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他们是这样伤害弱势群体的!  

2007-03-30 11:47:22|  分类: 生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顾残疾人本应是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国家还为此给予了一系列的政策优惠。而现实中,却有企业打着招收残疾人的幌子来欺压他们。在牟取暴利的同时,更深深伤害着这样一个弱势群体。

这是发生在江苏省常州市的一个真实故事。

25岁的聋哑姑娘贝贝打算离开这家供职4年的纸箱厂。她实在太累太苦了,到了捱不下去的境地。每天,她要几乎不间断地工作12个小时,满负荷的劳动强度,让她短短几年内就落下了一身的职业病。5岁那年,医院那么不负责任的一针让她失去了宝贵的听力,如今她不想再失去健康。

在离开之前,问题来了。当初入厂的时候,贝贝交纳了5000元的押金(官方的叫法就是押金),厂方声明在贝贝离职时一分不少地奉还。可现在,到了贝贝真正要走的当儿,这种说法忽然变了。

厂方说,这5000元不是押金,而是“赞助费”,是万万不能归还的。

厂方说,从来没有归还赞助费的先例,不信去问问别人。

厂方说,能赏你一口饭,居然还挑三拣四,真是不识抬举。

几句话把贝贝给说懵了。她那些个匆忙慌乱的手势,怎么比得过厂方的义正词严?

亲朋好友的建议是,让贝贝妈去厂里无休止地吵闹,这种泼妇骂街的伎俩,比任何上诉、投诉都更有效。本来嘛,这家厂之所以招聘残疾人,也是为了享受若干政策优惠,理应让他们的虚伪曝光。可惜,贝贝妈却是个身患癌症的重病人,贝贝爸又下岗,家中一贫如洗,她纵有这个心思,也没有这个体力啊。

贝贝妈想到了求助媒体。看不下去的朋友帮她找来了电视台,这让大家都雀跃了一阵子。谁知道,电视台并不是能立刻拔刀相助的,而是必须照章办事,和劳动局接洽。

劳动局和纸箱厂是个什么关系,我们不得而知。可事情的的确确卡在了劳动局,再无下文。

事情本该到此为止,想必厂方也厌烦了——你们一介草根,凭什么跟我们斗?

但天无绝人之路,朋友再次伸出援手,帮贝贝妈找到了劳动局的熟人。熟人一个电话,比电视台有效得多。厂方仍然坚持“赞助费”不可归还,但鉴于贝贝劳苦功高,可给予适度补偿。

几个月后,贝贝拿到了3000元补偿金。她用迟钝的手势向朋友表示着感谢,贝贝妈向大家“翻译”的时候则早已热泪盈眶——再怎么说,这也是三十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啊!

那一刻,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感觉到窒息。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钉子户为什么会是钉子户。如果用正常的渠道我们可以获得应有的权益,又何必铤而走险采取极端的方式来维权?

仅就贝贝的这件事而言,我们的国家机器生锈了吗?为什么要将政策优惠给予这个欺压弱势群体的企业?我们的喉舌为什么被堵塞了?媒体为何不能将身边发生的事情真实传达给大众?

贝贝走了,却还有更多的残疾人留在纸箱厂,为了生存,继续苦苦忍受着剥削。他们为什么不能和正常人一样,享受八小时工作制?他们为什么不能让厂方履行义务,按照承诺归还押金?

“关注弱势群体”——这个口号随着大众话语权的回归而浮出水面,却始终显得那么苍白和空泛。谁,才是我们所需要的强大有力的臂膀,真正有效地去打击那些伤害弱势群体的黑手?谁,才能让我们的呐喊掷地有声,制定新的游戏规则,去维护这个社会的平衡和公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