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那帮中兴海外的朋友们哦(一)  

2007-06-27 16:1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最初要做中国通信企业“走出去”的选题,杂志社首先考虑的是华为。后来却出于种种原因,换成了中兴。整个选题做下来大概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挺累,却累得心甘情愿。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想那篇文章的每一个字,我还是会全心全意地去写,因为它让我收获了整整一箩筐的好朋友。

 

后来有朋友看了我写的“企业故事”,忍不住乐,说你何必把好端端的新闻报道写成了抒情散文,我只好尴尬一笑,有些时候,当你提起笔来,里面装满了沉甸甸的感动,想要理智些恐怕都不太容易呢。

 

那篇企业故事叫《中兴,海外垦荒者的四季表情》,被杂志社审核过,被企业删节过之后,有价值的闪光点实在寥寥,可就是因为它,前前后后我总共接触了中兴通讯的十来位帅哥——的确都是帅哥,没有一个女同胞。这点大概不是巧合,据他们说,海外市场招聘的女同事一般不多,一方面是因为方便,另一方面也是怕女孩子受不了这个苦。如今形势应该是好多了,不知道阳盛阴衰的境况有没有好转些呢?

 

Z

首先我想说说Z这个人,因为他在业务上甚是精明,在网络上却糊涂得很。这一点倒也挺可爱的。我在MSN上跟他聊了一周,他才反应过来,忽然问:你不是我们办事处刚来的那个谁谁谁么?我被他气坏了,就恶狠狠地回答:让那个谁谁谁见鬼去吧,俺是《××××》的记者。他一头雾水:《××××》是哪儿啊?对了,你可别是俺们竞争对手派来的商业间谍吧?!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我倒不忍心将错就错吓唬他啦。

 

就这么在网上神交了大概有几个月,有一次,趁他回北京谈业务,我见到了他的真人。

 

现实中的Z,算不上英俊,但是气质出众落落大方,搭配上优雅自信的男中音,恍然让人觉得面前就是翩翩一美男。呃……有内涵的男人像酒心巧克力,看起来其貌不扬,舔尝一下便惊喜无限,继续深入了更是醉人心魄,我一边打量他一边胡思乱想。

 

你发什么呆啊?Z被我看得有些浑身难受了。

 

那天晚上他请我吃饭,还带了两个跟班。虽然事后他死活不承认那两个是他的下属,可是从他们对Z的谀词如潮来判断,这简直就是毫无疑问的。

 

Z总精通N国语言!(N=?)

Z总可是相当有气质的男人哦!(废话,本小姐长了眼睛自然看得出来)

Z总曾经有过在国外冒险落地签的经历哦!(不好意思,啥叫落地签?)

Z总在市场方面经验非常丰富,让他仔细讲给你听听!(讲给我?一个跟间谍差不多的记者?)

 

Z也被他们捧得晕晕乎乎不知深浅了,就给我来了两个确实蛮经典的段子。

 

段子一:华为厅VS中兴堂

会做生意的不仅仅是中国人和犹太人,还有中亚某国的一位餐厅老板。

在长期的经营过程中,他发现,大客户主要是一些成群结队涌入餐厅中国人。这些西装革履、行色匆匆的男子,清一色手里拎着笔记本电脑,神情严肃,所点菜肴却颇为丰富……经了解,这些男子来自两家不同的公司,一曰“华为”,一曰“中兴”。

 为了改善服务质量,提升大客户忠诚度,老板灵机一动,开设特色包厢“华为厅”。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华为厅”挂牌后,迎来的第一批客人竟是来自“中兴”的,客人见标牌而勃然大怒,欲拂袖而去。服务人员瞠目结舌不知所措。老板连忙出来招呼,问明客户需求后遂作出决定,在“华为厅”旁另开一包间,名曰“中兴堂”。一切就绪,客人方转怒为喜,欣然就座。老板又是冷汗又是一头雾水,看起来做生意也得一碗水端平喽,谁叫那手心手背都是肉呢?接下来,大概还要把两个包间的规格统一一下,千万别再出啥乱子……

他哪知道,这两家公司在国内就是老对手,出了国自然也不例外……

 

段子二:中国人都是“加班狂”

好像不是每个国家的人民都和中华儿女一样勤劳。

某国人甚懒,好逸恶劳。以女招待为例,月末发工资,则月初纷纷罢工在家吃喝玩乐,至月中吃光喝尽,只得强打精神再回饭店上班。如此周而复始已成惯例,概因国情如此,老板亦甚无奈。

中国员工目睹此状,甚感奇怪,于是在光顾饭店之际不断劝导女招待们,做人要厚道、要勤奋,要和咱一样勤勤恳恳,周末也废寝忘食地加班。

结果,有位美眉果真听从了劝导,开始按时上班,并经常加班加点。

 美眉的老爸老妈却吓得半死,不断询问女儿,是不是欠下了什么债务?是不是大脑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穷到了不得不加班的地步?

让女儿啼笑皆非之余,老爸老妈更一脸严肃第问出了一句经典的话——“到底是什么,让你变得和‘中国人’一样啊?”

 

…………

 

那顿饭嘛,大概就这些内容了,另外就是,由于听得太过出神,结果忘了吃这三位男士特意给俺点的乳鸽。

 

跟Z一别就是一年多,他的阵地也从非洲转移到了欧洲,做他们这种空中飞人的朋友,就得学会通过图片、文字和视频来了解他们的生活近况。在2006年,Z再次来北京,可他给我发来短信的时候,我已经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了。

老大,你看看表,11点多了啊!

没关系啊,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靠!俺可不想陪你倒时差!

Z就没有再回答,忽然觉得其实他们也很可怜。记得他曾经怅然若失地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诺大的北京城啊,可我永远只是个路人。我想,大概他所要表达的并不仅仅是对北京的陌生吧,还有对于祖国跟亲人的流连无奈,对于这种生活方式的心力交瘁。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