屁颠屁颠跟老朱做汇报去了,我却被脸色苍白的任彤“中途拦截”。
在楼下星巴克,她点了杯摩卡,我要了杯冰咖啡。
任姐,几天不见,你气色似乎不好。我一脸关切。
小紫。你说这世上是不是有宿命?她忽然抓住我的手,竟比我的冰咖啡还要凉。
我愣了一下才微笑出来,您说什么哪?
我再怎么小心,肖强还是摆脱不了学坏的命运,简直跟他老爸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她气急败坏。
学坏?我怎么没看出来?不就是听听粗口段子嘛,死不了人。他小小年纪,一不赌,二不嫖,三不吸毒……我说到这里就被任彤打断了。
那可不一定。
我惊讶地抬起头,她那张本就苍白的脸又蒙上了一层灰,让我想起一个词——玉容惨淡。这位昔日的社交皇后,今天的报社铁娘子已风采不再,面对儿子的执意堕落,她剩下的只有惊慌失措。
 
也许是任彤的反常加剧了我的好奇,我生平第一次提前赴约,比预定早15分钟赶到了旁边的上岛。
过马路的时候,空气里忽然飘来某种熟悉的味道。
环顾四周,一辆A6正大摇大摆消失在视野里。肖萧?这个跟悲伤有染的名字,在此时此地出现,恐怕只能让我失魂落魄了。

美女!这儿哪。还是小张那颗探出窗口的脑袋及时帮我找回了魂魄。
张大队长。我一边搅拌杯子里的奶茶,一边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他微笑。有了职务之便,做事儿容易多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三个消息。
我搅拌的手下意识停住。

第一个是好消息。梁大勇人是死了,不过他留下了很重要的证物,直接把他跟天马俱乐部挂上了钩。你猜这证物是什么?
芯片!我脱口而出。
神啊!还好小张一时兴奋,没看我脸色。喏,就这个。
我苦笑,若不是特意交代了白林去善后,恐怕那上面还留着我的指纹哪。
 
第二个是坏消息。小张继续。
我连忙配合,这芯片里没有罗彬?
他摇头。别说罗彬了,整个芯片里,只有最初的一段能看,也就是关于梁大勇和他公司那个女的……后面全部是废片儿。
怎么会这样哪?我惊叫。白林的手脚还真是干净利落,做事滴水不漏啊。
 
他瞥了我一眼,掏出一支烟放在我面前。第三个,是不好不坏的消息。
我的心一沉,下意识用力呼吸,这若隐若现的一缕香魂,是罗彬的秘密武器,却也让我无法抗拒。每次,我都控制不了地管罗彬要,明知那是饮鸩止渴。

小张递给我一张单子,然后定定地看着我,那眼神恨不得把我穿透。
根据化验,它的成分是,高纯度的大麻和龙涎香混合物,可以催情,可以上瘾,还能致命。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