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从良第三章 5、戒除心瘾  

2007-02-04 17:07:41|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戒除心瘾
 
推开办公室的门,于莉安正在我的座位上忐忑不安地坐着。
小紫姐!她把位置让给我,自己拉了把椅子坐在边儿上,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了?我心不在焉。
有人让我帮他写书,你看这活儿能接不?
他给多少钱?
千字一百,20万字。
价格还行,要求不高的话可以应付一下。
可我自己写不是太累了嘛,我想拉你一起做。她充满期待地看我。
找郭东东帮你吧,我最近好多事呢。其实我心里有谱,这年月,写字赚钱是苦力,跟着任彤跑客户才是王道。
他才不肯呢,再说他行吗?于莉安嘴一扁,朝对面的郭东东瞪去。
郭东东一脸灰白地抬起头来,触到我的目光却又低下头去,一边拧着眉嘟囔,我又怎么啦?
我深呼吸,一会儿有空吗?我请你喝茶?
 
东东哥,昨天没睡好?我为他斟上一杯清香扑鼻的铁观音。
孤枕难眠呗。他勉强的打趣果然是无趣。
昨儿上午,我顿了顿,还是决定单刀直入,我在警局见到你。
他端着茶杯的手一哆嗦,滚烫的液体洒了一手。
我递给他一叠纸巾。应该是,还有嫂子跟你一块儿呢。
他没接纸巾,就那么任凭热茶在手掌上肆意流淌。然后抬头盯我,我知道社里正在查梁大勇的事儿,可你们不能管得比警局还宽吧?
东东哥,我语气软下来。人家也是关心你呗,据说现在还没查到水落石出呢,你就不为嫂子担心啊?
他忽然火了,把杯子朝桌上重重一扣,跟婷婷有啥关系?我就能给她作证,梁大勇死的那会儿,她根本不在现场!!
我也火了,端起一旁的冰水朝他泼去,胡说,我查过了,那个时间你还在我家门口跟人争风吃醋呢!!!

让我一起去看肖强,是任彤执意要求的,任何女人都有最脆弱的时候,我想她是怕自己受不了这个刺激。从前跑社会新闻的时候,我也曾到戒毒所做过访谈,不过所里给安排的都是些形容枯槁的成年男女,所以我很难想象一个14岁的中学生是被如何强行戒毒的,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肖强所在的地方似乎不同于一般的戒毒所,建筑要富丽堂皇得多,环境也要清静幽雅得多,时近严冬,这里却还有鸟语花香,青松翠柏,显得非常奢侈。
我们探视肖强的时候,也不需要繁琐的登记手续,只需要跟医生打个招呼,跟探望一般的病人没什么两样。
任彤解释说,这是一家私人的护理中心,名为疗养,其实可以戒除各种不良癖好,当然,也包括毒瘾。这里的收费是昂贵的,却可以为病人绝对保密,任何记录都不会出现在个人档案里。
 
肖强身着病服依偎在床上,瞧见任彤进来,反而把头扭了过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跟一般的大烟鬼相比,他倒是没有那么瘦弱憔悴,只是两腮明显浮泛出诡异的潮红。
任彤叹了口气,小强,你好些没有?最近还有没有休克过?
休克?我忍不住插嘴问。任彤可没跟我说过这么严重的病情啊。
肖强的头飞快扭了过来,目光闪动。小紫姐!
我微笑,听说你病了,看样子不像啊,要是病人都跟你一样气色,不如传染给我吧。我想走过去,却被任彤拦住。
我继续玩笑,还真怕传染给我不成?
肖强的手伸进了被子,语气近乎哀求,小紫姐,你过来好不好?
不用任彤解释,我的笑容已经渐渐消失。如果说,我一直是把肖强当个孩子看的,那么,此时此刻他眼底所闪烁的绝对不是一个孩子所应有的赤裸裸的欲望。
从任彤绝望的眼神里,我明白了,肖强伸入被底的手是在做什么,除了恶心,我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晕眩。

任彤掏出一支修长的卷烟,我发现,他吸食这种烟已经有半年了。这种可怕的东西,竟然能让他小小年纪就欲火焚烧,竟然背着我,每天都把女同学领回家……
如果,忍着呢?我拼命镇静下来问。
我试过。任彤木然摇头。把他绑起来,可是撑不了两天,他就会抽搐,甚至全身休克。
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的香气开始侵蚀我的嗅觉,我忽然全身刺痛,头皮发麻,比堕入冰窖更可怕的不祥之感,让我的思路一片混乱。
踌躇?休克?那不是罗彬从这个年龄开始所具有的症状么?这绝不可能是巧合!这也绝不可能是命运!究竟什么,才是他们真正要戒除的心瘾?
 
房间空荡荡的,难得Lion也会这么晚回家,也好,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掩饰带回家中的慌乱。看着冷冷的灶冷冷的锅,我忽然心念一动。如果下厨也是一种休憩,为了避免出现上次的尴尬场面,最好先去看看Lion那儿有没有什么实用的菜谱。
翻箱倒柜,我累得满头是汗。难不成这家伙是无师自通的?我愤怒地把他的衣服朝床上挥动,却只听“啪”的一声,从内袋里跌落下一本书。
我伸手去拾,动作却停在半空。那外壳上的两只彩蝶太刺眼了,里面的所有内容也太熟悉了。那是一本缠绵悱恻又愤世嫉俗的回忆录,它告诉我袁小紫为什么会是今天的袁小紫。
 
最近的一篇,写于2005年1月,也就是两年前。
 
《拒绝算命》
 
命是可以算的吗?反正我不信,时下流行的所谓星座、血型、手相等理论对我一律无效,某种意义上,那些只不过是某种动机下的工具。
 
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系学生会主席抓着我的手温柔抚摸了半个小时,放出了一大堆适用于每个大学新生美眉的理论,最后预言我将很快遭遇到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那个时候的我情窦初开,虽然不喜欢他的抚摸,但很喜欢他的预言,于是答应了他的第一次约会。
在湖边的山坡上,他带着我很熟练钻进了一从隐蔽无人的松树林,在那个浑然天成的帐篷里,他的抚摸范围不再限于我的手,而是直奔主题。就在我惊骇到面无人色的时候,一束强烈的白光射了进来。
直到今天,我还不能忘记当时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与冰伟见面呵,尴尬的程度几乎无以复加,我差不多已经被主席扒成了全裸,而他的身后则跟着另一个漂亮女生。
他一愣,丢下句‘打扰了’就准备撤,却被我的一声大喊给叫回了头。
 ‘别走!救我!’就是这句拉下面子不顾一切的爆发,为我保住了处女之身,也为我喊来了一个英雄救美的初恋情人。
 
冰伟是跟外语系系花分手之后才跟我在一起的,据说那女生哭得天昏地暗,哭碎了许多男生的心,冰伟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后来我问过他,怎么就那么狠得下心甩掉一个沉鱼落雁的系花?他笑笑说,因为我亲眼目睹了你价值连城的身体。我大窘,立刻暗地在心里破口大骂学生会主席999遍。
 
与其相信那些所谓的半仙,倒不如现实些,相信人与人之间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对不同对象所摩擦产生的微妙的化学反应,爱情是,性更是。
 
一些陈年旧事,也能让我坐在地上看得如此出神,以至于压根儿没有发现Lion的潜入。
 
对不起,是我偷看了你的初恋日记!他大大方方开门见山地对我说。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