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随笔小说:像游泳一样活着  

2007-05-28 15:19:43|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挣扎,我们疲惫,我们伤痕累累,而我们的步伐却不能停下,我们的生命却必须继续……活着就像游泳,拼尽全力,才可以不被淘汰,倾尽所有,方能够不被毁灭。不管是男还是女,不管是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
                                                                                           ——题记
 
 

1.

 

一片汪洋,无边无垠。着眼之处,尽是闪烁的波光。

绿水,蓝天,白云。

如此完美如画的景色,在水里浮沉的梅若欣却觉得窒息。

她挣扎着拧动四肢,奋力想要探出头来,身体却偏偏不听使唤,一个劲儿地下沉。她洁白饱满的额头渐渐被冰凉的海水覆盖,鼻子和眼睛都火辣辣地疼痛起来,她大声呼救,无情的海水却趁机填满她嘴里,腐蚀她柔弱无助的身体……

 

啊,不!别,别让我沉下去!她叫嚷着,猛地睁开双眼,也挣脱了那可怕的梦魇。手脚酸软,额头一片湿淋淋的,却不是梦里的海水,而是惊出来的冷汗。

干吗啊,还让不让睡了。身边的方霖半梦半醒地哼唧着,转过身躲开她。

 

怎么搞得,会做这种噩梦?去客厅拿纸巾擦汗的时候,擅长解梦的梅若欣这样问自己。按理说,下礼拜就是院庆五周年了,宋慧慧、祝雨澜、梅若欣,她们曾经被封为“松竹梅”三淑女雅号的姐妹就要重逢了,她应该放松和兴奋呀,不该做这种意味着压力和恐慌的梦才对。难道,是房子的事情要出岔子?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阵,脑子实在疲惫,就沉沉睡着了。临入梦前,她看了方霖一眼,那小子的睡相已经跟猪差不多了。想起他白天没命地加班,睡眠还要被自己打断,她隐约有了一丝歉意。

 

在北京,工资最高的工作是在外企,待遇最好的工作却是在国企,一个洋,一个中。五年前,梅若欣她们找工作的时候,是洋风压倒了中风,如今中风却又反败为胜了,人人都以进入效益好的大型国营单位为荣,比透支青春的外企牛马要舒适得多。

梅若欣的公司呢,是个混血儿,是中美合资的,收入不高不低,离家不远不近,工作量也不大不小,于是好多同学就挺羡慕她的。

其实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混血儿意味着,虽然有个多金的老爸,还有一个实惠的老妈,自己却既不多金,又不实惠。她们公司的写字楼倒是宽宽敞敞、大大方方的,对员工却一点儿都不大方。国企通常都有交通补助、通信费用补助、住房补贴什么的,可梅若欣她们分文没有;外企呢,跟她相同的职位每个月早就在五位数了,可她只有人家的一半。当然,这些苦水,梅若欣是不会告诉热情咨询的师弟师妹的,更不会告诉家里以她为荣的老爸老妈。

上一代人已经够不容易的了,若欣和方霖结婚的时候,双方父母各自赞助了十万,两个人现在住的一居室就是这么来的。60平的大小,也就正够两个人住。网上经常有帖子批判他们这种靠剥削压榨父母棺材本来买房的白领,梅若欣看的时候虽然惭愧,可惭愧完很快就忘得精光,毕竟他们身边的同学也都是这么干的,何况,他俩都还是独生子女,父母掏钱的时候也爽快得很。想着想着,她就多出几分理直气壮来。

不过,如今要拿60平换100平,就算加上目前的积蓄,他们的选择也只剩下了回龙观或者是天通苑。

 

梅若欣上午一直在通过电话跟中介公司交涉卖房的事儿,对方拼命地压价,可他们这个地段,均价早上一万了。是不是地产行业的人都这么黑呀?梅若欣忍不住想起了当年跟开发商斗智斗勇的往事。

她刚搁下电话,市场总监许云就在MSN上说,美女,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又怎么了。梅若欣有点儿郁闷,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也够委屈了,现在市场部也就她一个人真正在干活儿,那两个都是装饰品。

美女帮我关下门,要不是那堆积如山的皱纹,许云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她是那种典型的骨感美人。

梅若欣坐下,有点忐忑。

亲爱的,下个月,你的合同就到期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干得开心么,有没有什么打算?许云的皱纹渐渐消失了。

梅若欣想了想,我觉得一切都挺好的,我想业余时间也去参加一些进修培训,多提升下个人能力。

许云点点头,公司下半年会有培训基金,你有什么打算,不妨提前告诉我。然后,她把一份合同推到梅若欣面前。因为去年你的表现比较出色,公司决定为你加薪,你的涨幅是薪水的5%,也就是300整。如果没有意见,你可以在新合同上签个字。

梅若欣有些惊喜,她一直以为许云是不大喜欢自己的。大概就是因为这份惊喜,她没有考虑太多也没有仔细看合同就签了字。

 

梅若欣下午发了两篇公关稿,安排了一个媒体专访,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正在给一个记者朋友解梦的时候,方霖在MSN上发来一个闪屏,然后问,晚上吃什么啊?

回锅肉加疙瘩汤,怎么样?梅若欣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一边想,吃喝拉撒的事情可真是琐碎。怪不得有人说,爱情是艺术,结婚是技术,离婚呢是算术——一个比一个高深莫测。

下周你要去参加院庆么?是哪一天?方霖又问。

周六,考虑到外地也有不少人过来,所以选了周末。

宋慧慧和祝雨澜都来啊?那她们的老公在家咋办?方霖孩子气地来了一句。

这句话倒忽然提醒了梅若欣。宋慧慧号称是要从杭州举家过来,那岂不意味着,鲁晓华也要一起出现?想到要面对这个曾经拥有过、却又被别人抢走的男人,她开始犹豫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