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kucinder的博客

紫妖~妖言惑众~

 
 
 

日志

 
 

断背小说:你愿意抱我吗?  

2007-07-29 10:08:14|  分类: 涂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背小说:你愿意抱我吗? - pkucinder - pkucinder的博客
 
1.
转过身,绕过教学楼,透过川流不息的人群,在食堂的那个角落里,阿恢又看见了彭家荣。
他今天打的又是土豆烧牛肉,一个人坐在那儿,安静地吃着。他的胃口似乎没有从前好,夹了几筷,就重新放下了,跟前几天的狼吞虎咽完全不能比。
阿恢捧着饭盒,慢慢地打了道西芹百合,隔着长长的一张桌子,慢慢坐在他对面。
忽然之间,家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蓦地抬起头来。
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又分别若无其事地错开了去。
想看见他,又怕看见他。阿恢觉得家荣大概也是在这样的矛盾着。
家荣端起剩下的饭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里。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阿恢也开始有些难以下咽了。都是那封情书给闹的,他暗暗地想。

2.
那封情书,是六班的一个女生写给阿恢的。
那个女生,阿恢有印象,人长得还算可爱,鼻子边儿上有几枚雀斑,精力充沛得吓人。每天,她都一定会从六班跑到三班来一趟,跟其他女生一起,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吵嚷着,一切都是为了引起她身边阿恢的注意。
阿恢知道自己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会弹一手优美的吉他,还会写一些落寞的文字。对女生,这些都是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女生不敢直接把信交给阿恢,就拜托他最好的朋友,彭家荣来转交。
从头至尾,阿恢压根就没见着那封信的影子。可是那女生的表哥却没来由地叫了阿恢出去,把他给劈头盖脸揍了一顿。揍得他鼻青脸肿,不得不请了一星期的病假。
家荣每天都去看阿恢,他是想给他补课的,可阿恢却坚持不要。你回去,他盯着家荣的眼睛说。家荣就没敢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地心虚。他知道,阿恢看起来柔弱,那颗心却比谁都强硬。
回来上课的时候,阿恢手臂上的伤口还没好,同桌问,怎么搞的啊?
阿恢看了家荣一眼,什么也没说。
那女生的表哥在离开时,把一封回信扔在他面前。小子,你够狠的!害得我表妹差点儿想要割腕自杀。阿恢挣扎着打开信纸,里面只有十个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阿恢一眼就认出了是彭家荣的笔迹。躺在病床上,他前因后果地连起来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的眼神也变得明白了,那份透彻和从容,不由地让家荣打了一个寒噤。

3.
不管从哪个科目来看,彭家荣的成绩都比阿恢要强太多了。
家荣的目标是北大,四中的目标就圈定了北大;家荣的目标变做清华,四中的目标就也改成了清华。
阿恢可没那么崇高的理想,能考个本地的大学,还可以回家吃午饭呢。他胸无大志地跟老妈说。
老妈就不停地骂他没出息、不务正业,然后就反过来对家荣说,家荣啊,我们阿恢什么时候能像你那么目标明确就好了。
阿恢的数理化一直是在家荣的全力帮助下勉强维持着的,在四中,每个人都把攀比分数当作是最大的乐趣。只有阿恢不是。
他的激情,全都生存在自己的音乐和文字里,写诗、作曲,对他来说,这些符号比代数几何的魅力要大得多。在创作中,唯一能给阿恢灵感的人就是彭家荣。他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几个字,都能变做阿恢手里的一支歌、一首诗。可现在,他们俩的关系因为那封情书变得不尴不尬的,家荣一直都躲着他,从教室躲到食堂。人越多,躲得越干脆利索。阿恢再着急也没用。


4.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一响,家荣一阵风地奔出门去,跨上单车,他回回头,阿恢并没有跟来。他吁了口气,这才觉得安全。
你在怕什么呢?他问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里送来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那丝淡淡的柔柔的薰衣草香,是属于阿恢的,但家荣却和他同样熟悉这种味道。
他抬起头,果然看见阿恢,一个人,安静落寞地守在家荣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朝阿恢走过去。
许莉的事情,结束了?他怏怏地问。许莉是六班那个女生的名字。
你放心吧。阿恢回答,我父母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挨打,也不知道那封情书是谁写的。
彭家荣垂下头,像是在可怜兮兮地俯首认罪。
阿恢隐约觉得自己的下一个问题有些不妥,但还是下定了决心问出口来,家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失去你。家荣忽然抬起头,眼底全是恐惧和不安。他伸出手,想要拥抱阿恢,就像他们经常做的那样。
这一次,阿恢却躲开了,像一只刺猬在躲避另一只渴求温暖的同伴。

5.
阿恢和彭家荣看起来已经冰释前嫌了。
他们又开始一起打水吃饭、复习功课,下了晚自习,一起骑车回家。周末,他们也会一起疯狂地投入地玩游戏、看比赛、打篮球。
可这只是“看起来”。
两个人的话少了许多。
在好不容易攻下一道难题的时候,阿恢再也不会去紧紧握住彭家荣的手;在彭家荣拿到年级第一的时候,他也不会去用力搂住阿恢的肩。
彭家荣为皇马队欢呼雀跃的时候,阿恢只是远远地看着他笑笑;阿恢抱着吉他轻轻吟唱的时候,彭家荣只会躲在一旁从心灵深处偷偷地为他喝彩。
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
许莉的那封情书,像一个导火索,让他们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不能有第三个人。这个念头,像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家荣,他没有说出口来,却变得越来越专横霸道,越来越固执己见。甚至,在两个人全神贯注对阵街霸的时候,阿恢的老妈从背后拍了家荣一下,他也会突然警惕地跳起身来。谁?!那碗为他俩精心烹制的银耳羹被撞翻在地,碎片叮叮当当地洒了一地。
这孩子,最近怎么变得这么敏感?这么大惊小怪?阿恢老妈一边收拾,一边担心地自言自语。
阿恢就也开始担心了起来,你怎么了,家荣?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试探性地张开双臂,想要用一个拥抱来安慰那只因为寒冷而浑身竖起刺来的刺猬。
阿恢——你说,我们还能在一起待多久?这么问着,家荣却并没有看他,也没有接受他的安慰,只是转过身去,怔怔地望着窗外的雨。
从这天起,阿恢的吉他里就多出了那么几声幽幽长长的叹息。

6.
连续两天,阿恢都在学校熬到很晚,说是在筹备着参加一个作文竞赛。
他的谎言太容易拆穿了。家荣只是简单地问了老师一句,就发现了这个竞赛是子虚乌有的。也许是,阿恢觉得一个人要更轻松更自在吧。这次,家荣苦劝自己要冷静些,再冷静些。
一直到第三天,阿恢说比赛结束了,就约了家荣忙里偷闲地去看一场电影,在工人文化宫。
屏幕渐渐被点亮的时候,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阿恢的另一边默默地坐下。
家荣掉头看了看,居然是许莉。
是你约她来的?他难以置信地望着阿恢。
嘘——开始了。阿恢避而不答,却指了指银屏。
家荣本想要拔脚逃走,却在电影的剧情里渐渐入了戏。
那部电影叫《断背山》,在青山绿水的背景下,导演李安娓娓讲述着两个平凡的牛仔之间平淡的彼此依恋。巍峨的断背山下,Ennis与Jack毅然决然地分手,好不容走出了那段艰难的分手之路,Ennis突然伏下身来,蹲在墙角号啕大哭,肝肠寸断……
他的哭声,让家荣的心开始猛烈痉挛,好像那世界末日般的一天,终于也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他下意识看了看阿恢,他是面带微笑的,看得很入神。
心,有了一丝一丝对温暖的企盼。他不由自主悄悄伸出手去,试探着寻找一个拥抱,却发现阿恢的手并不在椅子上。他心里不由“咯噔”一下,顺着望过去,阿恢那十只纤长的手指,正和隔壁许莉的双手握在一起。
被人在胸口狠狠捅上一刀,鲜血淋漓的,然后再撒上一大把盐去腐蚀,也不过如此吧。家荣想。
电影散场的时候,三个人肩并肩地离开。
家荣一脸的黯然神伤,为自己,也为了电影主角未果的爱情。
许莉忽然问了一句,阿恢,昨天你不是带我来看过了么?干吗要重新再看一遍?
家荣忽然就听懂了许莉的潜台词,前两天,消失掉的阿恢,是在跟她相依相伴呢,闲杂人等,最好别来打搅!
阿恢笑了笑。我们是看了,可我兄弟还没看过呢。是不是家荣?
他没有等家荣回答,就搂紧了许莉的腰,继续说,对了,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女朋友喽,好兄弟,现在,我要先送她回家。
不知为什么,家荣忽然觉得那个背影非常陌生。

7.
23、24、25……
家荣在操场上跑完整整25圈,终于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上。眼睛里酸酸涩涩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
和阿恢朝夕相处的三年,一幕一幕从他脑海里闪过,那么像一场真人版的《断背山》……他就这么静静躺了半个小时。
我和阿恢,究竟还有没有可能,像Ennis与Jack那样去相亲相爱?他疲惫的大脑,被这个问号折磨得几欲崩溃。
但感情并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阿恢,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他忽然想跟阿恢说点什么,却又不敢去直接面对一次比一次残酷的打击。想了想,他打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如果我是Ennis,你愿意做Jack吗?哪怕是个没有结果的心愿?
回复来了,手机嘀哒嘀哒地轻声叫着,他犹豫着伸出手。
屏幕上闪烁出一行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家荣像被雷劈到一样,心痛欲裂,他举起手机,狠狠地摔进了草丛。

8.
第二天,家荣的腿是酸痛的,心却已经淡然。阿恢在他的眼里,蜕变成了另外一种颜色。
他们不再一起打饭,一起复习,一起游戏,一起打球,甚至也不再相互找寻,相互试探。
家荣有些不甘心,偶尔他会悄悄地观察阿恢,阿恢呢,就总是在脸上摆出一副爱情的甜蜜。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在那阵薰衣草清香不期而至的时候,家荣故意这样大声地唏嘘感叹出声来,还不忘淋漓尽致地伸着懒腰。在窗外,阿恢和许莉亲密无间的影子一闪而过,阿恢的眉毛扬了一下,那只手把许莉楼得更紧了。
家荣放下手里的书,胸口像结了冻一样冷冰冰、沉甸甸的。
他突然想起阿恢经常自弹自唱的一首歌。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就像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寂寞是因为思念着谁
……
家荣终于明白了,在断背山下,Ennis为什么会那样无法克制地失声痛哭,他低下头,把一切令人酸楚的情绪都深深埋入了书山题海。

9.
接下来的一个月,老师们是兴奋而又欣慰的,家荣的疯狂和用功,让他的成绩一路彪升,在全市公开的摸底测验里,时常能捧回一个前三名来。
与此同时,阿恢的成绩却一落千丈。老师和父母经过跟踪、调查和协商,终于找到了事情的源头——早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怪不得现在家荣都不肯帮你了!阿恢的老妈恍然大悟地说。
许莉被父母送去了一个封闭式的学校,临走的时候,她试图拥抱阿恢,却被拒绝了。
没有爱情的拥抱,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他微笑地对许莉说。
许莉号啕大哭,像疯了一样去扯他的手,却被他坚定地甩了开。阿恢自己也奇怪,这一次,怎么能如此狠下心来。
阿恢是无可救药了,父母这么认为,学校这么认为,连阿恢自己也这么认为,因为他渐渐放任着自己。他把大部分的时间,交给了自己那把吉他,每个夜晚,在寂静的校园里,不停地哼唱同一个旋律。
有一天,复习到深夜的家荣,在跑步归来的时候,在那个沉溺于音乐的孩子面前,停下了脚步。他静静地瞧着阿恢,在薰衣草淡淡的清香里踌躇着——要不要去叫醒他呢?
阿恢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琴声嘎然而止。在家荣做出决定之前,他匆忙地收起了吉他,不留一丝痕迹地逃之夭夭。

10.
高考复习进入了最白热化的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地备战,连空气里都蒸腾出汗意来。
为了不去动摇家荣为四中争光的意志,所有的消息都瞒着他。所以,家荣几乎是最后一个才听说阿恢退学的消息,他不顾一切地闯进教务室,又追到阿恢家,却每次都晚了一步。
阿恢他去了外地,说是要参加一个什么选秀比赛。阿恢的老妈一脸无奈地递给家荣一瓶薰衣草。他说,这辈子都不可能赶得上你了,只希望以后跟人提起来,能骄傲地说,有个曾经的好哥们儿,在清华呢。
家荣呆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忽然很绝望,又觉得很孤单。唯有加倍地努力复习,挥汗如雨,才能让自己暂时忘却这可怕的感觉。

11.
四中张榜了。
家荣的名字在第一个,紧紧跟随着“清华大学”这四个字。
在一片艳羡的目光里,家荣被请到了电视台去做节目。
在台里,他看到了正在开歌友会的阿恢。
他变了。他的发型和装束都变得新鲜酷辣,他的眼神具有了毁灭性的杀伤力。他像所有最流行的青春偶像一样,在舞台上一脸灿烂地微笑着。许多女孩子在台下不顾一切地为他纵声尖叫,甚至晕倒也在所不惜。
没有变的,是他胸前的薰衣草,他手里的那把吉他,还有他清澈的声音。
他用那清澈的声音缓缓地说,今天这首歌,我要送给一个很久不曾联络的哥们儿,因为这段旋律,是我在一年之前为他而谱写的。
吉他那熟悉的旋律,如泣如诉地盘旋了起来,陪伴着阿恢如泣如诉的歌声。
纵然有一万个理由放弃/我们也无法拒绝这爱的诱惑
如果能够再回到那青葱岁月/我只想问一声
亲爱的/你愿意抱我吗……
正听得出神,蓦地有人拍了拍家荣的肩。
回过头,竟然是许莉。
下个月我要去广州读书了,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才发现阿恢的踪影,原来他已经改了艺名。要看他最后一眼,怎么如此困难?她苦涩地自嘲地一笑,然后看了看家荣,说,其实,我早应该知道,自始至终,我不过是一个他用来伤害你、又远离你的工具。在分手的那一刻,他告诉我,没有爱情的拥抱,就好像没有灵魂的躯壳。我想,这句话,我应该转告你。
转过身,熟悉而又陌生的那个阿恢,还在台上轻轻唱着,一曲终了,他已经是泪流满面。掌声像狂风骤雨一般地响起来,砸落在家荣波澜起伏的心底。
忽然之间,家荣勇敢了起来,他知道,阿恢其实一直在等待着,他欠他的那一个拥抱。
一步一步地,他迈开彷佛灌了铅的双腿,沉重而又坚定地向台上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